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枫林晚驿站

旅行就是从自己呆腻的地方到别人呆腻的地方去

 
 
 

日志

 
 
关于我

架起友谊的桥梁,沟通心与心。广交朋友,加深了解,增进友谊,交流情感,开阔眼界,增长见识。

网易考拉推荐

拾马杠  

2007-01-19 17:30:54|  分类: 生活点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拾马杠

李敏孝

 

幼时冬日的早晨,我常跑到村东头,和小朋友靠着土墙,晒太阳,看太阳慢慢升起。这是村子里最早能照到太阳的地方,也是最暖和的地方,因为它还背着西北风。

村东有一条土路,不过像公路上的一个半车道那么宽,那是在我们眼里就是宽阔的大路了。两旁都载着椿树,叶子大都落掉,只有零星的几片挂在树上簌簌发抖,叶柄却迟迟不落。在冬日凛冽的风中,才零零散散地落下来,掉在枯叶上吧嗒吧嗒直响。

这声响招引着我们,我们仿佛就忘记了寒冷,伸出小手去拾马杠(方言读成第二声且稍长,植物学上把它称做羽状叶的总叶柄和叶轴)。年轻的椿树上,马杠有我的胳膊那么长,紧切着树枝的那端,长成马蹄形,这大概就是它得名的原因了,有小拇指那么粗,向另一端则越来越细。冬日马杠水分大减,绿中透着点黄,往往有一道红晕,在万木凋零的冬日煞是好看。多年以后读杜甫的“无边落木萧萧下”,我就固执地认为,那落下的就是这马杠类的东西,而非树叶子。

拾马杠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风吹落的马杠是有限的,我们一会就拾完了,可每人只有一小把,总不满足,就去抱住那小树摇晃,小树的粗细,正好两只小手能合抱住。这时用了人工,马杠就落得更急,也更集中。但这是要背着大人的,有大人在我们是不敢摇树的。不一会我们就收获到一大捆,用一根长而柔软的马杠拦腰捆了,各人把胜利的果实扛回家去。

妈妈就把它扔到厨房的屋顶。看见的人常说“拾马杠,炸麻糖”。那时候我真不知道这所谓麻糖是什么东西,等我看到集市上真有人用马杠作燃料,烧油锅炸麻糖,那已经是很久以后的事了。但这话总算增加了我拾的兴趣。不过几日,树枝上是光秃秃的了,屋顶上却有了一捆捆马杠堆起来的柴垛。

这事也就慢慢淡忘了,直到有一天妈妈想起来,用竿子拨取一捆,有时一连几捆都滚落下来,常常散乱,也有捆的牢的未曾散开。马杠早已干透,颜色已变为灰黑。

这时烧火我就占住不让了,妈妈生着了火,我就加柴,哪怕手上,袖口,都粘上黑,脸抹成五花脸,我也不让开。马杠烧起来火力很硬,很旺,就像烧劈柴,还不时发出“叭叭”的响声,那火苗也就跟着欢快地跳跃。

做出饭来,味道并没有什么变化,但我吃着格外香甜。

 

2006317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