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枫林晚驿站

旅行就是从自己呆腻的地方到别人呆腻的地方去

 
 
 

日志

 
 
关于我

架起友谊的桥梁,沟通心与心。广交朋友,加深了解,增进友谊,交流情感,开阔眼界,增长见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戴帽子  

2007-01-19 17:52:15|  分类: 生活点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戴帽子

 

李敏孝

 戴帽子[原创]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西安街头很少有人戴帽子了。我也随大流硬撑着,再冷再冻也不戴。去年冬天就多感冒了好几次。

我想去买顶帽子,走遍市场帽子多种多样,可是就是挑不出适合自己的。瓜皮帽显得太老气,棒球帽显得太年轻,绒线帽似乎有点女性化,皮帽子造型又不美观……帽子大多是为长头发的女士设计的,却很少有为少头发或没头发的男性而设计。挑来挑去,选了一顶礼帽戴在头上,暖和是暖和了,可引来不少好奇的目光,好像我变成了另类。也许这礼帽本来就该配长袍、马褂、文明棍,而我的穿戴和它搭配不上,因而引来怪异的目光。

好在下雪后,我穿上了羽绒服,有连衣帽,这是衣服自带的,想必是在何时也不过了的吧。当天又放晴,脱掉了羽绒服,我就又只好硬撑着受冻了。

这两年头发好像稀少了,抗冻能力好像也衰退了。我常自嘲地说,现在要是清朝我们就方便了,别人得剃前半截头,我们可就省事了。然而不多的头发就少了保暖抗寒的能力,硬撑着总不是个事啊。

走到街上,除了一些行业统一配发服装的戴帽子,如警察、环卫工人,就只剩很少几个老人了。我找不到自己的同类,难道他们都变异了,成了寒带耐冻的物种,我纳闷。实际谁又不知道冻呢,最近这次感冒就是同一办公室一位“聪明透顶”者感冒后传染给我的,但他还是亮着光秃秃的头在寒风中硬挺着。这是一种潮流,与温度无关。更有“美丽冻人”者,打着哆嗦在街市上显示着靓丽。

周日回家,妈妈给我拿出一顶帽子,蓝色的鸭舌帽。这是我20年前戴过的帽子,帽沿里圈的人造革早已老化变硬,裂了口子。扔在家里就一直没戴过。妈妈拿给我让我戴,我很不情愿的接了过来,帽沿里圈妈妈用布重新做了一个衬,用缝纫机扎好,就和新买的帽子里圈一模一样。看过后,我赶紧把帽子戴在了头上。老眼昏花的妈妈,在缝纫机上不知费了多大的功夫,才把这顶帽子翻制成如新的一般。一顶帽子本不值什么钱,但妈妈的心意我得领,我戴在头上觉得非常亲切、温暖、舒适。

戴着这顶落伍的帽子,我走进了繁华的都市。自然引来的还是奇异的目光,好奇的眼神。这些都好对付,“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然而要走上讲台,就得有更大的勇气,在教室窗外先站一会,让学生先看见有个心理准备;再掀开门让学生看过来,一片哗然;走上讲台,说长道短,议论纷纷。第二天,则少了几分惊讶,少了几分好奇,似乎还是看不顺眼,在这个群体里有一个另类,使他们觉得别扭。

我不在乎这些,依然戴着我的鸭舌帽,见怪不怪,其怪自败。自己首先觉得很正常,这又有什么奇怪的呢。女孩子露出肚脐,亮着大腿,都觉得很自然,可是戴顶帽子就这样遭人嘲笑,令人好奇吗?

我会带着这顶帽子,继续招摇过市。看不顺眼也罢,觉得怪异也罢,我都不在乎。因为我找到了适合自己的东西。人们不是说,适合自己的,就是最好的嘛。

 

 

20061128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