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枫林晚驿站

旅行就是从自己呆腻的地方到别人呆腻的地方去

 
 
 

日志

 
 
关于我

架起友谊的桥梁,沟通心与心。广交朋友,加深了解,增进友谊,交流情感,开阔眼界,增长见识。

网易考拉推荐

登青华山  

2007-11-23 20:12:31|  分类: 征程跋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登青华山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

登青华山

李敏孝

殊途同归

正是十月小阳春,按时令虽已是冬天,看物候现象却依然是秋天。沐浴着冬日暖阳,我去远足,拜访青华山。进入青华山的西谷,顺着谷底向上走,路旁的山泉汩汩的流淌,小路上湿漉漉的,听不到人声,看不读到人影。溪流一会儿在我的左侧唱歌,一会儿又跑到我的右侧舞蹈,有她做伴也就不觉孤单。小溪在石缝间钻来钻去,一会从高出跳下,一会又呼朋引伴,聚集成一个小水潭。我一会踩在石头上从小溪头上跨过去,一会伴在小溪旁,和她进行心灵的对话。

远远望去,青华山如锁在迷雾中一般,显得神秘莫测。走着走着,前面已经没有了路,只能从竹林里钻过去,猫着腰低头向前走,只听竹叶子和衣服摩擦的沙沙声。

过了竹林显得更加荒凉,树枝上只有零零星星的几片叶子,满地都是残枝败叶,踏上去沙沙作响,更使人感到寂寞,好在不时传来山鸟的鸣叫,才打破了山谷的寂静,驱走了沉闷的气氛。可是再往上走,实在看不到人行的痕迹,最起码没有新近的脚印。落叶满地,人迹罕至,路越来越小,坡越来越陡,几次都想退下去,也的确向回退了几步,但最后还是硬着头皮,继续向前。

又急又累,浑身冒汗,解开衣扣,身上背好相机,手脚并用,攀住树枝,抓住草茎,努力向上攀登。没有柳暗花明的浪漫,可路就在脚下,只要你往上攀,就可以爬上去。

隔着山岭,我听到了那边喊话的声音,可是山里“对面能说话,相逢得半年”啊,还不知离得有多远呢,但我心里踏实多了。

难得山顶上这片茂密的芦苇,逆光看去,透明发亮。绕过芦苇丛,我就看到了一堆人在那休息,即使生人在这里也会热情的打招呼。我走到了上山的正路,一抬头已经到达四天门——青华宫,前边的三个天门都越过了。森森的古柏围绕在四天门的周围,显得幽雅和谐,在寺前一边休息,一边欣赏周围的景致。

回望北边的山峰,似有两个人站在山头,真应了那句话,“山高人为峰”,后来放大后才看到,那也是大自然的杰作。使你想到超越尘世之人,我联想到行走于荒山秃岭之间的赖头和尚和跛足道人。

我为自己的壮举感到骄傲,也为那场虚惊心跳不已。正走着,猛一抬眼,路上似有一头猛虎,仔细一看原是一丛树根,看来那场虚惊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路旁的一棵柏树,根须似宽大的脚板,横着露出地面,又伸进远处的土壤里,路旁就有了一把天然的座椅,供游人休息。

在四天门就听说,离山顶只有半个小时的路程了。我就增强了信心,往上走不多远,就依稀看到寺庙模糊的掩映在树木之中,我的劲头就来了,抄近路,走小道,手攀树木直向上行。近了,近了,庙宇看得清清楚楚,树木看得清清楚楚,就连上面的字都看得清清楚楚了。层层楼阁,历历在目,不过对我来说里面,还是神秘的所在,不知都有什么宝藏。

登上南天门,才是青华山最美的所在,转眼看山外的世界,有隔世之感。而这里也似乎进入仙境,白云飘缈,万籁俱寂,只有天在上,更无云与齐。最显眼的一棵树,是高大的白皮松,生于崖穴,凌空而起,拔地参天,枝繁叶茂,似有神护。

 

瞻仰卧佛

此行的主要目的就是来看卧佛。卧佛在一楼,实际上应说是负二楼,进入玉皇宫,走过去就已经是三楼。需下楼再下楼,木板楼梯咚咚作响,上边的楼门口都要撞着脑袋,什么也顾不得了,只是向下走,看卧佛。

不留神已经来到了卧佛前,大佛安详的侧卧着,右胳膊蜷上来手放在头下,左手平放在身子的上侧,两腿上下并拢,大脚呈长方形,十趾历历可数,裸露在外面。向右侧卧已经有了现代人健康的理念,不知是有意还是巧合。然而又不是古人说得那样,卧如弓,大概佛和凡人不同,那样有失气度。自然而不随便,亲切而不是威严。

不取仰卧姿势,大约那样容易令人误以为是长眠,而侧卧则会让人感到那是小睡,带有生气,富有灵性,更贴近于凡人的生活。或许一会她就会翻个身,打个哈欠;或许她一会就会醒来,和你谈天论道。大佛慈悲为怀,救苦救难,好人有求于她,坏人也想利用她,她早已身心疲惫,憔悴不堪,太累了,该安安静静的好好休息一下。想到这些,你的脚步就自然会轻轻的挪动,只怕吵醒了大佛,打扰了大佛,从这里轻轻的退回去。

卧佛从头到脚有11米半长,从石床到石顶棚有24高。卧佛占用了四个石窟,由头窟、胸窟、腹窟、腿窟四部分组成。石窟隔而未隔,界而未界,卧佛似断而连,一脉相承,一气呵成,浑然一体。分开看是一个个局部,放到一起看,则又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

比起四川的乐山大佛,睡佛虽没有那宏伟盛大的气势;却以精雕细刻见长,以妥善的保存而欣慰。既有楼房遮风挡雨,还有石龛的庇护;不像乐山大佛遭受风雨的侵袭,烈日的暴晒,严寒的摧残。然而沉睡的太久,而显得寂寥,在外界很少有影响;不像乐山大佛名扬四方,游人如潮。

佛依偎着山,山拥抱着佛,佛山一体,不可分割,血脉相连。这里有大自然的魅力,有佛的灵气,也有人文的气息。大佛才是青华山的镇山之宝,可惜这里山高路远,善男信女能爬上来的不多,香火自然就少了,佛前也显得比较冷清。也许是卧佛太脱俗,远离了人间,才这样被人冷落,这真是一件憾事。

卧佛采用浮雕,佛龛采用拱形结构,不破坏它对山崖的支撑强度。好心的善男信女,给卧佛的胸部盖了一条黄色的被单,可是它怕坏了卧佛的整体造型,有点弄巧成拙了,既然出于好意,我也就不撩开被单了,以免使佛受凉,似乎也有亵渎之嫌。

卧佛的门前可以看到完整的白皮松,到了卧佛寺内,绕来绕去,白皮松似乎总在眼前,时隐时现,他成了卧佛寺的一个显著标志。

天外有天

看了卧佛,再向上爬,一层层登上去,楼阁一共有五层,每一层都敬着不同的各路神仙。依次是济公洞、五佛洞、吕祖洞、西佛洞,甚至连雷峰塔和白娘子一起搬进了楼阁,不知是要镇压她,还是要敬拜她。

出了楼阁,则是另一重天。最高处是回心石,其实不是一块石头,而就是山峰,在上面造成台阶,供人翻越。到了回心石也未回心,双手扶着栏杆翻过去,下去紧挨着就是登天石,佛的脚印还依稀尚存,可要登上去是万万不可能的,虽然还有铁索链子可以助你一臂之力,我还是知难而退了。登天石从上至下有一条裂缝,万年青就把碗口般粗细的根须伸了进去,并紧紧地抓住,毫不放松,似乎他们也有着前世的约定,或后世的计划,结下木石前盟。

回心石与登天石之间的空隙中,有一口古石井,看来早已废弃不用了,里面只有一些残存的雨水。而山上早已用上了自来水。

登天石的左侧是悬空的无量天尊楼,塑着港龙教子像。走到它的后门,踏在木头楼板上,似乎在晃晃悠悠,扶住栏杆向下看去,不觉腿脚发软,楼板就在空中悬着,下边只有几根在山崖上支撑的水泥柱子,不免令人胆战心惊。

从无量楼前只需下几级台阶,就到了万华老母殿,殿因地形的原因建得很小,真是因地造型,南边紧挨着悬崖,北边紧贴着登天石,石头成了房屋墙壁的一部分。

回头再看玉皇楼,黄色绿色的琉璃瓦闪闪发光,殿角高耸,瓦峰参差,古柏掩映,青山环抱,少人间烟火,似世外仙境。

正道下山

有了上山时走险境的教训,这次下山我就随大流,走正道,而且还合熟悉环境的母女三人同道。其实有了那个经历,才多了几许见闻和感受,来回走不同的路,会有更多的新发现,新感触。

一路上看到许许多多挂在树上的红丝带,愿意为是迷信的人搞的什么名堂,走着走着,我终于参透了其中的奥秘,原来是好心人做的路标,怕不认识路的人,迷了方向。既显得吉祥喜庆,又给人指明了路线,美丽的红丝带也成了一路的风景,而且这风景中带有更多的人情味,展示了人们美好的内心世界。

过了四天门,就全是我不曾见过的,三天门在路的左侧,右侧和它对应的是地藏菩萨庙。小巧玲珑,建于高台之上,古朴庄严,因为非初一、十五,庙门紧锁。

远远看到一棵白皮松高高伸向天空,凌于庙宇之上,和山上那棵松树遥相呼应。二天门到了,大松树恰好长在二天门的大门口,人们把她尊称为白仙姑。据说早已显灵,治病救人,消灾免祸。由于土质水分等原因,这棵松树比山上的那棵更高大茂盛,有10多层楼房那么高。大树树拔地而起,直插云霄,树杈上还有一个久违了的喜鹊窝,显示了天、地、人、神合一,自然与人类的和谐相处。

头天门掩映在一片竹林的后面。“无竹使人俗”,有了这片竹林,这里的神佛和僧侣,定会超凡脱俗吧。

下了头天门,只差几步,就到了我上山的分岔口。这时我才看到正路这边的红丝带。心里又说不出的味道,是懊恼、是气愤、是酸楚、是庆幸,连我自己也说不清。看来人的头脑里要有条红丝带就好了。

到了山下,回头望去,只见二天门前的白皮松高高擎起,给人以鹤立鸡群之感,想必白仙姑也一定是超群出众的。她也像美丽的红丝带一样,给我们指示着方向。试想在山中迷了路,远远看到白仙姑,那种亲切感会油然而生,她会引领你,指给你回家的路。

  

20071122

登青华山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登青华山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登青华山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登青华山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登青华山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登青华山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登青华山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登青华山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登青华山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登青华山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登青华山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登青华山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登青华山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登青华山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登青华山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登青华山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登青华山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登青华山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登青华山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登青华山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登青华山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登青华山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登青华山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登青华山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登青华山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登青华山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登青华山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登青华山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登青华山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登青华山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登青华山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登青华山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登青华山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登青华山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登青华山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登青华山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登青华山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登青华山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登青华山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登青华山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登青华山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登青华山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登青华山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登青华山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登青华山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登青华山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

 

  评论这张
 
阅读(248)|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