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枫林晚驿站

旅行就是从自己呆腻的地方到别人呆腻的地方去

 
 
 

日志

 
 
关于我

架起友谊的桥梁,沟通心与心。广交朋友,加深了解,增进友谊,交流情感,开阔眼界,增长见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2007-12-24 22:13:59|  分类: 征程跋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山草甸雪中越

李敏孝

好事总多磨

早就报名周日去高山草甸滑雪、打雪仗。到了先一天晚上,看到绿水的留言,那里强度很大,到饮马池的旅行强度最适中,还问我上山有没有冰爪。我很迟疑不知怎么办,而绿水也早已下线,更无其它的联系方式。第二天只好早早的到去饮马池团队集合的地点找她,又没找到,只好赶到我们集合的地点。好在两个地方离得不远,我刚到,绿水就到了。我们西安驴友群14人,都去“玩不够”俱乐部组织的高山草甸穿越。

我们乘坐一辆性能很好的大巴车,然而刚到山口,就被警察挡住了,司机的证件没带全。赶紧和西安联系,再派车,证件一定要带齐全。从西安到沣峪口少说也得40分钟,我们等得有些急,就背上双肩包,徒步顺着公路向大山深处走。

以前从这里多次经过,两岸的山脉,峪中的水流却感受得很少,都是坐在车上一晃而过,今天却有了详细领略的机会。插入云天的高峰,形态奇异的怪石,奔涌而下的河水,上下穿梭的车流,还有我们不愿停留,继续前行的伙伴,构成了大山沟里的奇异风景。

前面看到一尊洁白的佛像,同行者说那是三面佛,从任何一个角度口可以看到清醒的佛面。最佳的角度则可以看到一正两侧三个佛面。看着近,但真要走近却不容易,公路在这里拐了一个弯,大约有一公里呢。近看佛像,头戴紫金冠,手拿宝水瓶,两眼微闭,站在小石山上,旁边一座双层六角亭作为陪衬,背后的青山是她坚实的依靠。而山沟里则是琉璃瓦建成的庙宇,显得金碧辉煌,似有香烟缭绕其间。

前边就到了攀登敬业寺的山门。我们的汽车已经开到身旁,坐上车继续前行,一个多小时已经耽误过去了,来的时候有朋友就带了头灯、手电,怕要受黑,这样我就更紧张。今天能爬上去吗,能按时回来吗?心里直犯唧咕。

司机开的又快又稳当,这次虽没有了互动联欢,大家一样兴奋,有一股急于奔向山前的紧迫感。正在我们谈论时,汽车已经稳稳的停在了路旁,一下车,就是上山的小路。这里没有停车场,掉头也很难,特别是大巴车,一般都是停在下边的停车场,离这里有好几里路,这次因祸得福,我们被直接送到了东平沟入山口。

急攀东平沟

因为路上耽误了时间,到达沟口已是1200,大家顾不上吃饭、喝水,就直接向上奔。身边絮状的野草花絮,枝上悬挂的毛茸茸的小球,两旁翠绿的青松,云雾缭绕的山峦,都顾不得细看,只是一味向前走,脚下的残雪发出吱吱的响声,身旁时溪流婉转的低唱。

大家一字排开,顺着小路直奔山顶。朋友们前呼后应,但要追上去,却是难上加难,因为路只容一人通过,要超越前边的人很不容易。前后之间就用声音、眼神,彼此招呼、照料,相互鼓劲、激励。

这里最引人注目的是红桦树,淡红色光滑的树皮,带着丝丝白色的晕圈。有些地方树皮剥落,在树枝干上张开,就像一张张淡红色的纸张,犹如我们走热了,解开了纽扣,任衣襟在风中飘摆。一株株,一片片,或大或小,或粗或细,或高或底,都要绽放出自己终生积攒的红色,外边的皮红得发亮,脱落了的地方,则露出里边的皮,粉中带红,从树干,到树枝,到末梢,都是那么红到底,红的透彻,红的完全。只是叶子早已落尽,看不到半片了,想必在秋天,它连叶子都是红的呢。

急匆匆赶到了半山腰,这里地势稍为平坦,地面上是发白干枯的野草,还有没有化尽的残雪,有好几块大磐石,平平的面,就像大碾盘一般,大家就在此休息。还有人支起了旅行锅灶,做起饭来。绿水、弥勒佛招呼我坐下,我就坐在大磐石上,拿出自己的保温桶,吃起了我的中餐。也实在饿了,吃得很快,再打开履行水壶,倒一杯热水,补充点水分。收拾停当,同行者又先我一步走了,其他人正悠闲的吃喝,我就独自上路,继续向上攀登。

吃过喝过,气力足了,身上的负担也减轻了,本该走得快点,可是路越来越陡,越来越窄,实在走不快,直累得气喘吁吁,满头冒汗,身上也觉得有点湿了,我脱掉外衣,再脱掉毛衣,身上清爽了很多。但还是走得很吃力,我知道预备的法宝这时该拿出来了,从背包里取出登山杖,登山的感觉就为之一变,脚步好像轻快了好多。我不由感叹,东平沟可不平啊!

一丛丛灌木的细枝条密密的挨着,有一律是顺山倒的姿势,有朋友把它比作美女的头发,从大老远一看,还真有点像呢。两旁有很多细小的竹子,不到一人高,细如麦秆,叶子大都发黄,很少绿色,“山间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这细细的竹子,它的笋该尖如针尖了。

顺着小路往前走,几棵大树横卧在小道上,细小的灌木、藤条缠绕其上,密密麻麻,若在夏秋之际,这里一定是个天然的凉亭,现在只有干枯的枝条交错在一起。我弯下身,低着头,蹲下去,双脚往前挪动,钻过了这个树枝洞。

路旁全是矮小细弱的竹子,向前走,竹子擦在衣服上,发出沙沙的响声。隐隐约约听到前边的人语声,莫非一快到草甸了,不是说很难登上吗?不然就是前边又有一处休息的所在,我不由加快了脚步。

这时候雪粒子纷纷落下,打在脸上、身上,起先以为是风吹起的积雪,而雪越下越猛,越下越密,我知道是真的下雪了。以前只知道山中有云便有雨,却不知道山中有云便有雪啊。离上次降水已有近一个月了,还以为山上冷,雪不容化,原来上在不断地降雪呢,就如夏天常常降雨一样啊。

人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杂,我已经走到了他们的近旁。还没看清周围的一切,同伴熟悉的声音已经在呼唤我:“就差你一人了,我们拍合影。”

时间大约是1330,我们只用了一个半小时就上到了山顶,连前一车上的领队都不敢相信我们是第二辆车上的,因为他们也刚爬上山顶,而他们到山下比我们要早一个小时呢。时间耽搁了,大家憋着一口气,使出一股劲,心里一用力,不可思议的事情就变成了现实。后来我说绿水,你的一句留言,差点把我吓住,不敢上来了。

 

草甸赏飞雪

山头上雪花飞舞,树木都装扮成了银色的枝条,松树叶也成了一根根银针,攒在一起组成一朵朵银色的花,就像白色的龙爪菊;早已发干变白的草茎,变得更白,更厚实;低矮的草甸植被,都披上了银装,整个草甸,成了一个冰雕玉砌的世界。不像是看高山草甸,倒像是来看冰雕艺术展览了。

我们的营盘就扎在一个背风的空地上,大家开始了草甸午餐。我因为已经吃过了饭,就趁这个机会到处转转,随处看看。山头草甸变成了白茫茫的一个雪世界,空中雪花飞舞,地上积雪未尽,新雪又降,树上全是银色的树挂,草茎上也全是白枝条。人的头发、眉毛、甚至胡须,都洒上了白霜,帽子、衣服、背包上都落了一层雪。

好在刚才上山出力,这会不感到冷,而迎风一面的耳朵就感觉不对劲了,手也冻得发麻。周老师的专业相机拍几张照片,就要放到怀里暖一会,拍的时候,气都不敢出,不然镜头上就会凝结一层水汽,使影像变得模糊。

雪纷纷扬扬地下着,空中一片迷茫,实在看不了多远,就看近处的雾凇。草甸上本多是低矮的植被,半人多高的小竹子,一律炫耀着银色的纸条,有的斜伸过来,从侧面看好似白孔雀张开的羽翼。草棵子似一个个白馒头。

到山顶我们在高大里看到了低矮,那是高山上的草甸;又想从低矮中找高大,去寻找草甸里的大树。然而所谓大树也不过两三人高,大多是平顶,又多为松树,这也是冬天山顶唯一带有绿色的植物了,而绿色又被白雪遮挡,白中透绿,绿中泛白,白绿相间,煞是好看。原本铁黑色的树干,也被裹上了白色的外衣。

看那各种树木花草,形态各异,妙趣横生。有的如龙爪朝天,有的如白孔雀开屏,有的如竖起的狼尾巴,有的如翘起的羊胡子,有的如芦花绽放,有的如麋鹿的犄角,有的像干枝白梅,有的像银色的喷泉,有的如白色的车盖,而白色的枯草就是草甸温暖的棉被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在点染着大地,装扮着美好的草甸。干枯的花草都得了大自然的神韵,有了灵气,有了生机。

几个强驴还在有滋有味的慢品慢用,我和绿水、弥勒准备笨鸟先飞,先走一步了。山顶草甸并不平坦,我们爬上一个漫坡,身旁仍是半人高的细竹,远处还是扬不起头的松树。穿过密林我们要从东佛沟下山,而前边却有了岔道,走哪里呢?忽然迎面走来一帮人,他们是从东佛沟上来的,与我们的穿越路线正好相反,打声招呼,不用问,只管向他们来的路线走。

这次好像是迎风前行,头发上也结成了雾凇,走在前面的一位女子,黑发变成了银丝,我在后边喊,成白毛女了。大家都笑,连她自己也哈哈的笑了。其实何止是她,我随带着帽子,鬓角也早已变白;弥勒真的成了白发、白妹的弥勒佛了;绿水虽有头套、帽子,包的严实,但衣帽上也是一层白。

 

速下东佛沟

东佛沟的山路非常陡,走着这里的路,才感到东平沟是比较平缓的,它的名字也不算欺世狂人了。下山虽不费劲,但脚下打滑,很不好走。

低矮的竹林,粗壮的矮松,一一退到了身后,红桦林再次呈现于眼前,丛丛的灌木又似上山时的一般,夹杂在高大的树木之间。毛栗子的外壳悬挂枝头,变成了一个个小绒球。树身上的青苔早变成白毛,像孙悟空的长毛腿。竹林边一个圆柱形小巧的鸟窝,早已鸟去巢空,鸟窝上也落了一层白雪。

往下移步,脚步要踩稳,登山杖要点准,随时准备抓住路旁的树干、藤蔓、石头,稍不留神,就有滑倒的可能。正说间绿水已经滑了一跤,喊住前边的弥勒,他的手已经摔得流出血来。我们就动员绿水穿上她的冰爪,这样走起来稳当多了,大家的警惕性也随之放松。不好,绿水又摔了一跤,原来才在了光滑坚硬的斜面石头上,冰爪也起不了作用了。吸取了这次教训,后边我们就相互照料,下陡坡,走顽石时,常伸出援助之手。后天就没有谁再滑倒了。

向前走不多远,地势平缓了许多,险境已经通过,坦途就在前面。这时才想起,刚才一路急着下山,竟忘了看景,这一路的景色回想起来竟是空白。其实即使看了,不也是一片白吗?只是有着不同的形态、色调、明暗变化罢了。而这一路的同行人,才是最好的风景。

山沟里树木都不甚高大,灌木多于乔木,小乔木又多于大乔木。听人说这里有一颗一搂多粗的大松树,我就不住打听到了没有,有人说不远了,在寺庙旁边。寺庙是一座简陋的建筑,面向东面,据说这就是此沟得名的原因了。庙后建有一座佛亭,布局讲究,背靠青山,前由流水,面对南方。这是此处一位得道的高僧的舍利塔亭,建在平台上,周围有石头栏杆护卫着。

然而过了寺庙,走了好长一段距离,大松树我还是没有看到,有人说已经过去了,我未免产生一种遗憾。

小溪的水流伴随着我们前行,右边一块巨石上垂下无数冰琅坠,还有整片的冰瀑,石头前面结成厚厚的冰盖,我们站在上面拍照留念,而冰盖下面,水流依然畅通无阻,冒着白泡,汩汩流淌。

左前方又一冰瀑出现了,冰瀑又有皴皱,变得皱皱巴巴,却丑中见美,恰似弥勒,憨态可掬。美女们为了留念,冰盖上、雪地上,也毫不怕冰冷潮湿,随意坐卧,摆弄各种姿势,尽情展示出自身的美来。

坡度越来越平缓了,我才注意到周围的山峰,山岭变成了乳白色,一片白桦林,翠绿的松树林,然而,那棵大松树终于没有找到,一位同伴说,留下点遗憾吧,下次再来圆梦。

绿水走着埋怨道:“说快到了,怎么还看不到出山口?”我说:“转过一个弯可能就到了。”其实我并不知道路的远近,没走几步就远远看到了出山口,还有停在路边的大巴车。

高山草甸已经成功穿越,来时的担忧,已变成愉快的回忆。我们是上山的最后一拨,却是下山的第一拨。

 

20071224

[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高山草甸雪中越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 

  评论这张
 
阅读(246)|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