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枫林晚驿站

旅行就是从自己呆腻的地方到别人呆腻的地方去

 
 
 

日志

 
 
关于我

架起友谊的桥梁,沟通心与心。广交朋友,加深了解,增进友谊,交流情感,开阔眼界,增长见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秋日寻踪董爷沟  

2007-10-26 19:57:57|  分类: 山水情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日寻踪董爷沟

李敏孝

秋日寻踪董爷沟,

柿红菊黄五彩绣。

凤光一沟迎故人,

小径蜿蜒已难求。

——觅踪

桥洞不可过

董爷沟位于少陵原南畔,是由雨水和地下渗出的泉水冲刷形成的;因清代雍正时道士董本云在这里出家修行,所以沟以董爷为名。

原西安美院就依地势在沟的两岸建造而成,沟的入口处有一座砖桥连接贯通,桥的两端是小拱形桥洞,供行人通过,中间跨度很大,水从下边流过。

[原创]秋日寻踪董爷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这是我小时候走亲戚常走的一条路,从沟的东岸走,自然钻的是东端的桥洞,忽然已有10多年没走过这里了。但我总有个心愿,要到这里去寻找过去的踪影,看看那幽静的深沟。今天特意到这里,几乎认不出来了。

[原创]秋日寻踪董爷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进沟的入口,被当地人开发成了一条商业街,而且方兴未艾,正在发展。大老远就可以看到东面坡上那熟悉亲切的风光。走过小街,回头望去,才看清原来沟里的流水在这里进入地下,商业房就在凌空建筑水流上。

[原创]秋日寻踪董爷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虽然环境变了,好在大方向不会错,我很自信的独自向前走,然而那个熟悉的桥洞已经严严实实的用砖堵死了,周围杂草丛生,乱石遍地。当年每走到桥洞下,总会大声的喊叫,使劲的跺脚,听那嗡嗡的回声。这座桥就成了进沟的第一个乐趣,也算是快乐的序曲。现在只能眼看心思,无由通过了。

柿林失古塔

我继续往前走,看到从桥中间向东有人踏出的若有若无的踪迹,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就顺着这踪迹走过去,踩着松软潮湿的泥土,向着过去那条老路的方向攀登,野草遍地,落叶覆盖,往日的路途毫无踪影,依然按着大方向走。

往昔的地形不再,唯有金黄的野菊花按时开放,满坡遍地一片灿烂。远观好似春日的菜花地,近嗅有一股喷鼻的浓香,引来嗡嗡作响的蜜蜂,和翩翩起舞的蝴蝶。从草浅的地方探脚下去,摸索着向前走。依稀看到了往日的路途,因为那里人曾踏过,所以草长的低,花开得少。

[原创]秋日寻踪董爷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踩着杂草、枯枝、落叶,终于到了一块比较平坦的地方,这里是一片柿子林,黑色的枝干伸向天空,叶片也几乎落光,一颗颗柿子像红灯笼一样炫耀在枝头,红得透明发亮,不时有熟透了的柿子跌落下来,大多变成一摊柿子泥,个别的摔成了两半。这些树我很熟悉,也曾在树下拾过落果。

[原创]秋日寻踪董爷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柿树林中原有一座古塔,不知是佛塔还是道塔,依稀记得是方形结构。这是我当年过沟时第一个目的地和歇脚站。然而当初对塔总有一种畏惧心理,常是敬而远之的。好像上边有字,可惜我那时看不懂,今天本打算拍摄下来,好好看看,可惜那塔早已荡然无存了。

古塔东从前是一片小竹林,也毫无踪迹了,“无竹使人俗”,我疑心这是超然脱俗了的道长或高僧栽种的,若是自然长出的,那就更是脱俗之物了,可惜我在无缘一睹翠竹的风采,大约因我是个俗人的缘故吧。

再向前走,脚下变得很软,上面是一层落叶,踩上去发出沙沙的响声,落叶下边却是软泥,多亏有这层落叶,像给我铺上了一层地毯,不至于陷进软泥中去。正走着忽然做脚下软软的,陷进了泥潭中,拔出脚来,满鞋都是黄泥,泥水已灌进鞋口,弄湿了袜子。顾不得这些,继续攀登,找好适当的位置和角度,拍摄沟中的风光。

[原创]秋日寻踪董爷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小径旁随处都有可能冒出泉水,细细的水滴汇集成小流,顺着小路淙淙流淌,走热了,常弯腰俯身洗洗手。听小溪欢快的歌唱,看小溪尽情的舞蹈。有时憋足了劲,在路上冲出一个小缺口,然后就从这里信马由缰流向了沟底,汇入了大流。到这地方,我就蹦蹦跳跳地从小溪头上跨过去,继续向前。

[原创]秋日寻踪董爷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当日的小溪不见,却成了一小片沼泽,厚厚的树叶下随处都可能是泥潭险滩。也许再过若干年,这里的生态也会随之发生变化。

仰望古柏坡

往北看似乎已经到了沟的尽头,一股水从一根水泥管子里流出来,大概已经到了源头。管子上方是筑起的一座大坝。往侧旁看,则有在大水冲刷中滑坡崖壁垮掉的痕迹。只看到裸露的土壤,看不到野草的。路也就在此处彻底的端掉了,只有望崖兴叹的分。

[原创]秋日寻踪董爷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秋日寻踪董爷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仰头望那几株柏树,只有一株还直直的站立着,其他的都已弯腰曲背,被岁月压垮了,贫瘠的土坡养育不了他,风霜雪雨、电闪雷鸣,他早已承受不起。然而屈腰弓背的他,依然顽强的活着,坚守着自己的阵地,这真是一个奇迹。

[原创]秋日寻踪董爷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这几棵柏树下,原来是“之”字路,路既窄又陡,羊肠小道只可容一人通过,若两人相向而行,只能侧身相让。这里正处在半坡上,常常是妈妈指给我上坡时的一个目标,也是一个歇脚站,常常抱紧树干往上下观望,先是妈妈领着我到树下歇脚,后来就是我不听妈妈劝告,急着跑过去在树下等妈妈。

今天我攀着树枝、草茎往上爬,鬼箭(学名鬼针草,种子长可一厘米,头部带毛刺,无意中沾满衣服,似鬼射来的箭)射满我的裤腿、衣袖,爬上一丈高,再向上已经不可能了,我只好停在这里,给几棵柏树来拍照。树下“之”字路的痕迹仿佛还依稀可见。


上来还不大难,要下去就不那么容易了,不能往下走,只好背转身来,再攀住树枝草茎往下溜。

[原创]秋日寻踪董爷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整个沟里是密密麻麻的树木,有沧桑感的当属柿树和柏树,而新生代则是杨树和柳树,沟的东岸是最幽静的所在,树林里鸟的啁啾声连成一片,是鸟的和鸣,大部分鸟只闻其声,难见其鸟,也有不多的一些鸟在周围飞来飞去,不知在巡逻还是在侦查,这里真是鸟的天堂。

[原创]秋日寻踪董爷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移步往回走,不好,右脚又陷进了泥淖中,还是一脚黄泥,并起两脚看,鞋子一只半干,一只刚湿,只有苦笑,这狼狈劲多亏没有别人见到。看看周围,这里早已变成了一大片湿地,湿地的范围还有进一步扩张的趋势。

眺望枣林下

走出湿地向西穿过沟底又一条人才出的小便道,先从东岸小心地下到沟底,沟底里是潺潺的水声,树叶的沙沙声和远处鸟的鸣唱,浑身感到清凉而舒适。

[原创]秋日寻踪董爷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秋日寻踪董爷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跨过小溪,登上彼岸,则是新修的一个水泥大道,路旁是依依飘荡的垂柳,“眼前无路想回头”,刚才的路走不通,就走这条道。好走了许多,看看沟的东岸,视野更开阔,一片片的黄菊花,一丛丛的红柿子,橙黄深绿的树叶野草,装点着秋色,过午的阳光投射到东岸,那里成了色彩斑斓的世界。

[原创]秋日寻踪董爷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那悬崖的顶部,有一笋状的土柱,形象奇特,说奇还有更奇的,一回头,西岸的悬崖边土笋样子更逼真,形状更完美,只有在那无人的险境,他才有存在的可能,既对人物威胁,又没有人敢去破坏。黄土的质地不比石头,或许一场大雨之后就荡然无存,像过去曾呈现过的许多奇景一样。这里沟壑的变化是无穷的,一种奇景消失了,另一种新的奇观就产生了,原来的奇特景观早已记不大清楚了,但每次都在奇异的造型中得到了审美的愉悦,得到心灵的享受。当年一排排的窑洞,也早已被新的建筑替换了。

[原创]秋日寻踪董爷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道路又拐了一个弯,从西岸到了东岸,正好就是刚才看到的水源的上方,原来源头还在更上边。

[原创]秋日寻踪董爷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顺着大道走上原顶,回头望去,整个沟就尽收眼底,天显得高远,远处的神禾塬,近处的田野,两旁的房屋建筑,历历在目。真有一览众物小的感觉。

[原创]秋日寻踪董爷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我再去寻觅源头上那条古道,沿着悬崖边的小道向前走,原来的枣树仍在,往昔的小路依然,顽强的小草照旧,只是这条路已中断,走不通了。走去看看原来下沟的入口处,早已长满了丛生的野草、荆棘,不过那坡口尚在,况且原来的路上,草长的低矮、不茂密,迹象还可以看出。

[原创]秋日寻踪董爷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过去这里是我上坡时的第三个目的地和歇脚点,最惬意的感觉是站在枣树下,回头望深沟,不免产生一种胜利者的自豪感,和俯视美景的喜悦感。在这里喘口气,歇歇脚,要是赶上了季节,还可以拾到枣子呢。


[原创]秋日寻踪董爷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在下边有那半截路上边又有这半截路,虽走不通,也是“草蛇灰线,伏脉千里”,在我的心中,是把它连接起来的,或者说从来就不曾断过,永远也不会断的。

[原创]秋日寻踪董爷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岁月无痕,往事依稀,如云似烟,缥缈不定,但它却会永驻人的心中。仿用泰戈尔的一句话:沟中没有留下我的脚印,但我已经走过。

 

 

20071024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