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枫林晚驿站

旅行就是从自己呆腻的地方到别人呆腻的地方去

 
 
 

日志

 
 
关于我

架起友谊的桥梁,沟通心与心。广交朋友,加深了解,增进友谊,交流情感,开阔眼界,增长见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从天子峪到石砭峪  

2008-01-01 13:40:07|  分类: 征程跋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天子峪到石砭峪

李敏孝

没到天子峪口,汽车就不能往里开了。我们背起行囊,沿着崎岖的小路蜿蜒前行。路旁是潺潺流淌的冬水,水流跳涧越沟,钻过石滩,仍一路欢歌。一会是小瀑布,一会是小水潭,水沟旁的残雪未尽,虽是水瘦山寒的时节,小溪流依然唱着歌儿,跳下山岗,走出大山,奔向大河。

我们走到河的左侧,向上攀登,隔着一道小山沟,右侧是莲池寺的大殿,庙旗在风中摇曳,佛前的烛光还在不停的闪烁。看不到香客,也少游人,显得很清静,是佛家清净之地不与世俗繁华接轨呢,还是寺内缺少香火,成为了神职人员的无奈。

背阴的山坡上,有的地方发白,那是残雪;有的地方发黑,那是未落叶的树木;有的地方呈褐色,那是裸露的大山石。向阳的山坡上,雪白的耀眼,照到阳光的地方成黄褐色,没有照到阳光的地方则是深黑色,弯弯曲曲的山梁成了明显的分界线。

远处的山沟里,住着几户人家,周围是开垦的农田,有的地方还覆盖着白雪,有的地方则露出了绿油油的麦苗。对面一个馒头状的大土包,上面是层层的梯田,和散落居住的农家,绿的农田,弯弯的黄色小道,黑灰色的草坡,黑绿色的树木,黄土房子红屋顶,几处田间留白雪。

我们走的地方积雪未消,山坡披着银装,而树枝、草茎上早已无雪,成为雪中的点缀,而活动的风景,则是这条行进的人流。

更多的山坡则是斑驳的色彩,白黄绿灰黑,色彩纷呈,树木傲立在雪野中。山崖上,灰白的山石,银白的积雪,深绿的树木,相互交映,有明有暗。远处有一座山峰呈笔架形,不妨把它叫做笔架峰,大自然不但造就了这笔架,还用它的神奇妙笔勾画了美丽的山川景色。来到一颗树枝盘旋扭曲的大柿树下,白色的山石,苍绿的树木,蔚蓝的天幕,成为它的背景,叶子、果子早已落尽,柿树则成了天幕下的一个黑色剪影。

有的山峰像斗笠,静静的放在那里;有的则怪石林立,似在守卫着大山,在最高处站岗放哨;有的则似一个巨型花瓶,黄底子上点缀着绿白褐色的图案,瓶口里还插着一束绿叶子的白花,背后褐色的树木成为它的陪衬,大约是冬日的白梅吧。

顺路向上走,每隔一段就会遇到几处民房,下边的农舍里还可以看到炊烟,上边的农舍里,早已人去房空,有的已经倒塌,还有几处只剩下一座座房基,还可以想见昔日山间缭绕的炊烟,现在,这些院落,仍然是我们歇脚的地方。

前边是一面开阔的大斜坡,我们不走那弯曲的小道,大家分散开来,沿斜坡一齐向上爬,踩着厚厚的积雪,不几步就登上了山梁。已经看到了石砭峪,以及它东面的山岭,以及山峰上的宝塔;看到了石砭峪里的人造湖,湖上边白色的盘山公路。绿色的人造湖,真似龙一般盘来盘去,山坡上仍然披着白雪,树木则呈浅棕色。转过身来,向北是一个小坡,枯草满坡,一片白色,上边是低矮稀疏的灌木丛,和高山草甸所见雷同。顶峰北端,有一棵松树,恰似一只仙鹤,绿顶子,绿尾巴,伸长脖颈,正在鸣叫,迎接着登山的人们。

 

 

往南走去,一片枯萎的山花,犹傲霜挺立,一片金黄,虽已是花的化石,给人的感觉却似鲜花一般,只不过少了些蜂蝶,有白雪绿树作陪衬,美如画卷胜似画卷。青松上压着白雪,更显得伟岸高洁不屈。

山顶看天格外蓝。在蓝天下,山顶上,有一个大平台,好像有过人工的痕迹,或许就是从前的房基,或庙宇所在。大家就开始拿出坐垫,席地而坐,开始午餐。我们一行人,走下平台,来到它下边背风向阳的斜坡,斜坡上一片枯黄的野草,傻哥铺开他的大纸,大家就围拢过来,拿出各自的午餐,有的支起户外炉子,有的拿出小酒品,有的拿出饮料喝,大家交换着食品,嘻嘻哈哈,说说笑笑,热热闹闹,吃完了中午饭。

还有一道风景是杨过帽沿上的冰挂,因为体弱,爬山出汗弄湿了帽子,汗水又顺着帽沿留下,结成了冰挂,有两寸多长。人向上走时,帽子上还冒着热气,肩膀上也冒热气,杨过依然奋力攀登,这对其他人无疑都是一种鼓舞。吃完饭大家给他拍照,和他留影,记录下这个奇特的景观。

斜坡前有两棵姊妹松,下边是塔松的形状,上边却又多出一层蘑菇状的稍,两棵树,或是一棵树的两个枝,长势一模一样,甚为奇特。它的背后是积雪的山野。

 

休整之后,我们开始下山。干枯的树叶挂在枝头,在阳光下呈现出橙红色,给人温暖的感觉。再往下,是一大片白茅草,叶子早已干枯,却只只直立,我们在上边躺着,坐着,站着,或打个滚,觉得十分惬意。浅黄色的茅草,橘红色的树叶,黑白相间的山崖,冷色与暖色非常协调,组成一幅美丽的水彩画。

远处山坡下还有几户人家,屋顶上,房前屋后都覆盖着白雪,似乎与外界的道路都隔绝了。近处的就只有残留的房屋基座了,石头砌起的房基,记录着往昔的岁月。坚硬的石崖缝隙,依然生长着树木,石崖凌空突出,像老虎张开的大嘴。

这里的道路很陡峭,冰雪多了,路旁又有悬崖,一不小心就会滑倒摔伤,在坡最陡峭的地方,结着冰溜子,前边有人滑倒了,就有人站在旁边帮大家通过,又是傻哥,伸出援助之手,帮一个个人走过。傻就是付出,傻就是关爱,傻就是令人敬佩的一种风格和品德。

过了虎嘴崖,景色为之一变,主色调由橙黄变为雪白,暖色变成了冷色。树枝上都积压这白雪,似白色的花朵,遥知不是花,只为香味薄。这里是一个雪的王国,树上,树下,沟里,岸边,到处一片白。因为是阴坡,所以和上山时的所见大相径庭,使人难以想见。不像多日前下的雪,倒像是大雪初霁的样子。有的如朵朵梨花怒放,有的如白梅凌寒盛开,有的如白色的绣球花,有的又似雾淞树挂,有人说应该叫“雪淞”才对。

道路上树木、藤蔓,遮盖缠绕,白雪卧在枝头,稍一碰撞,纷纷落下,撒落一身。我们就从这藤蔓下往过钻,从雪藤萝架下穿行。低头、猫腰,小心翼翼,倒不是怕雪弄湿了衣服,而是怕给后边的朋友破坏了景致,怕给自然破坏了杰作。

正走着前边停了下来,没有路了,但我们是顺着山沟水流走的,不会有方向性的错误。前边又行进了,看脚下,明显是刚开的道,砍下的几根树枝,就在脚下。前边实在不好走了,开路人从沟低翻过,跨过溪水,到了沟的右边,这次道路明显好走了,头上牵连的树枝藤蔓没有了,路虽小,走起来倒没有羁绊,速度明显加快了。

下几个坡,拐一个弯,左侧是一条小瀑布,中间水帘垂挂,两侧悬挂无数冰凌,与周围的雪挂相映衬,白的晶莹透亮,美丽迷人。右上方还有一块月亮宝石,像半轮月亮悬挂山间,照耀溪流。

前边右侧山崖上伸出一石嘴,似一头乌龟驮着沉重的山梁,山太重了,他走不动,连风雪也不能躲避,至今头上还残留着一层白雪,这乌龟也够苦的,什么时候才会从山下逃脱,摆脱沉重的负担呢。

走不多远又看见绿绿的湖水了,石砭峪人造湖就在眼前,我们即将走出大山。湖岸边一礁石像巨人背着双手,坐在岸边,望着湖水,陷入沉思。转过一个弯,刚才的巨人变成了一个鹰嘴,角度的变化多奇妙啊。

沿着湖岸蜿蜒绕行,枯草也成趣,冰瀑更壮观,枯萎的花絮,也似怒放的菊花。人工湖碧波粼粼,山脉树木,枯草倒映其中,一道阳光从山头斜射下来,真是“半江瑟瑟半江红”了。

 

 

20071231

 

[原创]从天子峪到石砭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从天子峪到石砭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从天子峪到石砭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从天子峪到石砭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从天子峪到石砭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从天子峪到石砭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从天子峪到石砭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从天子峪到石砭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从天子峪到石砭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从天子峪到石砭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从天子峪到石砭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从天子峪到石砭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从天子峪到石砭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从天子峪到石砭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从天子峪到石砭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从天子峪到石砭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从天子峪到石砭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从天子峪到石砭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从天子峪到石砭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从天子峪到石砭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从天子峪到石砭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从天子峪到石砭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从天子峪到石砭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从天子峪到石砭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从天子峪到石砭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从天子峪到石砭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从天子峪到石砭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从天子峪到石砭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从天子峪到石砭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从天子峪到石砭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从天子峪到石砭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从天子峪到石砭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从天子峪到石砭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从天子峪到石砭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从天子峪到石砭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从天子峪到石砭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从天子峪到石砭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从天子峪到石砭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从天子峪到石砭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从天子峪到石砭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 

  评论这张
 
阅读(237)|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