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枫林晚驿站

旅行就是从自己呆腻的地方到别人呆腻的地方去

 
 
 

日志

 
 
关于我

架起友谊的桥梁,沟通心与心。广交朋友,加深了解,增进友谊,交流情感,开阔眼界,增长见识。

网易考拉推荐

赏雪兴庆宫  

2008-01-13 22:22:02|  分类: 征程跋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赏雪兴庆宫

李敏孝

从昨天开始西安城普降瑞雪,昨天上山就难度很大,沣峪的盘山公路已经封闭。原计划的观音山穿越无法进行。我们几个朋友商量,第二天到兴庆宫去赏雪。周老师说要早,迟了就到处是脚印,破坏了雪景。心决定800到兴庆宫南门集中。

早上六点起床,洗漱,吃饭,虽是到公园去,我仍然背起了上山的那套行囊,连保温水壶都灌满了开水,登山杖、登山鞋、冲锋衣,还别说,登山鞋走雪地上一点都不滑,冲锋衣既避寒,又挡雪;只是保温壶的开水,登山杖,带着都没有派上用场。我全当负重锻炼了。

到车站,好长时间不见班车过来,好不容易盼到了,却人满为患,挤不上去。因为下雪路滑,公交车很少,好不容易挤上一辆公交,几乎连站的地方都没有,更不要说坐了。

到南门下车,已是750,车依然难乘,我一面等车,一面利用这个空隙欣赏周围的风景。南城门掩映在雪幕之中,朦朦胧胧,城楼顶上,地上一片白,女墙的外沿,镶上了一道银边。大红灯笼上覆盖了一层白雪,红白相间,十分美丽。“亚童梦园”如处在迷离的梦幻之中,绿树上缀满了白花。等了近半个小时,这里依然公交车很少,总算乘上一辆到兴庆宫的车。

来到兴庆宫门前,门楼上也覆盖了一层白雪,古色古香的宽大的木门与红色的廊柱,金色的大字相映成趣。我左看右看,找不到我们的同伴,已到了840,早过了约定的时间,我就给心打电话联系,“我们在公园门里边向西一点点。”走进大门,向西一看,就看到了心和周老师,由于雪大路滑,交通不便,车很难乘坐,其它的人都还没到。

我们就沿着湖面,按顺时针方向游览。松树显得很暗,枝头的白雪显得很亮,很白相间,十分醒目。有的松叶上落满白雪,就好似开满白色的花朵。黄色的腊梅已经怒放,我们真可算作踏雪寻梅了,只是腊梅都是黄色的,远没有红梅鲜艳夺目。这片的腊梅园,更给人以宏大的气势。但雪中怒放的腊梅依然展示着它的美,与白雪、铁杆相映衬,显得高雅、纯净、美好。雪松的枝干上卧着白雪,就像美丽的白色凤尾。

一边走着,一边看着,说笑着,用相机拍着。玉亭秋、傲雪等人也陆续从南大门、北大门会合而来。人多了,气氛变得更活跃,更换快,更热烈。

湖面结了一层薄冰,冰上也盖了一层白雪,看上去像平铺的毛玻璃,湖白色的边沿,为它镶上一个不规则的镜框。周围的树木则是镜框的装饰。湖边的树木不知是本来就是弯曲的,还是让大雪压弯了,俯身在湖面上,构成一幅临水照影的图画。

池中的船只自由的摆放着,不是无人舟自横,而是让冰给固定在了一定的位置,是有风也不动了。弯弯的拱桥像一条白龙横跨两岸。粗壮的老树枝也好像在学着它的样子,横跨过对面去,成为空中的另一座无法跨越的桥梁。

矮小的红叶灌木林,一片火红,上边又好似多了一层白色的纱巾,以深绿色的松树为背景,在冬日寒天里也能给人以温暖的感觉。树叶密的地方白雪覆盖成一片,树叶稀少的地方,则是斑斑点点,浓密相间,错落有致。正应了篆刻上的一句话:密不偷针,宽能走马。上边一层白雪覆盖,下边一层白雪衬底,中间则是苍黑的树干与枝条。

丝丝柳条低垂水面,岸边是纯净的白雪,这一处水域,又荡起微波。远处的陈香亭好似戴上了一顶白色的斗笠。岸边的连椅,静静的等待着,洁白干净,却无人肯坐。

一片空地上,孩子们堆起了雪人,连大人们也打起了雪仗,这时候不管认识的不认识的,都可以随意抛打,而决不会翻脸,无雪的日子是绝对不可乱打的,这就是雪中的乐趣。

天上雪花飞扬,地上一片洁白,房子都成了白屋顶,水面泛着白光,只有树干还保留了些苍黑色,水中的倒影渲染着这种苍黑色。看那湖心岛,仿佛是远离人间的另一世界。小岛、树木及其倒影,都似梦幻般飘浮不定,变幻多姿。彩绘的楼阁,披上了哈达,也要在湖中照个影儿。仿佛要把这美好的姿态变成永恒。

古老的柳树早已成了驼背,依然在雪中挺立,不多的几根头发,丝丝垂下,可能因为积雪的缘故,背变得更驼了,腰变得更弯了,只有头永不低垂,迎接着风雪,经受着考验。龙爪槐落光了叶子,虬枝上落满了白雪,恰似麋鹿高高扬起的犄角。

跨过拱形桥,登上湖心岛,走近陈香亭。两层汉白玉底座,四周的回廊,红色的大柱子,上边鲜艳的彩绘,重檐结构,都显得富丽堂皇。上层屋顶形状好似金字塔,最中间是葫芦状的金顶。这一切都有白雪来打扮,似扑了一层香粉。一树树凌冬未落的梧桐叶子也显露着金黄色,与白雪媲美,且毫不示弱。

那直立的青石,突出的地方落上了积雪,好似一只肥胖的企鹅。湖岸弯弯,水荡微波,拱桥上多了观景的人。公园里的脚印越来越多,雪景的雅致本也破坏;工作人员又开始清理积雪,虽然便于行人行走,但地面的美也随之消失殆尽。而好的雪景,就只剩下人够不到的地方了。

我倒愿意让雪多留一段时间,让美多展示一段时间。因为短暂才显得更加可贵,更加难得。正因为它短暂,我们才冒雪赏景,寻找美好。用相机,用文字,用心灵,把这早晨的美,变成永恒。

不觉得又走回到南大门,我们在大门前留影,回味着一个上午游园的趣味。

 

2008113

 赏雪兴庆宫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赏雪兴庆宫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赏雪兴庆宫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赏雪兴庆宫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赏雪兴庆宫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赏雪兴庆宫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赏雪兴庆宫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赏雪兴庆宫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赏雪兴庆宫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赏雪兴庆宫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赏雪兴庆宫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赏雪兴庆宫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赏雪兴庆宫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赏雪兴庆宫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赏雪兴庆宫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赏雪兴庆宫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赏雪兴庆宫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赏雪兴庆宫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赏雪兴庆宫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赏雪兴庆宫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赏雪兴庆宫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赏雪兴庆宫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赏雪兴庆宫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赏雪兴庆宫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赏雪兴庆宫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赏雪兴庆宫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赏雪兴庆宫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赏雪兴庆宫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赏雪兴庆宫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赏雪兴庆宫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赏雪兴庆宫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赏雪兴庆宫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赏雪兴庆宫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赏雪兴庆宫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赏雪兴庆宫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赏雪兴庆宫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赏雪兴庆宫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