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枫林晚驿站

旅行就是从自己呆腻的地方到别人呆腻的地方去

 
 
 

日志

 
 
关于我

架起友谊的桥梁,沟通心与心。广交朋友,加深了解,增进友谊,交流情感,开阔眼界,增长见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雪中再上天子峪  

2008-01-28 14:08:53|  分类: 征程跋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雪中再上天子峪

李敏孝

第一次上天子峪是向东去石砭峪,原来听说的许多景点我都没有看到,留下几多遗憾。今天又有机会重上天子峪了,我自然要看个究竟。

我们外出爬山的都称为驴友,我今天跟随的却叫做马队,大家也称领队为马队,她是铁路机务段的,对山中南山很熟悉。介绍我来的是铁路警校的冯大姐。

到达天子峪口,大老远就看到一棵高耸云天的大树,虽然已没有叶子,繁茂的树枝直插苍穹。这就是听说过的中国第二银杏树。距今已近1500年,有10层楼房那么高,一树三干。走进百塔寺,看不到百塔,看到的就是这棵活化石,一个历史的见证者。这个不大的寺院,其实并不以塔多而见长,确实是以树而闻名的。常青的柏树,朱红的门窗,积雪的屋顶,衬托出银灰色的银杏树枝干。树冠充满了整个后院,遮盖住了大殿的后檐。

今天总觉得走的不是上次的路,直到看见雪花飘飞中的莲池寺、无极庵,才换回了上次的记忆,只是上次没有百塔寺罢了。山坡隐藏在雪幕中,看不大分明,远处的几户人家,也只看出房屋的轮廓。草坡、田野已分不清楚,都是一片银白。只有近处的常绿树上露出点黑色,山崖凹进去的地方,露出点石头的黄褐色。

雪都是相似的,但落在不同的树枝上,就显得姿态万千,千奇百怪。人工修筑的田埂大坝上,垂挂了一片冰瀑,冰瀑上又落了一层雪,有些地方没停留住,又露出了冰瀑的原型,由一根根的冰柱连成片。

脚踩在积雪上,发出嗤嗤的响声,雪很厚,却不滑,令人害怕的倒是路边山崖上的枯草丛落满积雪,看上去和道路一样,要一脚踩空,就不堪设想。我们走在前边的人,就不时用登山杖把悬空的积雪打掉,以免后边的人出现意外。

爬上几个坡,拐过几个弯,山间一座重檐彩绘六角亭,成为雪山中的点缀,格外引人注目,给疲惫的人以鼓舞,不由加快步伐。

再转过去,由一座简易的五层方形尖塔。前方的树上的积雪,有的好似盛开的白色日本樱花,有的好似垂下的豇豆,有的又好似白色飘荡的芦花。一棵树上缀满黄叶,在白雪的映衬下,好似一群金色蝴蝶翩翩起舞。一棵棵松树又好似一大群人披着蓑衣。

再拐过一个弯,看到两户人家,我们来到了天子峪村的西岭。像前就会穿越到抱龙峪,但山高坡陡,积雪很深,看不到人行的痕迹,又有几个新驴,计划到此为止。

大家就在这里埋锅造饭,燃起了炊烟,摇起鼓风机;高级的就用气炉。其他人就在山民那里购买山货,说也奇怪,竟没有人去讨价还价,蜂蜜、核桃、柿饼装进自己的包中,钱递到山民的手里。生意做成后,态度更加亲切,拿出凳子,提供饮用水,甚至可以用山柴。

院子里飘荡着炊烟,锅里冒着热气,第一锅是阎教授做的醪糟打鸡蛋,一人盛一碗,我也被算在其中,就用旅行水杯盖子盛了一下,就着锅盔吃起来,而做饭的阎教授反而只剩下一小碗。好在后边的人在做糊辣汤,下面条,大家争着舀,争这着吃,但又有礼让,阎教授又盛了一碗,我的内疚感才得以缓解。

饭后马队领的20多人还在吃喝娱乐中,铁路警校算上我这个准队员,一共9人提前下山了。马队要玩到一定的时候,以天黑前到家为准。

我们从刚才的他向左拐,就走向另一条道路。茫茫雪野,一棵截枝的大树显露出粗壮的黑枝丫,好似一个不怕冷的人在冰天雪地里头朝下,脚朝上,练大顶;前边树上的雪,这次很像梨花朵朵开放了;另一棵树上却像一只落满了积雪的雄鹰,背后是吐絮的棉花;一棵松树上斑驳的积雪,又好似几匹飞马奔腾;前边又是一树白玉兰怒放。

大老远我们看到掩映在树木之中的古建式屋顶,我们已来到至相寺前。五间明柱彩绘山门,三扇大门全都紧闭着;门前的石狮子在雪地里依然格尽职守,坚守着自己的岗位,那怕白雪飘飞,落满全身,也毫不顾及。我们从右边的角门进去,看到的不是正殿,文殊殿、伽蓝殿、药师殿。向左走过去,正对大门的是大雄宝殿,左右为钟鼓楼。

走进大雄宝殿,师傅正在为我们传道,只听到大殿里“棒棒——铛——棒棒——铛——,”的响声,回头一看,另一和尚,手拿云板,木槌,击板敲磬。师傅说,我们念经的时间到了。转到大堂后,也看到两棵千年古木,前面的这棵是国槐,后面的那棵是银杏。

几个师傅去诵经,我问他们每天什么时间做功课,师傅说,早上四点,下午两点。我想,做和尚也不容易啊。世上没有轻生的饭吃。他们在这法堂里,盘膝打坐,诵经参禅,悟道度人。做着另一种思想上的升华超越的工作。山门的背面,悬挂着“华严宗风”的大匾,才知道这里是弘扬华严派的寺庙,是专修《华严》的道场。

走出角门,再向右走,是一座牌楼式的建筑,看来是寺院的后门了,朱红大门依然紧闭,似乎要和正门一起把世俗远隔在外。

外边依然雪雾茫茫,大地、山脉、房屋、树木,一片朦胧。棵棵小松树披上银盔银甲,坚守在山坡上。我们从坡地上向下滑行,大家似乎都忘记了年龄,阎教授也变成了老顽童,冯大姐也不甘寂寞,大家都从这里向下滑。笑声、欢呼声响彻山谷。

滑下两个陡坡,就又回到了无极庵前,真是殊途同归,又回到了上山的道路上。上山走的是小路,下山走的是大路。小路有意思,大路很稳当,各有各的特点。不一会就走到山脚下,回望一眼披上白雪的山脉,从高大的银杏树旁走过,山下也是一片洁白。

 

 

2008128

 

雪中再上天子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雪中再上天子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雪中再上天子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雪中再上天子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雪中再上天子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雪中再上天子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雪中再上天子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雪中再上天子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雪中再上天子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雪中再上天子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雪中再上天子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雪中再上天子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雪中再上天子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雪中再上天子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雪中再上天子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雪中再上天子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雪中再上天子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雪中再上天子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雪中再上天子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雪中再上天子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雪中再上天子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雪中再上天子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雪中再上天子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雪中再上天子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雪中再上天子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雪中再上天子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雪中再上天子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雪中再上天子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雪中再上天子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雪中再上天子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雪中再上天子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雪中再上天子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雪中再上天子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雪中再上天子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雪中再上天子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雪中再上天子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雪中再上天子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雪中再上天子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雪中再上天子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雪中再上天子峪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