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枫林晚驿站

旅行就是从自己呆腻的地方到别人呆腻的地方去

 
 
 

日志

 
 
关于我

架起友谊的桥梁,沟通心与心。广交朋友,加深了解,增进友谊,交流情感,开阔眼界,增长见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乌桑峪穿黄柏峪  

2008-11-23 20:54:39|  分类: 征程跋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乌桑峪穿黄柏峪

李敏孝 

未进入户县界,大老远就看见尖尖突出的山峰,我就给同伴讲,这就是今天的目标——圭峰山。

从黄柏峪口村向南走,进入乌桑峪。山口东岸,山石像黑熊爬山猛回头,它成了山谷的守卫者。东侧有一座青龙寺,山谷阻挡,有与世隔绝之感。

走向深谷,山峦起伏,秋日鲜艳的色彩变得暗淡,红的变成黑红,绿的变成苍黑,橙黄色再难见到。只有山崖上裸露的山石,在阳光下放着白光,与山草树木相映衬,成为一幅水墨画,少了许多色调,多了几分静谧。山鸟在婉转的歌唱,山泉在悠扬的弹琴。山崖被水冲出了一道深沟,呈歪嘴的葫芦形,一条洁白的细流从中间潺潺留下,同行者给她取名为“女儿泉”。

往上走,东边山体的中间像开了一道大门,透过门洞,可以看到后面的山峦,显得神秘而有层次感。我想这座山门的成因,应该与半山腰的天生桥是一样的,都应是山洪的冲刷形成的。谷底里还有一棵红树夹杂在绿树丛中熠熠放光。回望来时的道路,山又像屏风一样,隔绝了外界的一切。

我率先来到天生桥的分道口等他们。从远处看,桥面平直,和山坡连为一体,连桥面的植被都和山坡没有两样。桥下面露出两块天空,一像掉了两颗门牙的小口,一像一只酒樽。到近处看,桥面又呈拱形,桥面后面又是另一个天地,别有洞天。桥体侧面参差不齐,桥面却是一个斜坡,胆大的人就走上桥面,展示自己的风采。

从山道继续上行,我们就绕到了桥的上面,俯视桥面,银白色的桥面,点缀着绿色的斑点,那是桥面山坚强的绿色生命。桥的右面又有一根和桥相似的巨石,白底绿花,只是没有横卧在山间,而是直立着,形成一根擎天柱,也许他觉得孤独,也许他太劳累,就依偎在山的怀抱。

连哄带骗加上鼓励,把想打退堂鼓的同伴领上了山梁。山顶我们就不再攀登了,好在我早已去过。在山梁上用过简单的午餐,向西南下到山坳间一块大平地,回望山顶,真似一块碧绿的玉圭,山顶的庙宇也依稀可辨。

从两户人家的院子穿过,过一道山梁,这里是独门独户的一家,住这一位年过八旬的孤老头,身体灵便硬朗。院子周围一片翠绿的竹林,悬崖下伸出一棵歪斜的老桔树,曲曲盘旋的树干上新枝繁茂,结着乒乓球般大小的橘子,此时还是纯绿色,大约山上太冷,成熟的时间会更晚些,这也算是一处人间仙境。

在这儿我遇到了以前曾一起爬山的枫叶女士,热情的闻讯之后,他们要从太平峪原路返回,我们就继续前行。拜谒了有三棵古松的法云禅寺,我们就直下黄柏峪。山路旁不时会出现几间房屋,有的有人,有的早已人去楼空了。高大古老的柿子树,树皮龟裂粗糙,斑驳苍黑,树梢上叶子早已落尽,却还挂着鲜红的柿子,展示着它的勃勃生机。

道旁右侧的山坡上的石头恰似猿猴昂首吼叫,山峰又是一座貌似圭峰的小尖山,道左传来溪流的哗哗声,回头望去,一条瀑布从悬崖上落下,似一条银练悬空垂下,水虽不大,却有四五层楼房的落差,也很有气势。快落到底部,跌入一个水潭,再次冲刷而下,水势变大,流速明显降低,先向左下方冲去,再拐一个硬弯,折向了右下方,大约形成一个“〈”形。下边则是碧绿的潭水,瀑布的顶部,呈“V”字形的一到水沟,不知多少岁月的冲刷,把这坚硬的石头也冲成了一道渠沟,悬崖上端突出,中间有凹进,因而水才能飞流直下。瀑布旁边树叶都已落尽,青草还依然碧绿,芦苇则把自己雪白的花絮高高的炫耀在梢头。

山坡上又一个猴子抱小孩的山石,前面又一座小尖山,与刚才的景色相映成趣。走出黄柏峪,回望暮色苍茫中的圭峰山,道道山岭掩映,薄薄的雾气笼罩,显得朦胧高远而神秘。

同游者,同学吕明理,刘尚义,徐学光。

 

20081124

乌桑峪穿黄柏峪 - 枫林晚 - 六然居乌桑峪穿黄柏峪 - 枫林晚 - 六然居乌桑峪穿黄柏峪 - 枫林晚 - 六然居乌桑峪穿黄柏峪 - 枫林晚 - 六然居乌桑峪穿黄柏峪 - 枫林晚 - 六然居乌桑峪穿黄柏峪 - 枫林晚 - 六然居乌桑峪穿黄柏峪 - 枫林晚 - 六然居乌桑峪穿黄柏峪 - 枫林晚 - 六然居乌桑峪穿黄柏峪 - 枫林晚 - 六然居乌桑峪穿黄柏峪 - 枫林晚 - 六然居乌桑峪穿黄柏峪 - 枫林晚 - 六然居乌桑峪穿黄柏峪 - 枫林晚 - 六然居乌桑峪穿黄柏峪 - 枫林晚 - 六然居乌桑峪穿黄柏峪 - 枫林晚 - 六然居乌桑峪穿黄柏峪 - 枫林晚 - 六然居乌桑峪穿黄柏峪 - 枫林晚 - 六然居乌桑峪穿黄柏峪 - 枫林晚 - 六然居乌桑峪穿黄柏峪 - 枫林晚 - 六然居乌桑峪穿黄柏峪 - 枫林晚 - 六然居乌桑峪穿黄柏峪 - 枫林晚 - 六然居乌桑峪穿黄柏峪 - 枫林晚 - 六然居乌桑峪穿黄柏峪 - 枫林晚 - 六然居乌桑峪穿黄柏峪 - 枫林晚 - 六然居乌桑峪穿黄柏峪 - 枫林晚 - 六然居乌桑峪穿黄柏峪 - 枫林晚 - 六然居乌桑峪穿黄柏峪 - 枫林晚 - 六然居乌桑峪穿黄柏峪 - 枫林晚 - 六然居乌桑峪穿黄柏峪 - 枫林晚 - 六然居乌桑峪穿黄柏峪 - 枫林晚 - 六然居乌桑峪穿黄柏峪 - 枫林晚 - 六然居乌桑峪穿黄柏峪 - 枫林晚 - 六然居乌桑峪穿黄柏峪 - 枫林晚 - 六然居乌桑峪穿黄柏峪 - 枫林晚 - 六然居乌桑峪穿黄柏峪 - 枫林晚 - 六然居乌桑峪穿黄柏峪 - 枫林晚 - 六然居乌桑峪穿黄柏峪 - 枫林晚 - 六然居

  评论这张
 
阅读(596)|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