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枫林晚驿站

旅行就是从自己呆腻的地方到别人呆腻的地方去

 
 
 

日志

 
 
关于我

架起友谊的桥梁,沟通心与心。广交朋友,加深了解,增进友谊,交流情感,开阔眼界,增长见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翻山踏雪看冰瀑  

2008-02-16 20:51:34|  分类: 征程跋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翻山踏雪看冰瀑

李敏孝

翻山踏雪

进入子午屿,穿过金仙观,跨过石板桥,从一座废弃了的农家小屋前,拐向东面的小路,开始爬山。

山坡上黑白夹杂,斑驳一片,黑的是枝叶干枯的树木野草,白的是掩映在树木之后的积雪。半山腰一块平坦的地方,柴门木篱笆墙的小院里,有一座茅草屋,黄土筑墙,茅草苫顶,门向南开,门侧则以芦苇围墙,遮风挡寒。墙上一顶斗笠,几穗玉米,几辫大蒜,表示主人并非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房前正中挂一小匾:“终南子午全真庵”。门前几个粗糙的小木凳,原始的小木墩,大概是提供给游人休息乘坐的,墙上写着两个字:“止语”。似乎又怕打破了他的幽静,显示着他的清高。屋后的小山包上一片青绿,在初春时节是十分难见的景致,在雪野里只有这里是青翠的,估计那该是一片竹林。

回望线面的山梁,一道灰黑,一道淡白,呈垂直分布,向阳的一面已经看不见积雪,背阴的一面仍然呈现出道道银白。太阳在云缝里穿行,不时露出脸来,当你要掏出相机拍摄时,她又躲进云背后去了。

翻过一座岭,越过一道沟,踏着积雪,拄着登山杖,不时抓住路旁的树枝,脚下在打滑,身上直冒汗,攀上一座山峰,已经隐约看到了山那边人家。房屋、田野、树木、蜿蜒的道路,积雪成了它们的点缀,勾勒出一个个轮廓。

从这就开始下山了,左侧向阳的山坡上又呈现出一片竹林,青青一片,十分惹眼,和周围的枯草形成强烈的反差。右侧南边背阴的山坡一片灰白,又好像开着许多白色的花,那是残留在树木枝叶上的积雪,炫耀着她的美丽;丛丛山芦苇在它面前都显得枯黄不堪,羞怯的低下了骄傲的头。

顺着阳坡的小道往下走,有些地方早已干透,走起来很方便,有些地方积雪刚化,十分泥泞难行。穿过柏树林,来到山下,就进入一个有十几户人家的小村落。往下走去,回望北边,有一座小石山,有一块巨石构成,缝隙里生长着树木野草,山石上就呈现出各种图案,有的像佛,有的像仙,有的像怪兽,有的像野鬼,有的什么也不像,就是一块裸露的山石。古柏林下有一棵孤柏,像一位留着蘑菇头的少女亭亭玉立在那里。

往下又看到几户人家,我以为这次就要到山下了,走到山口,又是另一重天,正像杨万里诗里说的:“莫言下岭便无难,赚得行人错喜欢。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出一山拦。” 不过这次的天地好像更大,土地更平旷,道路纵横交错。走过这个山岭,来到一座房后,听到鹅的叫声,我疑心到了上次去抱龙峪的路上,转到房前,果真如此。原以为会到瀑布的上游,结果还要向上爬很多路呢。

冰瀑上下

从抱龙峪的农家走过,屋舍俨然,鸡犬相闻。光秃秃的树木枝丫伸向高空,前边连绵的山岭,锁在烟雾中,显得朦胧而神秘。看不到前边的路,从山沟里蜿蜒蛇行。有时前不闻声,后不见人;有时遇到几个返回的人,无形中给自己一种鼓舞,不由加快了脚步。远远看到那个废弃的古庙,我知道瀑布到了。

还没看到瀑布,就听到热闹的人声,拐过湾冰瀑就在眼前了。听不到水声,看不到流水,只见上下连成一体的白冰柱,宛如古装戏里老生带的白髯口。下边的基座显得粗壮,周围凹凸不平,好似镶嵌这颗颗珍珠玛瑙,上边还残留了一层白雪。走进去看,真像白莲花宝座,像沸腾的水面,像涌起的朵朵浪花。从上边垂下的部分,显得很光滑,周边有的地方像针尖,像麦芒,像向榕树垂下的气根;晶莹的似水晶,似玉石,似钟乳。午后的太阳正托起在瀑布的后边,明艳而美丽,光芒四射,染红了冰瀑的上方。

绕到冰瀑的背面,更显得晶莹剔透,似一层毛玻璃,似一层细白纱,更像一个巨型白色塑料水管,仔细来看,里边的水还在源源不断地缓缓向下流动,细心听,还有飒飒的响声呢。看着这冰瀑,也似乎看到了大自然晶莹透亮的心。

从侧面看,像层层的幕布,像道道垂挂的珠帘,像多层垂下的白纱。

这冰瀑,是水的生命的结晶,是整个冬天生命的浓缩与升华。充满了生机,充满了活力,充满了灵性。活的冰瀑,不同于死的冰雕,不用人工雕凿,全凭鬼斧神工的造化,是大自然的杰作,是深山峭壁给人类的慷慨奉献与无私馈赠。春天已悄悄来临,她的生命也即将终结,但在人们的心中是永存的,来年还会凝结成更美更壮观的冰瀑。

旁边山石缝里渗透出的水,似白色的头盔,似一尊玉菩萨,又似一股泉水喷发又落下。

冰瀑的左侧有一条上山的路,我真想去看看瀑布的上边是什么样子。沿着“之”字路,踏着积雪,小心地爬上去,回望山谷,小路变的像羊肠,游人变的像小鸡,房子变的像盒子。上边的道路更险,更窄,对面相遇,必须侧身相让,而路旁则是悬崖深谷。这深谷无疑就是冰瀑的上游了,只可惜不能直接走近去。

继续向前走,跨过一条小溪,溪水穿过乱石潺潺流过,有的地方水露在外面,更多的地方被冰雪覆盖着,这条小溪无疑就是冰瀑的源泉。这里是一个小平台,处在山的怀抱中,灿烂的阳光照耀着,格外温暖。和刚才的冰瀑处相比,这里来的人很少,因而十分幽静。

一片树木的枝条伸向空中,泛出橙黄的色彩;另一片树木枝干又大多呈黑色;草地上的雪早已化尽,一片枯黄,他们在这里冬天也该是温暖的。逆光看去,背阴的山坡上,呈现出黑白斑驳的色彩。

向回走,左侧向阳的山坡上,树木野草都变成了棕灰色,而山腰间裸露的一块巨石,则像刚升起的月轮,探出的半个脑袋。有的山石露出狰狞的面目。藤蔓植物上还托着几块白雪,似地图一般。

又看到了山谷中的游人、道路、房屋。小心探身下到谷底,再回到冰瀑前。这时,我们的同伴都到了,大家在冰瀑前攀上溜下,拍照留念,欢呼呐喊,仿佛把新春的积压的豪情,要尽情绽放在冰瀑周围。

向回走去,太阳挂在天边像一只硕大的黄橙子,白云被染成艳丽的彩霞,耀红了西边的天空,大山变成黑色的剪影,余雪为它点染出白色的晕斑。

 

 

2008216日

翻山踏雪看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翻山踏雪看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翻山踏雪看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翻山踏雪看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翻山踏雪看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翻山踏雪看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翻山踏雪看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翻山踏雪看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翻山踏雪看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翻山踏雪看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翻山踏雪看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翻山踏雪看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翻山踏雪看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翻山踏雪看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翻山踏雪看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翻山踏雪看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翻山踏雪看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翻山踏雪看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翻山踏雪看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翻山踏雪看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翻山踏雪看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翻山踏雪看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翻山踏雪看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翻山踏雪看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翻山踏雪看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翻山踏雪看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翻山踏雪看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翻山踏雪看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翻山踏雪看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翻山踏雪看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翻山踏雪看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翻山踏雪看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翻山踏雪看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翻山踏雪看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翻山踏雪看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翻山踏雪看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翻山踏雪看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翻山踏雪看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翻山踏雪看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翻山踏雪看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翻山踏雪看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翻山踏雪看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翻山踏雪看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翻山踏雪看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翻山踏雪看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