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枫林晚驿站

旅行就是从自己呆腻的地方到别人呆腻的地方去

 
 
 

日志

 
 
关于我

架起友谊的桥梁,沟通心与心。广交朋友,加深了解,增进友谊,交流情感,开阔眼界,增长见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探访砭子沟  

2008-12-08 15:28:39|  分类: 征程跋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探访砭子沟

李敏孝

进子午峪,过金仙观,越土地梁,穿辘轳坪,向东走一羊肠小道,去砭子沟。

道路上一层枯枝败叶,踩上去尘土飞扬,飒飒作响。山上没有人家,没有行人,只有飞鸟偶尔发出几声鸣叫,道路几乎看不见,我们就循着以前的足迹探路。好不容易爬上了山梁,身着山梁向下有一条小路,听当地人说,不能顺路直行,到一个大石头处要拐弯向下走,可是到了有大石头的地方,找了半天也没有拐弯的路,我就顺着山梁上的小道一直向下走,正像当地人说的,走着走着没路了,前面是悬崖,要返回去却要再次拔高,还有有很长一段路程。

同行者就从山腰间向下速降,抓着树,攀着草,抠住石棱,在石崖上爬行,从树丛中钻过,枯枝败叶钻到脖子里,鞋洞里,挂在头发上,衣服上,尘土飞扬,汗流满面,不敢想象当时是怎样一副嘴脸。

山依然静穆的躺着,看远处的山峦如伏涛一般,跟前是深棕色,稍远处是黑褐色,更远处向阳面是淡黑色,背阳面是深黑色,深谷里还可以看到块块白色的积雪。脚下是密密的丛林,一片灰白,虽落了叶子,依然浓密的没有缝隙,顺着山坡向下溜,树叶子也随着人一起下滑,踩一脚,哗哗直响,树叶下滑,尘土则像烟雾向上升腾,树叶厚的地方,深到达小腿,同行者的拐棍埋在里面,半天找不着。

下到了沟底,地面平坦了很多,但树枝藤蔓荆棘,四处缠绕,有时要拨开荆棘,有时要从藤蔓下钻过去,林中的山鸟发出尖厉的叫声,好像我们侵占了他们的领地。好容易走出了荒坡,绕过一片雪白的芦苇,我们终于走到了大路上。

路边的柿树上,坐着一男一女两个人,悠闲的吃着柿子,走过去讨两个尝尝,软得几乎拿不到手里,用嘴一吸,一股又甜又凉的果肉就到了嘴里,直甜到嗓子眼,甜到心里去。问我们是不是找方居士,方居士刚来迎接来了,没接上,现在回去了。

这道沟就叫砭子沟,群山环绕,与外界隔绝,要走稍宽广的道路,就要绕得很远很远。背着西北风,阳光暖暖的照着,沟里的一切植物都在暖和的晒着太阳,蓝天上几丝白云也静静的躺着,懒得动弹。

顺着沟道向东拐去,上一个漫坡就来到方居士的住地。这是他临时的家,他住的庙在陵东的荭草河,这里是光尚师傅的茅棚。上一个漫坡,就看到茅棚以木篱笆为墙,以竹片为门,大门向东,三间正房正对南方。西边又是用力把给气的一个校园,外间是厨房,里间是师傅的居室。院子里有栽种的青菜,悬挂的柿饼,师傅正在用洗衣机洗着衣物,院子里晾晒着被褥。互道“阿弥陀佛”之后,方居士忙着招呼我们,师傅依然忙着他自己的活。他没有落发,一头乌黑的浓发,两撇小胡子很显眼,这样反而没有了距离感,就像俗家人在一起一样畅快。

拿出礼物后,马家嫂子和方居士一起做饭,我就和老马一起锯柴火。饭做好了,我们就在师傅的卧室里用饭,小矮桌上放一大盆罗汉菜,就是我们说的大烩菜,一人一碗米饭,边吃边聊,清淡的斋饭却吃得有滋有味,我们吃得干干净净,一点不剩,这才合待客的礼数,不是竟豪奢的表现。

饭后走进佛堂,金黄色的装裱,一尊小巧的释迦牟尼乌木雕像,前面两尊金光闪闪的菩萨雕像,两侧放着瓷花小烛台,前面一支带盖镂空的小香炉,没有法事,香烛未燃。

出门向东看去,山坡一片紫褐,中间点缀着几块绿色,蔚蓝色的天幕作背景,半个月亮已经提前挂在了天边,似乎在提醒我们该回家了。

由于来时迷了路,师傅亲自送我们一程,给我们指路。戴一顶斗笠,拄一支手杖,走起路来矫捷轻快,一路领先。走上一道梁,用手杖指点着道路,我们就和师傅道别,顺着所指的方向走。

山间有许多野柿树,柿子高高的悬挂在树上,像一个个红灯笼,用拐杖钩下低处的,果肉依然鲜美可口,而皮比先前的厚而坚韧,即使跌到地上也不易烂,不会像先前那样变成柿子泥。但终究不好带,美美的吃上几个,继续上路。遥望沟顶上那块山崖,像一头张开大嘴的石狮子,守卫着砭子沟,来时它也是这个样子吧,只是当时我们慌忙当中并没有留意。

向西又是一段没有路的荒坡,我们拽着树枝爬行,果然到了那块大石旁,再一留意察看,这里竟有人事先绑着黄色带,我们猜测是方居士上次出山做的记号。

走上山梁,夕阳在山,余晖遍地,辘轳坪已经近在眼前了。

 

 

2008127

 [原创]探访砭子沟 - 枫林晚 - 六然居[原创]探访砭子沟 - 枫林晚 - 六然居[原创]探访砭子沟 - 枫林晚 - 六然居[原创]探访砭子沟 - 枫林晚 - 六然居[原创]探访砭子沟 - 枫林晚 - 六然居[原创]探访砭子沟 - 枫林晚 - 六然居[原创]探访砭子沟 - 枫林晚 - 六然居[原创]探访砭子沟 - 枫林晚 - 六然居[原创]探访砭子沟 - 枫林晚 - 六然居[原创]探访砭子沟 - 枫林晚 - 六然居[原创]探访砭子沟 - 枫林晚 - 六然居[原创]探访砭子沟 - 枫林晚 - 六然居[原创]探访砭子沟 - 枫林晚 - 六然居[原创]探访砭子沟 - 枫林晚 - 六然居[原创]探访砭子沟 - 枫林晚 - 六然居[原创]探访砭子沟 - 枫林晚 - 六然居[原创]探访砭子沟 - 枫林晚 - 六然居[原创]探访砭子沟 - 枫林晚 - 六然居[原创]探访砭子沟 - 枫林晚 - 六然居[原创]探访砭子沟 - 枫林晚 - 六然居[原创]探访砭子沟 - 枫林晚 - 六然居[原创]探访砭子沟 - 枫林晚 - 六然居[原创]探访砭子沟 - 枫林晚 - 六然居[原创]探访砭子沟 - 枫林晚 - 六然居[原创]探访砭子沟 - 枫林晚 - 六然居[原创]探访砭子沟 - 枫林晚 - 六然居[原创]探访砭子沟 - 枫林晚 - 六然居

  评论这张
 
阅读(621)|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