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枫林晚驿站

旅行就是从自己呆腻的地方到别人呆腻的地方去

 
 
 

日志

 
 
关于我

架起友谊的桥梁,沟通心与心。广交朋友,加深了解,增进友谊,交流情感,开阔眼界,增长见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嘉午台问龙  

2008-03-11 22:43:26|  分类: 征程跋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嘉午台问龙

李敏孝

嘉午台,海拔1880米,人们称为小华山。我第一次登临至今已有十七八年了,从白道峪进,经大石头沟上下。这次从小峪进,从大峪五里庙出。

大老远就看见大坝上“小峪水库”几个大字,顺着水泥路蜿蜒而进,经一小村庄,向东进入山谷,走一段崎岖的小路,向北走上一个陡峭的茅草坡,绕过一个山梁,嘉午台已进入我们的视野。但要过去并不容易,先需下到一个残雪犹存的深沟,可是脚下泥泞、光滑、很难行进,几个新驴已经摔倒,甚至有人不敢前行。傻哥把随身携带的绳子绑在树上,让大家拽着下,可绳子不够长,其他地方我就帮着同行的青山、绿水,还有不知名的一位姑娘。

一路上不时遇到一位环保志愿者,在这最艰难的沟下,她又捡拾了一包垃圾,我先前已从她手里要过一包垃圾挂在我的双肩包上,这次就更义不容辞了。她叫林乞儿,她告诉我,我们在欣赏青山美景的同时,让青山也来欣赏我们的美德。她的精神感染着我,能为她做点事,我也增加了几分自豪感。她仍在捡拾垃圾,我们却踏着石级向上攀登了。

爬上长长的一段石阶,我们来到第一个大平台,前一拨的人早已在这里开始了午餐,几个小摊点生意显得很红火。宽阔的平台上这儿一堆,那儿一伙,随地而坐,没有了平日过多的讲究,少了许多计较。

饭后我们自然要去登顶。望高处的山峰陡峭,庙宇只露出个房顶,奇峰上怪石林立。有的似人在相互依偎,有的像鸟在崖头栖歇,有的如蛤蟆翘首望天。再攀上去,转过弯看到一块巨大的斜面石崖,北面一座五层玲珑的小砖塔,砖塔右侧的石头多城乌龟形,有的缩着头,有的昂着头,形态各异,都好似要来驮砖塔。

手攀铁索链,脚登石台阶,气喘吁吁的向上攀沿,这真是登天梯,钻进一个石门洞,那就是另一重天了,上来后神清气爽。越过一石头峰,一回头看到石峰顶上一只苍鹰,伸着头,翘着嘴,睁着眼,寻找猎物,连眼睫毛都看得清清楚楚的。人称“苍鹰寻食”。

再往前走一小段有一“破山石”,看去像根竹笋,大约是盘古用斧头劈下的一块吧。小路就从劈开的夹缝中通过。看顶峰的砖塔、寺庙更近了,就不由加快了脚步。

看到一座石佛,盘着头,挽着攥,抿着嘴,凝视着远方。这就是“回心石佛”,大多数人到此就会回头不上了,我们义无反顾,继续前行。山岩上有一菱形的缺口,就成了一个取景框,看那边的山,移步换景,有山风穿洞而过,人称为风洞。

第二段铁索是双根的,两岸都是悬崖;第一道铁索是单根,一面是石壁。若说第一次是登天,那么这次真是“难于上青天”了。真正的难不仅在体力上,更在心理上,使人胆战心惊。而更令人害怕,腿脚发软的地方则是龙脊。

过了太平寺,越过一段颤抖的水泥板栈道,就来到了龙脊上。高低起伏的山梁,横断面是“人”字形,寸草不生,若要一失足,就会滑向某一侧下的万丈深渊。为了安全,龙脊左侧也修了石板栈道,踩在上面,晃晃悠悠,不敢向别处看,既想赶紧跑过去,却又不敢跑,只好慢慢地、稳稳地向前走。到了前边的巨石,我以为那就是龙头了,而绕过去依然是长长起伏的龙脊,走到尽头,仰头看那山石上长长尖尖的龙角,似刺刀,像宝剑,有如犀牛角,斜刺蓝天。看到了龙头龙角,似乎才见到了真佛,从一个小石洞钻过去,我们就到了龙口里,坐在龙口旁,与龙作默默的心灵对话。这一天正是农历二月二,是龙抬头的日子,我们有幸在这一天来问龙。

从龙头向西望去,那边大约就是雪瓦山了,高峰向翘首的企鹅,旁边的山石像一坐一站亲昵的翁媪,光影斑驳如织。像一幅天然图画展现在龙的面前,供他欣赏,我们也沾了龙的光,看到这自然的美景。

登顶所见,真乃奇观,虽曾来过,但这次又有新的体验和感受,有远观的感知后,再到近处来看,就少了“只缘身在此山中”的遗憾,有宏观上的形象,又有了细节上的观察,真正理解了龙的感人之处,造化的扣人心弦之处,不由拜倒在大自然的脚下,这条龙是震撼人心灵的真龙,天造地设,奇特无穷。保护自然也就自然成为了我们的义务和责任。

下到五里庙沟,回望嘉午台,又变得神秘莫测,神龙见首不见尾,而现在似乎都藏而不露了。只有山峰、庙宇还依稀可见。

转头东望,人头山上的人头正注视着神龙的方向,似乎要看看二月二的龙是怎么抬起头的,抬起头的巨龙会不会腾空而起,飞向远方。

(李敏孝)

 

2008310

 

嘉午台问龙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嘉午台问龙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嘉午台问龙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嘉午台问龙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嘉午台问龙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嘉午台问龙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嘉午台问龙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嘉午台问龙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嘉午台问龙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嘉午台问龙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嘉午台问龙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嘉午台问龙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嘉午台问龙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嘉午台问龙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嘉午台问龙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嘉午台问龙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嘉午台问龙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嘉午台问龙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嘉午台问龙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嘉午台问龙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嘉午台问龙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嘉午台问龙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嘉午台问龙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嘉午台问龙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嘉午台问龙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嘉午台问龙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嘉午台问龙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嘉午台问龙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嘉午台问龙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嘉午台问龙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嘉午台问龙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嘉午台问龙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嘉午台问龙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嘉午台问龙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嘉午台问龙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嘉午台问龙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嘉午台问龙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嘉午台问龙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嘉午台问龙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嘉午台问龙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