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枫林晚驿站

旅行就是从自己呆腻的地方到别人呆腻的地方去

 
 
 

日志

 
 
关于我

架起友谊的桥梁,沟通心与心。广交朋友,加深了解,增进友谊,交流情感,开阔眼界,增长见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2008-08-05 10:30:50|  分类: 山水情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李敏孝/文

赏潮

呼——哗——飒——,呼——哗——飒——,傍晚时候海边人很稀少,我来到桃花岛东边的海滩,潮水的声音听得很真切。

当黑色的潮头到来的时候,先听到的是呼呼的空气压缩的声音,等到泛起白色的浪潮时,就发出哗哗的水花撞击的声音,当潮头流入沙滩,它的劲头也就消耗殆尽,只听到一阵飒飒声。后边的潮头也在发着同样的声音,有着近似的节奏,声音却有大有小,随着潮头的变化,越来越到,节奏也越来越快,海滩上人越来越少,天色越来越暗,只能听,不能观了。

呼——哗——飒——,呼——哗——飒——,潮声不断响起,又不断消失,起于大海波涛中,失于海滩沙石间。大海蕴藏着多么巨大的力量,这力量足以浮起万吨巨轮,也足以使船翻人亡,但当它到达海滩就销声匿迹了。是“冲风之衰,不能起毛羽;强弩之末,力不能入鲁缟”;还是它自己有自知之明,只能“奔入大海作波涛”,离开了这个大环境,就不再兴风作浪,俯首称臣了,哪怕大海就在身旁。或者二者兼而有之;或者都不是,那是潮水自身的奥秘,令你百思不得其解。

呼——哗——飒——,呼——哗——飒——,早潮似乎聚集了一夜的力量,声音更大更响亮,云霞给海面染上了淡红色,方佛潮水也要在这美景中特意表现表现。海面一潮高过一潮,我观潮的位置在不断向后移动,海潮似乎还是贪心不足,要把观赏着推出自己的领地,没有一点退让的意思。似乎在日出之前,它要出尽风头,好使人们的视线不过多停留在日出上。然而再挣再抢再占,总有退潮的时候,退潮之后赶海的人们会在这里得到更多的珍宝,它的张扬也是要付出代价的。一切事物都可以任岁月将其尘封,若干年后打开它,定是一坛浓烈的生活美酒。海滩也一样。

呼——哗——飒——,呼——哗——飒——,早饭后我来到了黄石头海边,这里是一片礁石,高得刚露出水面不多,低的隐藏在浅水下,可以趟水来往于各礁石之间。潮水依然怕打着海岸,不因为乱石穿空,它就退而却步。海潮涌过来,带着贝壳,沙粒,一齐冲到礁石上,再退回到大海中去,而携带物大多都残留在了礁石上,又一道潮水迎头冲过来,新的携带物和残留的携带物,一齐在礁石上作着磨擦拉锯战,这才有了礁石的千奇百怪,让你感到了水的力量,滴水都可穿石,即使铁打的江山海水都会冲蚀掉。这股力就是锲而不舍的力,每一次的冲刷,似乎都是毫不足道,而千年万年下来,再坚硬的石头,它都会给你磨掉棱角,或者磨出新的棱角。

一任海潮起,我自屹然立。浪涛击面湿衣裤,海风拂过必自干。脚下似乎都在颤抖,其实礁石未动,自己未动,动的是海潮,却让人感到天摇地动。身上凉凉的,是海风随潮而来,是湿漉漉的空气带来的清凉。一股咸味,一股鱼腥味,一股海鲜味,不,准确地说,就是海的味道,潮头高涨,海味四散,弥漫在我们的周围,我们才有了置身大海的体验。

呼——哗——飒——,呼——哗——飒——,潮水用它千年不变的节律,改变着世界,也启示着一代代的人们,引发他们情感的波动,心灵的震撼,哲理的思辨,赐予他们无穷的智慧与无尽的力量。(李敏孝)

200884

 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

观日出

不到四点我就起来了,天还黑洞洞的,向东望去,好像有一座座青山,海水也看不见,那里好像是一片辽阔的原野。东方的天边露出一道白,周围依然很暗。渐渐的发白发亮的地方泛出了红晕,淡淡的,望上看依然是刚才的白色,天空并不发蓝,是淡黑色,星星似乎已经躲藏了起来。日照比我们西北内陆天亮的时间少说也要早一个半小时,太阳升起的时间自然也要早得多。

海水是灰白色,海面上是淡灰色,再往上是一道淡红色,由深到浅,直到灰白,上边的天空则由淡蓝渐变为深蓝。海水也渐渐染上了胭脂色,天空飘浮的云朵也着了色,远处小岛上的亭台,海面上早出的渔船,逆光看去像一幅幅剪影,海水掀起层层浪潮,一层高过一层。远远望去,像一层层不断向你推进的梯田,这就是我们刚才看到的原野。那些山样的东西,其实就是海面上的一层云雾。

看到天边一朵发红的云,女儿急着喊,太阳出来了。其实太阳还害羞的躲藏着不露面,一回在紧贴海面发灰的那道云雾中,露出了一个月牙般大小的红帽子,上面红得耀眼,太阳却显出暗红色,在灰色云雾的衬托下,才显得比较鲜艳。太阳仿佛不是匀速上升,而是在跃动,像钟表上的秒针,像动画,渐变着上升。一会变成了一个扁圆形,像一只横卧着的鸡蛋,顶部是淡红的,下边逐渐变成淡灰,融化在海面的云雾里。太阳犹抱琵琶半遮面,不肯一下子暴露在人们面前。

太阳上面的天空好像在燃烧,海面也白得发亮,有些地方还染上了淡红色,方佛把太阳溶化了一些在里面,掀起的浪潮更像白雪。太阳露出了多半个脸,羞得粉红,太阳上边的天空则变成了橙色。太阳这是好像分成了两半,上半截是淡红色,下半截是淡灰色。椭圆形的,突然间一跳跃,再不遮遮掩掩,露出了整个的脸庞,方佛把云也掀了一个豁口,变成一个又圆又白又亮的圆球,但并不耀眼,光线很柔和,很适合观赏。海水变得更白,正前方闪耀着红光,太阳周围的天空变得更红,上面的成色也更加鲜艳了。

一回太阳的中心变白,周围泛黄,旁边一篇橙色,发出了耀眼的万丈光芒,使你不敢再贪婪的直视着它,只能偷偷的看一眼。东边的天空染成了橙黄色,海水也染成了橙黄色。回头看海面,海水一例的白,白得发亮,白中又泛着金光,再看人的身上,也都染上了喜悦的红光。翻起白沫的潮头也染上了红晕,红装素裹,分外迷人。

太阳再升高,红色消失,全变成了橙黄色,天空、海面、四射的光芒,都变成了橙黄色,唯有太阳中心是白的,周围一个黄晕圈,看不清太阳的轮廓,只能看到他的大致形状。迎着太阳的海面上一道强烈的反光,直耀得你睁不开眼。

当太阳升高,光芒四射的时候,也不过五点多钟,日照的早晨已经提前到来了。(李敏孝)

 

200885

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奔赴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下) - 枫林晚 - 六然居

  评论这张
 
阅读(394)|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