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枫林晚驿站

旅行就是从自己呆腻的地方到别人呆腻的地方去

 
 
 

日志

 
 
关于我

架起友谊的桥梁,沟通心与心。广交朋友,加深了解,增进友谊,交流情感,开阔眼界,增长见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走营盘 穿义谷  

2008-10-02 14:39:56|  分类: 征程跋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营盘 穿义谷

李敏孝/文

从柞水营盘镇到翠华山,是秦岭“义谷古道”的一段。向东沿乾佑河向上走,满山的红叶一片灿烂,正前方山头似一顶官帽,它招引着我们前行,结果走错的了道,原来那是前往小峪的路。返回来从正在施工的建筑工地向左拐,沿着水泥道盘旋上山。

远远看到前面树上挂满了红丝带,近前,树前有一条瀑布,却被一石崖遮挡住,使瀑布半遮了面庞,显得神秘,而水声依然响亮。瀑布上方是一个大平台,悬崖边上长着一颗高大的五角树,叶像榆树而稀少;一丛低矮的铁匠树,树似冬青而高大。红丝带就缀满在这两棵树上,树前一个石头香炉,燃着香烛,我疑心这里原是一座古庙,问当地人,果然如此。

前面能看到的三家民居,就是花门楼,门楼早已杳无踪迹,只留下个名目令人遐想。好在政府已在道路上重新修筑一座花门楼,基座已经打好,石料堆积在一旁。我们无法还原过去的花门楼,可是可以创作一座更新的花门楼。我的想象中,大约就是一座花牌楼,或者是木制的,造型奇特,雕刻讲究,彩绘精细的;或者是因地取材,用石料雕凿而成的。而前者的可能性会更大些。

看前面的山峰,像一头熊侧首打盹。向左跨过一座青石拱桥,水泥道就走到了尽头,我们就踏上了小道,爬上一个陡坡,一条瀑布垂挂而下,飒飒作响,虽不高,却很宽,带着凉意,走热了,停下来,正好在此休息。瀑布层一棵红叶树伸过枝条,为瀑布增添色彩,旁边是遍地的黄菊花,开的一片灿烂。

沿着消息向上攀登,水声潺潺,花香扑鼻。一时走上大道,一时穿越捷径,交替而行。虽汗流浃背,却凉风习习,身上就来了精神,继续攀登。快到山顶,漫天的瓦片云,倒不像是蓝天上有白云,而是白色的天幕上勾勒了蓝色的网格,白色多而蓝色少了。小道上鸟鸣声声,寂静一片,四处不见人影,可放声一喊,或前或后即有应和。

山坡上红橙黄绿,色彩缤纷,到了凉秋时节,山坡上却是一片暖色调,好似景色和季节互补。前面的山有的像蜂窝,像癞蛤蟆的脊背,显得粗糙而灰黑;有的白得发亮,带着纵向的条纹,给人流动的感觉;更多的都带着秋日浓烈的色彩。

到路正前方有一块狮子石,从这里拐一个急弯,眼前一亮,一座丁字形小木屋坐落在道旁。向前翻过一道小山脊,下缓坡,是一片平坦的小盆地,听人说这就是耍钱场。远离人烟,避风避寒,又有天然关卡,可真是个逍遥自在的所在,这似乎是历史的遗迹,现在大约又死灰复燃。

从这再上一个缓坡,又看到管理处的丁字房,与刚才的房屋相仿佛,风格造型都无两样。眼前是一棵棵红桦树,齐腰深的苦竹林,草甸风光的特征已出现,我知道离山顶不远了。秦岭南坡,群山相互依偎,秀丽而不显巍峨,道路漫长而舒缓,不像北坡那样高峻陡峭。左侧一只石笋,右侧一堵石墙,前面一座金子山,左边一山嘴宛如一座玲珑的宝塔。山顶上小溪依然淙淙流淌,小鸟叽叽喳喳在欢迎我们的到来。

我们已经站到了终南山草甸上,草甸不平坦,不宽阔,起伏而狭长,就像牛的脊背。看一座座小山头,都面目可憎,像癞蛤蟆,像蟾蜍,像野兔。草大已枯黄发白,白云像棉絮铺满了天空。身后的山峰云雾缭绕,朦胧多变,忽隐忽现,化阳刚为柔美。右侧鹰头山雄踞,左侧石林耸立,那石林高低错落,参差不一,似神山伸出的无数根手指,如大地吐出的一大丛竹笋,又像一根根利箭,直射天空,皆植根于山岭之上,如今也换上了秋天的服装。

莫怜花半枯,红叶似火烧。

回首山为岛,白云化波涛。

小岭草甸比较宽阔平坦,而磐石遍布草丛中,如一头头巨牛躺卧其中。这里已是终南山之巅。一座小山头如猫依山而坐,右侧的山峰则粗糙如海边的礁石。

翻过小岭,景色为之一变。南坡漫山遍野的红叶,北坡却是一片金黄。漫山红遍是南方的秋色,金黄的秋景才是北国的特产。山道深谷,水流哗哗,已经从长江流域跨越到了黄河流域。从黄叶林中穿过,踏着绵软的土路,脚下的落叶飒飒作响。一会儿就踏上了石条铺就的台阶小道,我估计翠华山景区到了。

右旁一片洼地,生长着一望无际的芦苇荡,芦花还没有吐絮,看起来一片青绿。这里应该是干秋池了,果然不错,向前拐一个弯,就是干秋池村。穿过道旁的两棵古柳,望见凌霄殿前的两棵古松,庙后大山作画屏,干秋池则群山环抱,如在摇篮里。

翠华山就在脚下,脚步也不由加快了,滑草场、天池一一抛在了身后,很快就会走出大山。(李敏孝)

 

 

2008101

[原创]走营盘 穿义谷 - 枫林晚 - 六然居[原创]走营盘 穿义谷 - 枫林晚 - 六然居[原创]走营盘 穿义谷 - 枫林晚 - 六然居[原创]走营盘 穿义谷 - 枫林晚 - 六然居[原创]走营盘 穿义谷 - 枫林晚 - 六然居[原创]走营盘 穿义谷 - 枫林晚 - 六然居[原创]走营盘 穿义谷 - 枫林晚 - 六然居[原创]走营盘 穿义谷 - 枫林晚 - 六然居[原创]走营盘 穿义谷 - 枫林晚 - 六然居[原创]走营盘 穿义谷 - 枫林晚 - 六然居[原创]走营盘 穿义谷 - 枫林晚 - 六然居[原创]走营盘 穿义谷 - 枫林晚 - 六然居[原创]走营盘 穿义谷 - 枫林晚 - 六然居[原创]走营盘 穿义谷 - 枫林晚 - 六然居[原创]走营盘 穿义谷 - 枫林晚 - 六然居[原创]走营盘 穿义谷 - 枫林晚 - 六然居[原创]走营盘 穿义谷 - 枫林晚 - 六然居[原创]走营盘 穿义谷 - 枫林晚 - 六然居[原创]走营盘 穿义谷 - 枫林晚 - 六然居[原创]走营盘 穿义谷 - 枫林晚 - 六然居[原创]走营盘 穿义谷 - 枫林晚 - 六然居[原创]走营盘 穿义谷 - 枫林晚 - 六然居[原创]走营盘 穿义谷 - 枫林晚 - 六然居[原创]走营盘 穿义谷 - 枫林晚 - 六然居[原创]走营盘 穿义谷 - 枫林晚 - 六然居

  评论这张
 
阅读(486)|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