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枫林晚驿站

旅行就是从自己呆腻的地方到别人呆腻的地方去

 
 
 

日志

 
 
关于我

架起友谊的桥梁,沟通心与心。广交朋友,加深了解,增进友谊,交流情感,开阔眼界,增长见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狮子茅蓬披银妆  

2009-11-30 14:12:25|  分类: 征程跋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狮子茅蓬披银妆

枫林晚

终南佛山,茅棚多于庙。历史最悠久,影响最大,最著名,最气派者,大概当数狮子茅棚。周日早与学光、马师进大峪左转沟,上狮子茅棚。

天空白蒙蒙一片,山上一片银白,起伏的山脉,像起伏奔腾的玉龙,山坡上的树木琼枝玉叶,如春天刚吐出的嫩芽,感到毛茸茸的,树木的枝条变成了银条,粗壮的强撑着躯体,细长的枝枝低垂,松树变成了白色的尖塔,又如披上了蓑衣的长者,近处落光叶子的树木,细黑的枝丫,积压着厚厚的白雪,黑白相间,如白纸上勾勒的黑印子,枯草也裹上了一层白衣,仍瑟瑟发抖。

回望山下十里庙,白屋顶,黄土墙,白树冠,灰道路,如进入了童话世界。遥望山头,有的如白熊呆立,有的如白虎躺卧。只有山谷里的水沟是黑的,中间一道白水,两旁镶上黑边,淡淡地冒出热气,其余就是一个粉妆玉砌的世界。踩着新降的积雪,洁白、绵软而很少声响,如走在松软的沙滩上,踩在棉花上,踏在白云上。

原来以为雪后绝少有人来,然而不仅遇到了同行者,还有前行者留下的足迹。三个痴人没想到,还有比自己更痴的人。在白色的山道间盘旋,不一会就看到瀑布挂在前边的悬崖上,已经到了第一条瀑布前,瀑布变得细薄而分叉,瀑布旁的悬崖上还残留着一些斑驳的雪花,让我联想到“黑质而白彰”的话,两旁的树枝银条披拂,上边的树棵如朵朵白莲花。登上一个高坡,以前对面悬崖上的第二条瀑布,早已没了踪影,细细找寻,似曾有过流水的痕迹,是冬季枯水的原因吧,崖下积起一座冰疙瘩,像莲花宝座。

向左一转,就听到沙沙的流水声,第三条瀑布掩映在树丛中。光滑斜躺着的悬崖,落了一层薄雪,瀑布冲出一道黑色的晕迹,树木白盔白甲,守卫在旁边。向上是一段散石垒砌的台阶,台阶旁则是深水沟,台阶上是光滑的冰雪,小心翼翼的猫下身子,手抓上面的石料,脚蹬下面的台阶,爬上最艰难、最危险的一段路程,水沟被树木笼罩,一团漆黑,树木却繁枝密布,纵横交错,披挂上雪衣,白得发亮耀眼。

穿过茂密的树林,就看到第一处简易的茅棚升起袅袅的炊烟,这炊烟连起了仙界与凡间,茅棚檐前垂下一胳膊长的冰凌,门前悬挂着新书的“释迦茅棚”的牌匾。到这里少不了要到山泉旁洗洗手脸,喝口泉水,休息一会,补充能量,继续前行。听到狗吠,前边必有人烟,第二处天宝茅棚前一条恶犬,我们只好绕道上山。

仰望前方,是狮子茅棚天然的屏风,山头的松树更像一头正在起身的狮子,直起了前爪,昂首雄视前方,登上这座小狮子的脊背,看茅棚右侧的山头,也像狮子沉睡将醒,似在抖落身上的积雪。山上的松树披上雪衣,如佛子朝圣,个个虔诚。茅棚大殿上的狮子峰,却隐藏在云雾当中,若隐若现,看不清楚。回望来时路,盘旋曲折,白茫茫的和山野相连,分不清楚,隐约看到山下十里庙的房屋道路,层层梯田。

望高高的五层佛塔,每一层都似白色的玉石镶边,青色的塔身显得古朴庄严,大殿顶上也覆盖了一层积雪,高高的基座,小小的山道,都与山野的白色溶于一起,殿后树枝上的雾凇,远望如一片白云落在山间。走过去一位僧人正在打扫小道上的积雪,一打听他原来是写塔文的比丘师傅,上次遇到的女师傅迎接我们,问她的法号:圣德。一位游客用拐棍弄脏了她一大盆饮用水,用积雪融化的生活用水,她依然给他们找凳子,拿坐垫,我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慈悲为怀,仁爱之心。

塔身第二层新镶嵌上去了虚云老师傅的肖像,清瘦的面容,须发飘然,脸上布满了生活的印记和岁月的沧桑,不似别的老僧受戒的光头,很有几分个性,双目微闭,似在打坐,似在入定。这时回首望山谷,白云飘荡,云雾茫茫,山头忽隐忽现,时长时消,云头一会成山,一会作浪。

狮子茅棚之上,还有一座茅棚,顺着陡峭的小路向上爬,茅棚粗糙的石头垒起,棚顶覆盖积雪,似乎感到从石头缝隙吹进屋里的寒气,积雪透过去的冰凉,从茅棚中却传出抑扬的诵经声。转身俯视狮子茅棚,宝塔葫芦形的尖顶直指向高空,银色的塔顶和各层的塔檐,更加清晰,屋顶上铺满积雪,似乎还可以看的瓦楞的痕迹。

下到殿前,山谷里已变成了云海,香炉峰在云海里不断漂浮隐现,向下走,香炉峰离得更近了,那云雾若香炉峰燃起的香烟,在不断升腾,香炉上也积了一层雪,如戴上了一副银项圈,中间灰白色的树木大约是插上去的高香。来到山下,逆光看香炉峰,在白云缭绕的天空衬托下,香炉峰成了一个黑色的剪影,而烟雾依然缭绕在它的周围,弥漫在整个山间。(李敏孝/文)

 

 

20091129

狮子茅蓬披银妆 - 枫林晚 - 淡然居狮子茅蓬披银妆 - 枫林晚 - 淡然居狮子茅蓬披银妆 - 枫林晚 - 淡然居狮子茅蓬披银妆 - 枫林晚 - 淡然居狮子茅蓬披银妆 - 枫林晚 - 淡然居狮子茅蓬披银妆 - 枫林晚 - 淡然居狮子茅蓬披银妆 - 枫林晚 - 淡然居狮子茅蓬披银妆 - 枫林晚 - 淡然居狮子茅蓬披银妆 - 枫林晚 - 淡然居狮子茅蓬披银妆 - 枫林晚 - 淡然居狮子茅蓬披银妆 - 枫林晚 - 淡然居狮子茅蓬披银妆 - 枫林晚 - 淡然居狮子茅蓬披银妆 - 枫林晚 - 淡然居狮子茅蓬披银妆 - 枫林晚 - 淡然居狮子茅蓬披银妆 - 枫林晚 - 淡然居狮子茅蓬披银妆 - 枫林晚 - 淡然居狮子茅蓬披银妆 - 枫林晚 - 淡然居狮子茅蓬披银妆 - 枫林晚 - 淡然居狮子茅蓬披银妆 - 枫林晚 - 淡然居狮子茅蓬披银妆 - 枫林晚 - 淡然居狮子茅蓬披银妆 - 枫林晚 - 淡然居狮子茅蓬披银妆 - 枫林晚 - 淡然居狮子茅蓬披银妆 - 枫林晚 - 淡然居狮子茅蓬披银妆 - 枫林晚 - 淡然居狮子茅蓬披银妆 - 枫林晚 - 淡然居狮子茅蓬披银妆 - 枫林晚 - 淡然居狮子茅蓬披银妆 - 枫林晚 - 淡然居狮子茅蓬披银妆 - 枫林晚 - 淡然居狮子茅蓬披银妆 - 枫林晚 - 淡然居狮子茅蓬披银妆 - 枫林晚 - 淡然居狮子茅蓬披银妆 - 枫林晚 - 淡然居狮子茅蓬披银妆 - 枫林晚 - 淡然居狮子茅蓬披银妆 - 枫林晚 - 淡然居狮子茅蓬披银妆 - 枫林晚 - 淡然居狮子茅蓬披银妆 - 枫林晚 - 淡然居狮子茅蓬披银妆 - 枫林晚 - 淡然居狮子茅蓬披银妆 - 枫林晚 - 淡然居狮子茅蓬披银妆 - 枫林晚 - 淡然居狮子茅蓬披银妆 - 枫林晚 - 淡然居狮子茅蓬披银妆 - 枫林晚 - 淡然居狮子茅蓬披银妆 - 枫林晚 - 淡然居狮子茅蓬披银妆 - 枫林晚 - 淡然居狮子茅蓬披银妆 - 枫林晚 - 淡然居 

  评论这张
 
阅读(604)|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