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枫林晚驿站

旅行就是从自己呆腻的地方到别人呆腻的地方去

 
 
 

日志

 
 
关于我

架起友谊的桥梁,沟通心与心。广交朋友,加深了解,增进友谊,交流情感,开阔眼界,增长见识。

网易考拉推荐

攀登流峪飞峡  

2010-01-31 21:25:19|  分类: 征程跋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攀登流峪飞峡

李敏孝

车入流峪,景色与他山迥异。山头石林密布,挨着,挤着,如排列布阵的兵马俑,如列队朝圣千万佛子,崖壁上的石头,一层层,一块块,如人工堆砌的长城,修筑的护坡。虽时值冬日,色彩单一,然而线条明晰,形状奇异,别有情味。

当层岩、石林渐渐消失,两岸壁立千仞,石崖高耸,红旗在风中招展时,我们已经来到了飞峡景区。名为“飞峡”,其实无“峡”,瀑布从天垂落,叫做“飞瀑”其实更确切些。流峪狭长,中间只容一条盘山公路,看瀑布只能看到最下边的一级,冰瀑紧贴石崖,像一只白鹅,背对着我们,伸长了脖子,向天鸣叫。悬崖参差,没有登山的路,景区在悬崖上安上了铁梯,过铁桥,爬铁梯,盘旋而上,大约登上三四层楼的高度,就来到了第一级瀑布顶端。

第二级瀑布,变得很薄,还夹杂有道道铁锈红的颜色,形状也很一般,少变化,而悬崖却如刀削一般,坡度将近90°,爬铁梯时,上边人的脚就在下边人的头上,双手攀住上层横着的钢筋,两只脚轮换着,登住下层横着的钢筋,小心翼翼的慢慢向上挪动。好在隔一段就有一个停歇的地方,可供一个人休息,观赏侧面的瀑布,以及瀑下的游人。此处取名叫“游仙”瀑布。

上个周还相连成柱的瀑布,已经融化成了两截,下大上小,上层如一个白色的屋檐,檐前悬挂着一个巨大的冰凌,又如檐前倒挂着的一大捆麦穗,又像明晃晃的锥子尖,不贴崖壁,悬在空中,如很多细丝相连,似连非连,似断非断,有随时掉下来的感觉,但却依然如故。下边的底座像用透明的玉石雕凿的一尊菩萨坐像,晶莹剔透,熠熠生辉。

道路从旁边绕过去,水滴落在枯草树枝上,结成羚羊,野猪,企鹅模样,千姿百态,成群成帮,很有趣味。绕上来一片翠竹点染,打破了冬日单调的色彩。往下看刚才站立的神龙潭冰面上已经挤满了人,站的,坐的,躺的,摆出各种姿势,拍照逗乐,他们是休闲一派的,不准备爬山,所以要在这尽情的玩,尽兴的乐。可惜的是水潭有了人工雕凿的痕迹,少了了几分天然的美。

这一段悬崖更陡峭,几乎是直立的,为了安全,景区在铁梯外还焊接了一圈防护网,形成可供一人钻过的铁笼子,还在外面罩上了一层防晒网,以遮挡视线,以免游人恐高发晕。

最上层是一个更宽的大冰瀑,不像天然的山崖,倒更像一个人工修筑的拦河大坝,水从溢洪道流下来,挂在大坝上,宽阔而震撼,有些地方已经融化,露出石崖来,看起来不像整幅的布,更像是千条万道的丝晾晒在那里,洁白无瑕,一尘不染。上了通天梯,我们就到了悬崖的顶端。

到了瀑布顶,原来这四级瀑布实为一个整体,垂挂一次,停歇一次,留下一个垂直的动态,也留下一个平面的静态,动静结合,刚柔相济,有张有弛,在形态上多了变幻,给人留下多姿多彩的美感。似乎也各我们带来某种人生的启示。

悬崖上是一大片开阔地,枯草遍野,高过人头,道路平缓。不久就到了我们今天的大本营——六间房。房前一只狮虎兽蹲在那里,院中没有人迹,我们要向上穿越,所以没有停歇。顺着右边的路上山。隔着荒草茎,又见三间房,此处属九间房乡,这数字挺奇特,应了“三六九,往上走”的民谚。

走过开阔地,登上山脊,上面的老树盘根错节,构成各种奇异的造型,有的如猴子,有的如天鹅。道路陡峭,时有冰雪,最怕的是暗冰,上面一层尘土、落叶,踩上去依然其滑无比,得时时提防。上到山顶,环望四周,树木掩映,朦胧可见。在跨一道沟,就来到制高点,一块有半个羽毛球场大的石头上,四周无遮拦,是一处绝佳的观景台。望西面的山峰,个个如猴子躺卧,形态各异,山崖上草木水痕,晕迹斑驳,似淡色水墨画。山下沟壑相连,道路如线,流域对岸山上的房屋道路都,尽收眼底历历在目。

从此向左下山,无平坦歇脚的地方,直下至大本营。六间房前,篝火未息,青烟袅袅,休闲的人早已吃过了午饭,领队橡皮招呼我们穿越的人接着来吃。

下山时不再攀铁梯,向左翻一道小山梁。走到小庙前,这里又是一个观景的绝佳处,石林、层岩又现眼前。下山路上也有一处冰瀑,不过半躺在地上,和前边的不可相比。

站在半山腰侧望,两岸悬崖高耸,山崖上如石窟千佛洞,峡谷高而窄,曲而长,加在山谷中间的公路如一条青灰色的飘带。我们乘坐的大旅行车,如一节火车车厢停泊在那里。

 

 

201021日上午补记

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流峪飞峡观冰瀑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

 

  评论这张
 
阅读(966)|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