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枫林晚驿站

旅行就是从自己呆腻的地方到别人呆腻的地方去

 
 
 

日志

 
 
关于我

架起友谊的桥梁,沟通心与心。广交朋友,加深了解,增进友谊,交流情感,开阔眼界,增长见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登土匪山寨随想  

2010-11-08 06:48:22|  分类: 征程跋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登土匪山寨随想

枫林晚

朝阳沟里土匪寨,石楼高筑守龙脉。

寨主几回痛失手,寨城依旧耸高台。

豪杰无计成末路,今人凭吊更伤怀。

只要一时堪称雄,何须终极论成败。

——七言古诗一首

周日随乐翻天户外去土匪山寨,从秦岭南坡腹地皇冠镇下高速,转向朝阳沟。沟内虽一片暖阳,爬山时却荫翳蔽天,我们从南坡上山,道路平缓,盘旋而上,游人一字排开,像蜿蜒的长蛇阵。踩着飒飒的落叶,松软的泥土,本日正值立冬,正是满山红叶时,来时秦岭北坡上已是万山红遍,到这里只在地上看到飘落的红叶,树上却很少见,后来才听说满山红叶早被第一场雪打落了。稀疏的叶片大都为橙黄色,迎着阳光望去,似乎都晶莹透亮,如水彩画,似一只只栖歇在枝头的金色蝴蝶。古木参天,大都粗壮的环抱不住。竹叶青青,横过路面,竹林清脆依旧。有大片的竹林护卫,山寨也该是脱俗之地了。

半山上松树渐多,路上落一层松针,道路也变得干燥瓷实。山梁变得狭窄,过一个深凹,下去并不难走,爬上对岸就显得很危险,好在两旁早已装上了铁链子,手扶铁链,小心翼翼地踏着石头台阶攀登,两旁是光滑的石崖,没有树木,很少野草。第二道陡坡山势更险,台阶是在山石上凿出来的,只能容下脚掌,脚跟还在空中,向前从一个石头豁口拐过去,刚容一人过,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向前手抓住道旁的树木,下一个陡坡,我们已经站在了山寨中。

山寨坐南向北,刚才下来的路,是他们的后路,正门面向北方。整个山寨依着山势,修筑成一个不规则的长方形院落。寨墙就地取材,用石料构筑,宽约一米,环绕三面,东墙依着悬崖长度最短,西墙面临深谷修得最长,北墙下修有石门,与普通家用门大小同,门两侧是一尺见方的石柱,上有石梁,门道上用石板筑成,随为石楼与寨墙有机结合,楼顶上的寨墙,和两侧的连接一体,成为防御工事。大石料明显有雕凿的痕迹,小石料全是天然的巧妙拼凑,没有用白灰泥浆,却稳如泰山,寨墙上绝没有能攀爬的地方。这样的建筑也非一朝一夕所为,无能工巧匠也难以胜任此举。

也许是山寨中本有高人,自己动手建造,也许压来了本地有名的石匠为其修筑,不管是哪种情况,你都不得不对这样的工程赞叹,前边城楼上只需一人瞭望,后边山路上只需一人守关,寨主就可以高枕无忧了。站在石门外,不要说要人来打,你就是有十八般武艺,也施展不出来,只能是望关兴叹。后山上要来人,可能还没回过神来,早已身首异处。

城楼上,城墙上压满了人,似乎都要体验一把当山大王的感觉,烟雾升腾,飘起了饭菜的香味。当初山大王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也不过如此吧。可能会更高雅,不像这样埋锅造饭打冲锋,或许还有管弦助兴,压寨夫人劝酒,弟兄们猜拳行令,或是打家劫舍后的分赃,或是每逢佳节的聚餐,山寨了就迎来了了盛大的节日狂欢。

这石门虽小,可当年好汉们一个个就是从这里走下山去,或替天行道,打富济贫,或坑害百姓,残害乡里。金银绸缎,大肉美酒,也是从这里运回来的,供他们吃喝拉撒,享受山林,那压寨夫人也是从这石门里抬进去的,生老病死,也是从这石门里抬出去的。我也站在当年闲人不敢踏入的三尺禁地的大门口,石门失去了当年的威严,游人也丝毫没有了胆怯惧怕,就像老虎被打死了,我们来到老虎洞来看究竟,凑热闹。

他们原来住在哪里呢?院子里早已长起了高大的树木,顺着缓坡向南,寨墙尽头,还有一块石砌的建筑,本想过去看个究竟,可前面向阳的小平台上,铺满了防潮垫,躺了一群女人,就没好意思过去,后来听人说,那里就是一个房子,或许是山大王的住所,里面就曾藏过压寨夫人,小亭台上的女人们,也想过把瘾,体验一下做压寨夫人的感觉。

出石门,从北坡下山,回头看看山寨隐藏在树木背后的轮廓,显得阴森而神秘。山路更加阴暗,不过没有了关隘,只是坡度大了些,但比上山的路程少了许多,竹林依然青翠,树木已然参天。蓝天白云做背景,山脉像一个睡美人,盖着色彩斑斓的被子,而这里曾经是一个豪杰聚集的处所,大约很少有宁静的日子。山脚下那几所民房里的人们,大约不会受到什么骚扰,因为兔子不吃窝边草,况且他们也不是什么富人。或许他们本是此地的山民,就是从这里被逼上梁山的。

 

 

2010117

【原创】上土匪山寨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上土匪山寨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上土匪山寨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上土匪山寨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上土匪山寨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上土匪山寨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上土匪山寨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上土匪山寨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上土匪山寨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上土匪山寨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上土匪山寨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上土匪山寨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上土匪山寨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上土匪山寨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上土匪山寨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上土匪山寨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上土匪山寨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上土匪山寨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上土匪山寨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上土匪山寨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上土匪山寨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上土匪山寨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上土匪山寨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上土匪山寨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上土匪山寨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上土匪山寨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上土匪山寨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上土匪山寨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上土匪山寨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上土匪山寨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上土匪山寨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上土匪山寨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上土匪山寨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上土匪山寨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上土匪山寨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上土匪山寨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上土匪山寨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上土匪山寨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上土匪山寨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上土匪山寨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上土匪山寨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上土匪山寨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上土匪山寨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上土匪山寨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上土匪山寨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上土匪山寨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评论这张
 
阅读(307)|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