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枫林晚驿站

旅行就是从自己呆腻的地方到别人呆腻的地方去

 
 
 

日志

 
 
关于我

架起友谊的桥梁,沟通心与心。广交朋友,加深了解,增进友谊,交流情感,开阔眼界,增长见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雨中登冰晶顶未遂  

2010-05-16 22:31:33|  分类: 征程跋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雨中登冰晶顶未遂

李敏孝

看到“冰晶顶”这名字,就让人心动不已,那该是一个怎样的所在,周日虽然阴云密布,天气预报为小雨,还是抱着侥幸和玩不够户外去登山。

从西汉高速进涝峪至朱雀,两岸雾锁青山,朦胧一片,有时山露出原形,白云出岫,云雾蒸腾,如做饭升腾起的炊烟,如水开揭盖飘起的蒸汽,那是仙人生活的空间,给人许多遐想,向往。今天我们也将登到那个高度,与仙人有一个近距离的接触和交往。

车行至静阳居木牌楼旁,徒步从营盘沟沿溪上行,流水的声音忽大忽小,忽高忽低,随地形而变,唰唰唰——呼呼呼——,交替出现,交叉出现,夹杂在一起,有急流,有浅滩,有瀑布,有悬泉,有的宽而低,瀑布薄,白而亮,可以透过瀑面看到背后石壁上的青苔;有的窄而高,瀑布厚实,从上垂下,如多层布一齐垂落,旁边的绿树青草作为陪衬。石头大而多,均见棱见角,棱角突起,绝无浑圆。崖壁也无壁立的,如乱石堆砌,石棱如刃,常有扑出的,像飞檐翘壁。巨石乱卧处,道旁不见了水的踪影,只听到水的声响,如老牛吼叫,如滚雷轰鸣。道旁忘记了季节的金黄色棣棠花正在怒放,给人带来一丝柔美。

走过乱石滩,雨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开始还不在意,一会就淋湿了头发,打湿了衣衫,大家纷纷拿出雨具,山道上就形成一绺缤纷的色彩,各种雨衣都披挂在身,脚下是泥泞,走一步滑半步,好在周围是苦竹林,中间一条小道,泥水顺坡流,登山杖拄下去,就陷进泥里很深,抓住一把细竹,向上挪一步,再换手抓另一把,在向上挪一步,速度大为减缓。雨衣上的水顺着裤脚流到鞋里,脚踏去鞋子里水直往外冒,道旁的红桦树,层层的皮开裂,如翻开的一页页书册,记录着他经历过的风霜雨雪。

好不容易登上了垭口,茂密的原始松林,参天耸立,雨中也毫不动摇,粗壮的树身要三四个人才能合抱住,树根如盘龙紧紧地趴在地表上,我想当初也应是深埋地下的,多年的雨水冲刷,才使他显露于地表,而又需继续生长,长得更长,扎得更深,生得更牢固,就形成了盘龙布满地面的奇观。山顶上的杜鹃花悄悄地开放,迎着雨,带着露,开在树梢,那是开给苍天看的,给仙人赏的,给勇于攀登的游人观的,知难而退的人,躲避风雨的人,畏缩不前的人,无福消受。

天放亮了,雨渐渐停了,竹林越来越密,道路越来越窄,小路随山头巨石盘绕,在竹林里盘旋,人埋头在竹林中钻来钻去,竹叶上的水珠又抖落在人身上,冰凉刺骨。走出密林,竹子变得稀疏,草棵渐渐出现。山顶的奇石散布,有的如鱼头横伸,有的如猫头鹰端坐。

雨又大了,朦胧中看到山顶山一个平顶的建筑,有人说那是山上的一座小木屋,今天就成了山头唯一一个可以遮风挡雨的地方,走近看,木屋快要散架,遮不了风,也挡不了雨,当然总比在风雨中要强一点。木屋里围了五六个,外面还有十来个,我们五十多个人,今天上来的只有17个。虽然满身湿透,浑身是泥,看到“高山草甸”四个鲜红的大字,我们就觉得心满意足,绝无不快之感。

看木屋上的文字, 由此登冰晶顶还需一个半小时,云雾弥漫,美景难见,道路泥泞,石海难跨。由于刚才上山费时,时间也不允许,大家也都打消了登顶的念头,留一份遗憾给未来,留一丝牵挂给自己,从朱雀森林公园下。

雨更大了,天空一片迷蒙,只看到近处的风景,山头只露出一鳞半爪,有抱住山头的石人,有参拜佛祖的大圣,有盘腿打坐的法师,也有缥缈在云海的仙山,草木与岩石共同组成的天然画图。

下到半山,水流巨增,水声渐大,瀑布增多,哗——哗——哗——的声音回响在山谷,以花溪素练最为著名。瀑布呈连续的S状扭曲飘逸,是水的舞蹈与高歌,长有百米,两旁青苔绿树掩映,中间白纱源源不绝。旁边更少不了野花的点缀,紫色的絮状花,粉红色的朵状花,闪着晶莹的露珠,散发着诱人的清香。

 

 

2010516

【原创】雨中登冰晶顶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雨中登冰晶顶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雨中登冰晶顶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雨中登冰晶顶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雨中登冰晶顶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雨中登冰晶顶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雨中登冰晶顶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雨中登冰晶顶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雨中登冰晶顶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雨中登冰晶顶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雨中登冰晶顶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雨中登冰晶顶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雨中登冰晶顶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雨中登冰晶顶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雨中登冰晶顶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雨中登冰晶顶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雨中登冰晶顶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雨中登冰晶顶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雨中登冰晶顶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雨中登冰晶顶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雨中登冰晶顶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雨中登冰晶顶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雨中登冰晶顶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雨中登冰晶顶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雨中登冰晶顶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雨中登冰晶顶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雨中登冰晶顶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雨中登冰晶顶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雨中登冰晶顶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雨中登冰晶顶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雨中登冰晶顶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雨中登冰晶顶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雨中登冰晶顶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雨中登冰晶顶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雨中登冰晶顶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雨中登冰晶顶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雨中登冰晶顶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雨中登冰晶顶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雨中登冰晶顶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雨中登冰晶顶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雨中登冰晶顶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雨中登冰晶顶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雨中登冰晶顶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雨中登冰晶顶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雨中登冰晶顶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雨中登冰晶顶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雨中登冰晶顶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雨中登冰晶顶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雨中登冰晶顶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雨中登冰晶顶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雨中登冰晶顶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原创】雨中登冰晶顶 - 枫林晚 - 枫林驿站

  评论这张
 
阅读(748)|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