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枫林晚驿站

旅行就是从自己呆腻的地方到别人呆腻的地方去

 
 
 

日志

 
 
关于我

架起友谊的桥梁,沟通心与心。广交朋友,加深了解,增进友谊,交流情感,开阔眼界,增长见识。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原创】无路穿越显风流  

2011-05-28 22:45:13|  分类: 征程跋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路穿越显风流

——从小花崖到石公岔

枫林晚

周六随玩不够户外到太平峪,从小花崖到石公岔穿越。这本来是上周的线路,因天雨推迟了。今日天依然阴沉沉的,大家的兴致却很高,有近百人参加了。

过西寺沟约一里许至小花崖,从农家的院落穿过,从草丛中踏过,从树荫下钻过,从河沟两岸向上爬行,道路荫翳,潮湿,松软像踩在地毯上,树木稠密,笼罩了四周,看不到远处,不见蓝天,不见道路,看不见瀑布,只有时隐时现的溪流,山谷两岸却是连片绿色的瀑布,那绿瀑布直从山顶垂挂到谷底。

偶然间也可以看到前人留下的遗迹,一块小平台,几堵石砌的墙壁,似乎曾是人类的栖息之所,顿生几分亲近感。更多的是灿烂夏花,黄色的夏菊,紫色的四叶槿,白色的毛黄栌,一臂多长的紫穗花,都竞相开放,红色的珍珠的豆也毫不示弱,一爪爪直伸出叶面,似美丽的青春展现。蝉声四起,水流阵阵,水声与蝉声组成美妙的交响。

道路消失了,坡度增大了,一会在河谷两岸攀爬,一会在干河床上跳上跳下,周围茂密的小树渐渐被高大的树木替代,近正午时分,来到第一个垭口,所谓雪岭子。在岭上休息一会,等候后边的人。

然后继续穿行,先下后上,下坡有路还好走,上坡就难上加难了,看不见道路,坡度又大,脚下泥泞打滑,失足跌跤是常事,也没有什么景致,即使有也顾不上看,不敢看,因为连自身都顾不过来了。总算爬上了第二道岭,岭上只有一条小道宽,又陡峭不平,连个落脚休息的地方都难找,我算上来得早,就在道旁找个大树依傍,上来迟的,真难找立足之地了。蝉声顿歇,山鸟犹鸣,大约夏蝉也嫌这里太高太险,止步不前了。

山谷尽绿,难见裸露的岩石,若偶然看到,那必是奇石,山间有石像河马打盹,似野象曝背。山岭上透过树的缝隙望去,对面的山头似一座山寨,有处像房屋,有处似龙头。登上极顶看对面,如海上的仙山,有的如朝拜的佛子,有的如佛祖危坐,有的如背着柴草的樵夫,有的如狂犬号天。枯木新枝,恰如镂空的雕塑,宛若富有生命的太湖石,有人叹息是做木雕、制盆景的极佳原料,可惜无法运下山去。

不仅东西运下去难,即是空人下去也不易。虽是下坡,却是速降,不迈腿自然下滑,一迈腿更显头重脚轻,直觉得头的速度大于脚的速度。

这道沟与前沟景色迥异,树木稀少,草地变多,视野开阔;山石依然奇特,有的如猿人狩猎,有的如鱼儿颠飙,有的如方形的屋子,有的如将士威武的艺术群雕;花儿依然灿烂,淡红色的野蔷薇开得正盛,洁白的花朵如锦绣堆积,灿然若笑,红色的絮状花,又如一把把火炬高举在空中,摇摇钱树上绿色的钱串子有半人多长,万条丝绦垂下,似银钱的展览,一树富贵遍野吉祥。石上布满青苔,苍翠欲滴, 半山腰涌出水流,哗哗作响。山鸟婉转的歌唱,蝉声重新响起,但明显没有上山时响亮了,蝉似乎也叫累了,得悠着点。

坡势渐缓,前面露出两三农舍,石砌的堤坝,虽已人去庐空,却给人以回归人间的安慰,这里大概是黄窝或黑石窝,距离谷底应该不远了。虽然道路已然蜿蜒崎岖,但坡度明显减缓,也有路小路的痕迹可寻,不再是瞎摸索了。一片斜躺的石坡,溪水冲刷其上,飒飒作响,如凉风吹过,虽没有瀑布的壮观,只看到潮湿的一片, 但两岸绿树青草衬托,中间有青苔点缀,却也别具风味。

下至石公岔,就踏上了情侣溪宽阔平坦的大道了。我是第一批到大集合地点的,刚到车旁,雨点就落了下来,没有下到山下的人,路就更不好走了。我乘第一辆车返回,到家已是晚上十点。

以下是领队石头的感言,可见穿越的情形:

都说是很简单的穿越,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拔高1200米,也不是什么正经路,完全是野驴硬趟出来的,谁走了谁知道。建议以后不再安排此线! 昨天我把大伙忽悠了,又遇到了下雨,叫大伙受罪了,俺在此道歉。

 

 

2011529

【】小花崖-黑石窝-石公岔 - 枫林晚 - 枫林小木屋

 

【】小花崖-黑石窝-石公岔 - 枫林晚 - 枫林小木屋

 

【】小花崖-黑石窝-石公岔 - 枫林晚 - 枫林小木屋

 

【】小花崖-黑石窝-石公岔 - 枫林晚 - 枫林小木屋

 

【】小花崖-黑石窝-石公岔 - 枫林晚 - 枫林小木屋

 

【】小花崖-黑石窝-石公岔 - 枫林晚 - 枫林小木屋

 

【】小花崖-黑石窝-石公岔 - 枫林晚 - 枫林小木屋

 

【】小花崖-黑石窝-石公岔 - 枫林晚 - 枫林小木屋

 

【】小花崖-黑石窝-石公岔 - 枫林晚 - 枫林小木屋

 

【】小花崖-黑石窝-石公岔 - 枫林晚 - 枫林小木屋

 

【】小花崖-黑石窝-石公岔 - 枫林晚 - 枫林小木屋

 

【】小花崖-黑石窝-石公岔 - 枫林晚 - 枫林小木屋

 

【】小花崖-黑石窝-石公岔 - 枫林晚 - 枫林小木屋

 

【】小花崖-黑石窝-石公岔 - 枫林晚 - 枫林小木屋

 

【】小花崖-黑石窝-石公岔 - 枫林晚 - 枫林小木屋

 

【】小花崖-黑石窝-石公岔 - 枫林晚 - 枫林小木屋

 

【】小花崖-黑石窝-石公岔 - 枫林晚 - 枫林小木屋

 

【】小花崖-黑石窝-石公岔 - 枫林晚 - 枫林小木屋

 

【】小花崖-黑石窝-石公岔 - 枫林晚 - 枫林小木屋

 

【】小花崖-黑石窝-石公岔 - 枫林晚 - 枫林小木屋

 

【】小花崖-黑石窝-石公岔 - 枫林晚 - 枫林小木屋

 

【】小花崖-黑石窝-石公岔 - 枫林晚 - 枫林小木屋

 

【】小花崖-黑石窝-石公岔 - 枫林晚 - 枫林小木屋

 

【】小花崖-黑石窝-石公岔 - 枫林晚 - 枫林小木屋

 

【】小花崖-黑石窝-石公岔 - 枫林晚 - 枫林小木屋

 

【】小花崖-黑石窝-石公岔 - 枫林晚 - 枫林小木屋

 

【】小花崖-黑石窝-石公岔 - 枫林晚 - 枫林小木屋

 

【】小花崖-黑石窝-石公岔 - 枫林晚 - 枫林小木屋

 

【】小花崖-黑石窝-石公岔 - 枫林晚 - 枫林小木屋

 

【】小花崖-黑石窝-石公岔 - 枫林晚 - 枫林小木屋

 

【】小花崖-黑石窝-石公岔 - 枫林晚 - 枫林小木屋

 

【】小花崖-黑石窝-石公岔 - 枫林晚 - 枫林小木屋

 

【】小花崖-黑石窝-石公岔 - 枫林晚 - 枫林小木屋

 

【】小花崖-黑石窝-石公岔 - 枫林晚 - 枫林小木屋

 

【】小花崖-黑石窝-石公岔 - 枫林晚 - 枫林小木屋

 

【】小花崖-黑石窝-石公岔 - 枫林晚 - 枫林小木屋

 

【】小花崖-黑石窝-石公岔 - 枫林晚 - 枫林小木屋

 

【】小花崖-黑石窝-石公岔 - 枫林晚 - 枫林小木屋

 

【】小花崖-黑石窝-石公岔 - 枫林晚 - 枫林小木屋

 

【】小花崖-黑石窝-石公岔 - 枫林晚 - 枫林小木屋

 

【】小花崖-黑石窝-石公岔 - 枫林晚 - 枫林小木屋

 

【】小花崖-黑石窝-石公岔 - 枫林晚 - 枫林小木屋

 

【】小花崖-黑石窝-石公岔 - 枫林晚 - 枫林小木屋

 

【】小花崖-黑石窝-石公岔 - 枫林晚 - 枫林小木屋

 

【】小花崖-黑石窝-石公岔 - 枫林晚 - 枫林小木屋

      

 

【】小花崖-黑石窝-石公岔 - 枫林晚 - 枫林小木屋

  

  评论这张
 
阅读(318)|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