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枫林晚驿站

旅行就是从自己呆腻的地方到别人呆腻的地方去

 
 
 

日志

 
 
关于我

架起友谊的桥梁,沟通心与心。广交朋友,加深了解,增进友谊,交流情感,开阔眼界,增长见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才下眉头 却上心头  

2012-01-14 19:30:14|  分类: 学海泛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才下眉头  却上心头

——李清照词中的愁情及抒情艺术

李敏孝/旧文 

 

【原创】才下眉头 却上心头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内容提要

李清照词中多处写到“愁”,这种“愁”实是一种“爱”,是“爱”在特殊境遇下的折光,是欲爱而不得所产生的一种沉重的失落感,是爱输出后而得不到回报时的一种个性心理体验。爱自然、爱丈夫、爱家乡,自爱自恋,转而伤春、怀人、思乡,自我感伤。对任何事情的期望值都过高,因而引出了诸多愁情。

抒情主人公由一个荡秋千的少女,到堂上赌书泼茶的少妇;再由思远的幽妇,到穷困孀居的寡妇。这人生的“三部曲”,是对“一个严肃、完整,有一定长度的行为的模仿”。反映了历史的必然要求和这个要求的实际上不可能实现之间的悲剧性冲突”。

李清照少女时代多写“无我之境”,婚后则写“无我之境”,寡居后更使“物皆着我之色彩”。其词“别是一家”,人称“易安体”。她的词以委婉为主要风格,以含蓄为基本笔法,靠景物、形象传情,以家常语生致,不求尽诗所能言,能达诗所不能至之妙。

打开李清照的《漱玉集》,其中近一半词中都有一个感情色彩非常浓烈的字——“愁”。即使在一些没有点到“愁”字的词中,仍然可以看出作者的愁绪来。同时还有一些和“愁”字有同样表达效果的词,如“酒”字,“借酒浇愁愁更愁”,而李词中这个愁上加愁的“酒”字,也出现了十多次。加上“断肠”“泪”等词语,那就更多了。不管是少女时代,从夫之后,还是孀居之时,这种愁情总是笼罩在她的心头。真可谓“春愁难解,秋思不绝”。

李清照何以有这么多的“愁”?这当然和作者所处的社会环境有关,更与抒情女主人公的性格有关。她在闺中“柔肠一寸愁千缕”,孀居后,更为“泠泠清清,凄凄惨惨戚戚”。试想,如此的人,如此的遭际,其情其诗,自然多“愁”了。

在黑暗的封建社会,即使男子的自我价值也难以实现,何况妇女的身上还套着无形的枷锁。但李清照却偏偏是一个与命运抗争到底的人,她的愁多,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了。

李词中“愁”的真谛,实是一种“爱”。对人对物都怀有过深的感情,愁情皆因爱而生,是爱在特殊境遇下的折射,是心灵之爱难以在生活中对象化的苦闷与惶恐,是欲爱而不得所产生的一种沉重的失落感,是寻求自我、认同自我时的一种迷惘与困惑,是爱的付出而得不到回报时的一种个性心理体验。

这种哀愁实在是一种爱之愁。爱以愁的形式表现,爱欲显得炽热、真诚。爱,成了一个找不到归宿的存在,一个没有答案的寻找,表现了一个对爱的执着追求者的形象。探索人生意义得不到解答的苦恼,其结果势必引起悲愁。

李词中的愁,具有一定的代表性。虽不能说是“人人心中有”,但却是“个个笔下无”。前人说,人人眼前共有之景,心中共有之情,一经说出便妙。李词中就有这种“妙”劲,体现了李清照高超的抒情艺术。

愁——爱的折光

封建社会是一个男权社会,妇女未嫁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自然,配夫就成了人生中的头等大事。随着嫁人,其地位、心态都有一个巨大的变化。和丈夫离异,自然又是一个巨变。基于以上原因,我们拟从李清照少女、从夫、孀居三个阶段探讨其词中的愁情。

【原创】才下眉头 却上心头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李清照生于济南,长于中州汴梁,聪明灵敏,笃学善诗,父母视为掌上明珠。虽为小姐,实为“女公子”。“中州盛日,闺门多瑕”,李清照在这片无忧无虑的天地生活着。然而生活在那个家庭,那个时代的才女,除了悠闲,更多孤寂。随着年龄的增长,她的“自我”觉醒了。暮春常引起深闺少女李清照的感伤。“雨疏风骤”的恼人天气,使抒情主人公不得不借酒浇愁,然而伤感烦闷又“无计可消除”。从“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的叹惋中,可以想见这种感伤来自她对春光的留恋和惜别,也是对自己青春将逝的烦闷与苦恼。

《浣溪沙》就集中的抒发了这种愁:

淡荡春光寒食天,玉炉沉水袅残烟,梦回山枕隐花钿。

海燕未来人斗草,江梅已过柳生绵。黄昏疏雨湿秋千。

少女在闺中感到无可名状的寂寞,已届“缥梅”年纪,如柳棉辞枝,不知飞向何处,秋千已湿不能再荡,年华渐逝,又怎能常驻?少女惜春恋春,自惜自恋,感到无可奈何的悲哀。

我们从词的愁情中,看出了抒情主人公爱的追求。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定终身的时代,她追求着一种半自由的爱情婚姻;在理学风盛的宋代,没有受到理性的污染,保持着自己本真的存在,这实在是难能可贵的。还是在秋千没被打湿之前,她“蹴罢秋千”,看到了一个少年书生的到来,羞怯心促使她疾走,而对爱情的大胆追求又使她“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这意味着自我人格对文明人格的战胜和凯旋。《古今诗余醉》上说“‘和羞走’下如画”。若说是画,则是连续的组画,一组才子佳人追慕图。像电影特写镜头一样,拍下这精彩的一幕。这位和她青梅竹马的人也如痴如醉,“昼寝”“梦咏”,“后李翁以女妻之”。。这种半是父母之命,半自主的姻缘,在那个时代已是很不易了。抒情女主人公对此的担心、忧愁,也就不难理解了。正因为她追求着一种高格调的爱情,因而其担忧,也就比一般的闺阁女子要多得多,对“柳棉”的着落自然要比别的女子更关心得多。若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听凭命运的摆布,自然不会有这多的忧愁。这种爱情来的越不易,也就显得执着的追求更珍贵。抒情主人公的自我价值,也才得以实现。

正是由于从发现自我,到寻求自我的实现,对自己青春价值的发现、肯定、认同,而要求挣脱周身的束缚,才导致了她伤春的情感。

【原创】才下眉头 却上心头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李清照十八岁时嫁给赵明诚。夫妻情投意合,他们烹茗角胜,饮酒赋诗,校勘书史,展玩碑文,撰写珍本秘籍,鉴赏书画彝鼎。对于这种富于诗意的生活,李清照在《金石录后序》中说,他们是“自谓葛天氏之民也”,“甘心老是乡矣”。然而别离并没有放过他们,爱得愈深,离别也就愈痛苦。

如果说少女时代的李清照还能把“愁”字藏于字里行间,那么,少妇时期她则欲藏而不能,把“愁”露于字面了。多情的主人公怎样想,就怎样写,把一个深深思念丈夫,多愁善感的少妇形象和盘托出,令人感到形象逼真,如在目前。正是“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不管是在心头还是在眉头,其“愁”的本质是不变的。而这种隐藏于内心的“愁”,则更深沉。婚后由于种种原因,他们夫妇曾有过几次小别,这如投石击水,在她的感情深处激起一些涟漪,使她激动难平。

“寂寞深闺,柔肠一寸愁千缕”,“凝眸深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在词中作者说得很明确是“愁”而不是“思”。“愁,忧也。”这种滋味也就不但是离别之苦,更有一层深意。

女子处于从属地位,对丈夫具有依赖性,在精神无处寄托时,便不能不靠惜春悲秋,离愁别恨来抒发自己内心的由于和苦痛,便不能不把自己精神的空虚与寂寞诉诸笔端。李清照作为广大妇女的代言人,把这种闲愁深怨深刻而又巧妙地表现了出来。

李清照无子无女,把自己全部的情感都倾注在丈夫身上。而“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丈夫又曾几度出仕,虽二人情投意合,但无形的“夫权”却始终造成一种心理压力,使她既承担过思夫的痛苦,又遭受到蓄妾的威胁。这大概就是李词中“愁”除了“思”之外的另一半内涵。

“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这揪心的离愁和缠身的别绪,排遣不了,挣脱不掉。闺中的妻子比异地的丈夫更瘦。而这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正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难怪丈夫写了十五首词,陆德夫都以为不如,只称赞这三句。除了写作技巧的高下外,只这“愁”中的内涵就比丈夫多了一倍。在那个男权社会中,她常常以“准男人”的标准来进行自我关照,时时想着站起身来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文如其人”,在诗文上,“不徒俯视巾帼,直欲压倒须眉”11的李清照,在为人上也不甘示弱,对自己的悲惨境遇,有过反思,但初衷难改。对高格调爱情的执着追求,对自由幸福的强烈渴望,使作者产生了悲剧心理。

她写离别的愁越浓,正说明她对丈夫的爱越深。表现了当时妇女们对应当具有的正常的爱情生活的追求,和这种爱的追求得不到满足的现实。过于理想化的爱情,势必是悲剧性的。他们的爱情已超越了父母之命的婚姻原则,和夫荣妻贵的价值观念,体现着一种对情的“形而上”的追求。她不以丈夫荣任为之喜,反而为之悲;她不以乡居为之愁,反而成了她值得回忆的美好瞬间,十几年她都以为太短。在人生态度和价值观念上,她以牺牲环境和别人为代价,来获得自我的认同,而丝毫不愿以牺牲自己的感情为代价,来换取对环境的认同,对别人的依附。和丈夫“赌书泼茶”“踏雪觅诗”,“明诚每苦之”。12在她的心灵中很少传统积淀,引起悲愁也是很自然的。

词人年轻时虽也有过忧愁,但少女时是闲逸之愁,少妇时是生离之愁,愁中还有指望,愁中往往参合着甜蜜的回忆和对未来的向往。而孀居以后,则是死别之愁,永恒之愁,无望之愁;而且个人的遭遇之仇和国家的败亡之愁交织在一起,缠绕在一起。也难怪抒情主人公担心:“只恐双溪蚱蜢舟载不动许多愁。”13在《永遇乐》词中,强烈地反映出忧患余生的寂寞心情,流露出对故国的眷恋不忘。用今昔不同的情景构成鲜明的对照。“中州盛日,闺门多暇”,反证出南渡暮年,闺门少暇。归来堂中的赌书泼茶,建康城上的戴笠寻诗,恐怕早被琐碎的家务劳动替代了。

【原创】才下眉头 却上心头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常言说“祸不单行”。随着金人的南侵,李清照遭受了国破、家亡、夫死的惨痛,这许许多多的连续打击,使她感情上更凄楚悲凉。离乡背井之苦,国破家亡之恨,无依无靠之悲,一齐压在坐者的心头。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14她好像失掉了什么,竭力寻找精神上的寄托和安慰。但什么也找不到,人、物全非,毁的毁,忘的忘。一个人索寞寡居,形影相吊,悒郁少欢。国家江河日下,自己沦落天涯,遭遇的一切怎能不使她心境悲凉呢。一种由愁惨而凄厉的氛围已笼罩全篇,使读者不禁为之屏息凝神。“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一个封建社会里老年无靠的寡妇,那种没完没了,难以言传的愁情,饱经忧患和离乱生活的哀愁,欲言又止,妙在语焉不详,并未说明在一个“愁”字之外更有什么心情,正是言有尽而意无穷,意有尽而情无限。

抒情主人公精神寻找的失落,引起对人生的反思,对理想的追求,而追求的不可能实现,又注定其性格悲剧。寻找自我的迷惘,积淀着沉重的内涵。另外,南宋的病态社会必然导致其命运悲剧,因而引起作者对历史的回眸,对现实的关照,描绘现实社会,对封建腐朽统治给予批判。有人把这首《声声慢》称为李清照的绝命词,虽未必尽然,却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愁——悲的表现

李清照为我们塑造了一位悲剧抒情女主人公的形象,个性鲜明,栩栩如生。真实自然,毫无矫揉造作之感,是李清照塑造自我形象的鲜明特色。她虽多次写“愁”,但并非无病呻吟,而是一个封建社会好强女子的内心独白。悲,是对社会生活深层次的关照。

鲁迅说过:“悲剧将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我们的抒情主人公,把自己的青春、爱情、自己的心灵,以及自己“本质力量对象化”的东西——书画、金石等,全部被毁灭了。

抒情主人公由一个荡秋千的少女,到堂上赌书泼茶的少妇,再由思远的幽妇,到穷困孀居的寡妇,这一生活经历催人泪下。这是抒情主人公对“一个严肃、完整、有一定长度的行为的模仿”。15反映了“历史的必然要求,和这个要求的实际上不能实现之间的悲剧性冲突。”16想夫妻相伴却偏天各一方,想家庭美满却剩下孑然一身,想国家统一却看到家乡沦陷。愁情正是抒情主人公对这种悲剧的表述。对理想、对美好爱情生活的强烈追求,和当时的社会现实形成反差,不知足,对自己的人生角色不认可。这种悲剧心理的产生与作者坚毅刚健,逞强好胜,扬才露己的性格有着密切的关系。集中地表现在她见难而进,务求胜人,对美好理想强烈追求的个性上。当然这英雄主义有一定的消极因素,但是,不管怎么说,它总优于一般女子的自暴自弃,无所作为的思想与性格。“知足常乐”,那么不知足则常悲,李清照的性格悲剧正在于此。少女时代她本可以无忧无虑,任凭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给自己来定终身;婚后也不必忧心忡忡,可把夫妻离合等闲视之;孀居以后更不必为国家之事劳心费神,索性和别人一样,“直把杭州作汴州”。然而她都不能,那么形成她的悲剧就很自然了。

“中国的文人,对于人生,向来就多没有正视的勇气……万事闭眼睛,聊以自欺,而且欺人”,“这闭着的眼睛便看见一切圆满”。而我们的抒情主人公却偏不闭着眼睛,她“取下假面,真诚地,深入地,大胆地看取人生并且写出他的血和肉17她在极度悲愁时,常发出不和谐旋律。

她的人生追求全部落空了,心灵受熬煎,精神受压抑,然而我们的抒情主人公并不仅仅是一个失败者。她一生的追求过程,更显示了她人生价值的崇高。即使她自己也不以成败论英雄,甚至常歌颂像项羽一样失败了的悲剧英雄。其中体现了作者的悲剧观;我们也应持同样的态度看待我们的主人公。作者惨淡的晚景,能震撼人们的心灵,在怜悯恐惧和心灵震荡中促使人们深思,引起人们对真理的探索和对真理的追求。发人深思而有激励斗志,两方面交织,形成悲剧神秘的特殊效果。不单是压抑的因素,同时也有一种振奋因素。

李清照婚后“三十四年间,忧患得失何其多也》然有有必有无,有聚必有散,乃理之常。”18这是作者痛定思痛的反思,显得更加深沉,上升为理性。从中可以看到作者明确的忧患意识,即悲剧意识;也表现了作者精神上的自我超越。这种话从一个饱经忧患的人口中说出,显得更沉重,悲剧意义也更深刻。

愁——情的抒发

李清照是为数不多的用理论指导创作的词人中的一位。她提出了“别是一家”的主张,有意识地向着一定的目标努力。要求严格划定诗词的界限,保持词“尊体”的传统风格。这种严分诗词畛域的主张,势必在一定程度上对她的创作形成限制。但从另一个角度看,这种局限又正好形成其别具一格的特色:词较少社会功利性,从中可看出生活的气息,所述之情更切近“自我”,词不只是“载道”的工具,而有了文学的主体地位。“在诗里他们好像总要显得正经一点才像样,而在词里却不妨放肆一点,随便一点。这样,他们在词里所抒发的思想感情,有时却显得坦率一点,也真挚一点。”19把李清照的诗词对照来看,诗中多壮,词中多悲;诗中的豪气虽可敬,词中的真情更可亲。这种词学主张的实现,把读者和作者心灵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作者以自己典范性的创作实践,来丰富和发展自己的词学理论。

在少女时代作者多写“无我之境”,凭直觉去观察外物,触景生情,物我得到了某种默契。作者的思想感情和现实景物达到了形神的统一,绝少主观色彩。“江梅已过柳生绵,黄昏疏雨湿秋千”。少女的感春是因春景而引起的。“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简直是生活经验的逻辑推理。若说少女时多写“无我之境”,那么少妇时则多写“有我之境”:《醉花阴》把“愁”附加给了“薄雾”“浓云”“金兽”,使景物披上了感情的外衣。

寡居以后,随着“愁”的不可掩饰,也就更多地写“有我之境”。使“物皆着我之色彩”20,而且愈到后来,给景物附加的情感愈浓。景物成了抒情主人公感情的对象化。作者把“风雨”附加给了“元宵佳节,融合天气”,使“黄花”“梧桐”“细雨”都笼罩在一层“愁”幕之中。使人感到,不仅人在愁,连物也在愁,天也在愁,地也在愁,简直愁满宇宙了。

李清照词以柔婉为主要风格,以含蓄为基本笔法,靠景物形象传情,以家常语生致,不求尽诗所能言,能达诗所不能至之妙。

首先,善用柔婉的风格和含蓄的笔法。

作者常常不把意思和盘托出,只是把读者沉浸在艺术之宫里,让他们在意境和形象中咀嚼内涵的情思,既得其真,又品其味。常给人以言尽而意不尽,意尽而情无限之感。“只见眼前景,口头语”,却有“弦外音,味外味”,能够“使人神远”。21“不着一字,尽得风流”。22《如梦令》就是这样的代表作品,黄了翁称道说:“一问极有情,答以依旧,答得极澹,跌出‘知否’二句来,而‘绿肥红瘦’,无限凄婉,却又妙在含蓄,短幅中藏无数曲折,自是圣于词者。”23

其次,靠景物形象传情。意境是作者的思想感情和现实景物形神的统一。

作者常把抽象的哀愁和幽怨,变成了具体可感的形象。“只恐双溪蚱蜢舟,载不动许多愁。”把无形的愁,搬上了船,使读者立刻感到这种深沉的哀愁有多大的力量。《一剪梅》表现了化难懂为易解的抒情手法和创造形象的才能。“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简单地几笔勾勒,一位忧郁的抒情主人公形象跃然纸上,一种无法排遣的相思之愁,使读者受到感染,心领神会。“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两句,化情思为画面,勾勒出了一幅有诗情画意的才女思夫图。

作者常通过景物的衬托、气氛的渲染,使主人公的感情,得到充分地显示。把感情寓于景物之中,“冷冷清清”的氛围,“乍暖还寒”的气候,“旧时相识”的飞雁,“堆积满地”的黄花,“点点滴滴”的细雨,无不融汇着词人那家破人亡后的凄惨心境。真是“一切景语皆情语”。24

作者不只是从正面衬托,还从反面进行衬托。清代王夫子说:“以乐景写哀,以哀景写乐,一倍增其哀乐。”25作者是深得此中三昧的。《声声慢》词,用秋菊盛开,繁花压枝的乐景,衬托自己面容枯槁,肌体耗减,心境悲凉的哀情,因而更显出她的悲苦和不幸。相反相成的配置,冷热相配,因互激而生出张力。《永遇乐》上篇,以落日时的美景,反衬作者悲凉的心绪,下篇,用蒙太奇手法使今昔不同的情境,构成鲜明的对照,强烈地反衬出忧患余生的寂寞心情。乐景与哀情,乐景与哀景,昔日盛装、乐景,与今日憔悴、哀景,他人乐情与自己哀情,都构成了明显的对照,突出地表达了自己哀怨愁苦之情,达到一种高度的艺术境界。

另外,以家常语生致。工致而自然是其语言特色。

语言清丽,浅显流畅,明白如话,有意识地提炼、运用口语入词,创造了具有独特语言风格的“易安体”,为词的口语化开辟了新的道路,使词能够健康的发展。前人在这方面作过充分肯定:“李易安‘被冷香消新梦觉,不许愁人不起’,‘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皆用浅俗之语,发清新之思,词意并工,闺情绝调。”26“后叠之‘于今憔悴,风鬟雾鬓,怕见夜间出去’,皆以寻常语度入音律,炼句精巧则易,平淡之调者难。”27语言“以俗为雅”,从人民群众中吸收活生生的语言,不断汲取语言的源泉,使词的语言清新、通俗、流畅。

以上我们探讨了李清照词中的愁情,这仅仅是她词中的一个方面。除了愁,作者也有欢快的情调,如《如梦令·常忆溪亭日暮》;除了婉约,她也有豪放的一面,如《渔家傲·天接云涛连晓雾》。李词的题材并不狭窄,形式也是多样的。当然她总的风格仍以婉约为主。正是由于她的风格不同于别人,才能在词坛独树一帜,存在的价值和意义才更大;正是由于她所述之情不同于别人,才更具典型性和代表性,从而在词学史上占据了一席显著的位置。

1992年春

                                                                

李清照《永遇乐》。

李清照《点绛唇》。

伊世珍《琅嬛记》。

李清照《一剪梅》。

李清照《凤凰台上忆吹箫》。

许慎《说文解字》。

李清照《醉花阴》。

11李调元《雨村词话》。

12周辉《清波杂志》。

13李清照《武陵春》。

14李清照《声声慢》。

15亚里士多德《诗学》。

16恩格斯《致斐·拉萨尔》。

17鲁迅《论睁着眼看》。

18李清照《金石录后序》。

19游国恩等《中国文学史》。

2024王国维《人间词话》。

21沈德潜《说诗碎语》。

22司空《诗品·含蓄》。

23黄苏《蓼园词选》。

25王夫之《姜斋诗话》。

26邹祗谟《远志斋词衷》。

27张端义《贵耳集》。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