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枫林晚驿站

旅行就是从自己呆腻的地方到别人呆腻的地方去

 
 
 

日志

 
 
关于我

架起友谊的桥梁,沟通心与心。广交朋友,加深了解,增进友谊,交流情感,开阔眼界,增长见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老宅赏雨  

2012-03-09 10:18:33|  分类: 故土亲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宅赏雨

李敏孝

我家的老宅,坐落在村子中央,是一座百年老屋,两进两院。前院是门房和东西小厢房,向后是过厅,早在战火中焚毁,家人用没有烧尽的材料,在西侧建了两间小厢房,东侧则空了起来,形成一个大院子,因处于老宅的中腰部位,家人称其为腰院子。过厅的檐墙及房门,依然残存在那里。后院是东西大厢房,最后边是两层木楼结构的上房,建在高高的基座上,大人也要踩着垫脚石才能踏上去,对小孩则犹如一座高山。我小时候大部分时间就是在这高底座的上房里,跟着奶奶长大的,而台阶对我来说就是一座悬崖。等我渐渐长大,才可以从这里爬下去。

在这里晴天晒太阳,雨天观雨景,月夜赏明月。记忆最深的当是赏雨,通常是在夏季,春天的牛毛细雨引不起孩子们的注意,连绵的秋雨又令人厌烦。

一阵狂风,几声滚雷,像一道号令吓得孩子们直往家里钻。站在上房的明间,气还没有喘匀,又是一阵令人失魂落魄的响雷,电光就在屋檐上。唰唰唰的雨点就打在屋瓦上,随后檐前就嘀嘀哒哒滴下雨珠,白亮亮的,一颗颗闪闪发光。雷声似乎跑远了,电光也似乎不见了,而雨却越下越大。

刚才还是闪亮的银珠,眼前形成闪动的珠帘,而转眼之间,珠子连成了线,珠帘变成了闪亮的线帘。上房因为高,雨柱滴在地上的声音就特别响亮,啪啪啪的像放连珠炮。雨柱打在青砖地面上又被反弹,就形成一个个立体的银色箭头。

前面厢房的高度只有上房的一半,雨柱却没有分别,只是滴在地上的声音不及罢了。四道雨帘就构成了一个银光闪闪的帷幔,似乎就是一顶晶莹透明大花轿,常常诱惑我钻进去,淋了个落汤鸡再跑回来。在四周的雨幔映衬下,院子中心自然的雨雾似乎就不存在,看不见了,误把那里当成了一块无雨的天空。等淋过一次才回过神来,却为时已晚,浑身早已湿透,雨水顺着裤脚流淌,学乖了,站在那里继续看。这时雨常常停下来,如同剧场休息。

这种来的急,去得快,透明发亮的大雨,我们叫做白雨。常常要持续三场,转眼间说来就来了。刚刚远去的雷声又发了威,重新在头顶上做法,这时大人总吓唬小孩回到里屋关上门窗,以免老天爷抓去了鼻子。而小孩往往刚进到里屋又冲了出来。

风早已停息,雨柱如初,那个闪亮的银色帷幔又挂了起来。雨柱啪啪啪的击打着地面,一股冲动又来,我早已脱掉了鞋子,光着脚,穿着潮湿的衣裤又冲进大花轿里,仰面朝天,张大嘴巴,好似品味难得的甘霖,好似与老天对话,好似冲洗污浊的头脑,耳畔只有飒飒声一片,摸一把眼前的雨水,再回到原来的位置。常被大人追着,擦干身上的雨水,换上件干衣服,这算痛快的洗了个淋浴。

这时熄灭了刚才的冲动,乖乖的站在上房明间,雨幕如初,下水道里水流不及,院子里早已变成了湖泊,妈妈常用脸盘承接雨水洗衣服,盆子有时就变成了小船,在湖泊里飘荡,等水承接多了,就自然搁浅。

下雨中有时刮东风,有时刮西风,伯父家住东厢房,我家住西厢房,东西厢房的廊檐、墙裙,就是一湿一干,堂姐常和我斗嘴,不是说我家的廊檐墙裙别淋湿了,就是说他家的廊檐给大雨洗净了,我总是懊恼不已,等我渐渐明白了自然的辩证法,也就搬出来那座老宅,不几年老宅也在改建中被拆掉了。

那雨幕、那雨声、那争吵,只有在梦中才可以遇到,成了弥足珍贵的回忆。

 

2012382030

【原创】老宅赏雨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老宅赏雨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老宅赏雨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