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枫林晚驿站

旅行就是从自己呆腻的地方到别人呆腻的地方去

 
 
 

日志

 
 
关于我

架起友谊的桥梁,沟通心与心。广交朋友,加深了解,增进友谊,交流情感,开阔眼界,增长见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走进甘南藏区(下)  

2012-08-11 15:45:23|  分类: 山水情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进甘南藏区

李敏孝/图文

黄龙观五彩

 

6日早饭后前往人间瑶池——黄龙,途中翻越海拔4007米的高山遥望雪宝顶。

到了黄龙,为了照顾妻子,选择乘坐缆车上山。缆车的索道远离景区,先要乘汽车到达站点,然后上行。这真是一个很好的举措,既不破坏景点,又使人能轻松上山,比起一些不顾景点保护,胡乱修筑的索道,黄龙索道应是成功的范例。虽然增加了步行路线的长度,但有人毫无怨言。

登上观景台,山谷间云海苍茫,一无所见,如来到了浩渺的仙界。顺着木栈道向前,钙华的山坡呈现在眼前,浓雾也渐渐减淡了,山坡呈现出黑的灰的黄的色调,流水冲刷期间,两旁是茂密浓绿的树木,急流却带不起半点泥沙。钙华的山坡就如同鸡蛋皮,虽然脆弱,但不有意破坏,它就能保护好里面的瓤。

水流平缓处,透过流水,可以看到钙华的不同色调,而从空跌下的水流则显示出洁白的色调,与别处的瀑布无异。野花星星点点,红的白的,点缀着钙华池,一有空隙青苔就来填补位置。

钙华池呈各种不规则图形,有的如团扇,有的如树叶,有的呈矩形,有的呈椭圆形,中间水的深度能刚刚没过脚踝,池子底部坦荡如砥,池子四周,都有一圈塄坎遮挡,我总觉得这不是天然形成的,而是人工遗留的痕迹。或许在若干世纪之前,这里就是一片稻田,这塄坎就是老农打出的田埂,浅浅的池子就是栽培水稻的地方,这形状雨山区的稻田没有什么两样。

颜色则是多变的,水本无色,钙华池的色彩染出了水的不同色彩,橙黄绿青蓝,五色俱备,以冷色调为主,大约与天气的因素有关,万绿丛中一点红,建筑顶上的一面红旗,女士打的一把大红伞,裹的一件红披肩,马上就会增色不少,点染出自然的美丽。竖直的塄坎都呈浅黄色,池中呈现深浅不一的蓝绿色,整个五彩池就是一个巨大的调色板,是老天爷作画时用的,他用的该是如椽大笔,以大地为纸,随意挥洒泼墨,描绘出无数壮丽的蓝图,五彩池则是他用之不竭的颜料。

从最精华的景点往下走,几公里长的河床,都呈现出金黄的颜色,似乎有泥沙泛起,但撩起水来,清澈无比。巨大的水流哗哗作响,滚滚而下,大有“黄河之水天上来”的感觉,河道蜿蜒曲折,像一条黄色的巨龙,这也就是“黄龙”地名的由来。

下至半山腰,争艳池、明镜池,风光都不让五彩池,虽然面积没有五彩池那么大,却更秀气,游人也没有五彩池旁多,显得更清幽。你才可以细心地观赏树木、山峰、天光的倒影。

来至洗身洞前,和弥勒佛一起洗去身上的污垢,洗去心灵的龌龊。大瀑布哗哗流淌,人的脊髓似乎也受到了冲刷。

 

2012811日午补记

 

【原创】走进甘南藏区(下)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走进甘南藏区(下)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走进甘南藏区(下)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走进甘南藏区(下)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走进甘南藏区(下)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走进甘南藏区(下)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走进甘南藏区(下)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走进甘南藏区(下)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走进甘南藏区(下)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走进甘南藏区(下)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走进甘南藏区(下)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走进甘南藏区(下)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走进甘南藏区(下)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走进甘南藏区(下)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走进甘南藏区(下)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走进甘南藏区(下)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走进甘南藏区(下)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九寨沟览胜

 

早就听到《神奇的九寨》这首悠扬的歌曲,给人以神往的感觉。7日起个大早,从沟口前往人间仙境、童话世界――九寨沟。

景区大门口“九寨沟”三个歪歪扭扭的大字,实在不敢恭维,不知是哪位达官贵人或有名无实的名人胡乱勾画,来欺世盗名 。景区里人挤人,人看人,摩肩接踵。来到这里似乎都变得浮躁、野蛮、不通人性。美丽的景致也因过多的游人难以欣赏,美好的心境也被杂乱的氛围打破了。

九寨沟整体呈“丫”字形,我们先走最远的,也被人认为最美的一处,即右侧,直上到原始森林,然后向回返,一一浏览。对这些景点我概括为:原始森林不原始,天鹅湖里无天鹅,箭竹海中少箭竹,熊猫海中无熊猫,珍珠海里无珍珠,老虎海里无老虎,火花海里无火花。但并非一无是处,还是有很多美景可以观赏的。

远看沟的尽头,白而发亮的山峰隐藏在飘渺的云雾中,山峰带棱带角,如刀似剑,显得神秘莫测,实际上应是地震造成的垮塌地貌。原始森林里的树木参天蔽日,可惜都不是原始的,而是人工培育的,没有了那种自然之趣,当然生态环境还是很好的。

天鹅海里绿色的水藻在水中飘荡摇曳,浅滩上低矮的高山芦苇像水稻一般,湖里呈现出淡蓝深绿的不同水色,云雾散尽,蓝天倒影在湖水里,像一幅深蓝色的幕布铺在了海底,白云也在海里漂浮,上下天光,我们这时会上下颠倒,脑子直犯迷糊。只是少了水鸟,更不要说天鹅了。

箭竹海里可看的,不是箭竹而是瀑布。整体看是一大片白色的水幕,细看则是五六股水流和在一起,扑面而来,为了防淋湿衣衫,人们多撑起了伞,水沫还是往身上飘洒,跌落下来并不停歇,又顺着山坡滚滚而下,翻着白色的浪花,泛着白沫,咆哮怒吼。等流向了海子,则静的出奇,没有了波浪,没有了声响。

海子里没有分界,却显出不同的色调,深绿、浅绿、深蓝、淡蓝、鹅黄,当微风吹过,水面泛起涟漪,浪花闪烁如朵朵白梅,色彩则变得朦胧。湖水的里面若是一个狭窄的沟道,就会在湖的中央倒映出一道蓝天,旁边依然是碧绿、淡蓝、鹅黄,那道天空则像一条天路,铺就在我们眼前。

珍珠滩瀑布,非常宽阔,虽然前面是一个小广场,然而除非你用广角镜头,否则无法拍到全景,人要观看也必须转换视角来回观看。宽大的瀑布被山崖撕成大小宽窄不同的许多绺,水花溅起形成一颗颗水珠,在阳光下熠熠闪耀,如颗颗明珠。

珍珠滩的动衬托出镜海的静。碧绿蔚蓝的海水,荡起微波,一道深一道浅,一道白一道蓝,在微风中镜子的特点表现的不充分,却给人一种幽深的感觉。

我们在转向左侧,乘车直达长海,这是九寨沟最高的地方,长海以狭长为特点,水色深绿,泛着鳞波,没有多少特点。神奇的是它近旁的五彩池,色彩格外浓,仿佛谁刚把原料倒进了水中,正在慢慢融化、散开,一个池子里却有不同的浓淡、深浅,绿青蓝各色最为明显。虽比不上黄龙的五彩池,但它没有分界,一池中现出多种颜色,浓度也很高,却是黄龙的五彩池无法相比的。

两沟交叉处的诺日朗瀑布,是我们观赏的重点。来到瀑布前感受到的是轰鸣的巨响,是飘洒的雨雾,是人声鼎沸的喧闹,给人一种强烈的震撼。真要观赏瀑布,必须远离瀑布,套用苏东坡的一句话,不识瀑布真面目,只因身在瀑布前。话虽这样说,但没有近距离的感受是远远不够的,就像在电视上看专题片,在画报上看照片,虽然真切却少了那种原汁原味。

走上台阶,穿过马路,登到高处的观景台,这时瀑布就看的很清楚,没有了近前的迷雾,没有了嘈杂的轰鸣,没有了拥挤的人群,只有几个真正懂得欣赏的人,站在了这个高台上,静心的观赏,仔细的聆听,慢慢的品味。但瀑布太宽太大,还是无法把它尽收眼底,只好变换角度,欣赏瀑布的一个个部分,在心里把它合成为一个整体。摄像机可以左右旋转镜头一一拍摄不同角度的支流,表现盛大的场面。瀑布前是一片茂密的树林,在绿树的掩映下,看一道道白色的水幕飞流直下,距离、遮挡更增添了它的美感。

出沟的主干道旁也有几个海子,但都比不上深处的几个美丽迷人。除了犀牛海的清淡,老虎海的蔚蓝,火花海的淡绿,就连瀑布也失去了深处那种威力和浩大。还值得一提的是,芦苇海里多芦苇,盆景滩上尽盆景。说是芦苇,却矮如水稻,细如蒿草;那盆景的神韵,赛过了人工的培育,真是美在自然。

这里的九个山寨大都集中在沟口的主干道上,树正寨是最大的一个山寨,古老的磨坊依然坐落在河道里,只是水轮早已不转,磨盘躺在了一旁。土著居民顺应了经济社会的发展需要,山寨里早成了旅游纪念品的销售一条街。

回想一路所见,深刻感受到,九寨沟的美在于水,水的美在于海与瀑。海的美在于静柔、秀气和色彩;瀑的美在于灵动、气势和威力。再美的景,若游人过多,美景有就被缭乱的心境打破了。人应是景物的点缀,景却不能是人的衬托。从人缝里去找寻景物,那不是观景,而是看人,若要看人,大可不必花钱劳神,费心费力来景区。

若要观景寻幽处,劝君莫来九寨沟。

假使痴心来此地,早春淡季最宜君。

 

 

2012811日补记


【原创】走进甘南藏区(下)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走进甘南藏区(下)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走进甘南藏区(下)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走进甘南藏区(下)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走进甘南藏区(下)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走进甘南藏区(下)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走进甘南藏区(下)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走进甘南藏区(下)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走进甘南藏区(下)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走进甘南藏区(下)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走进甘南藏区(下)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走进甘南藏区(下)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走进甘南藏区(下)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走进甘南藏区(下)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走进甘南藏区(下)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走进甘南藏区(下)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走进甘南藏区(下)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走进甘南藏区(下)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走进甘南藏区(下)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走进甘南藏区(下)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走进甘南藏区(下)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走进甘南藏区(下)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走进甘南藏区(下)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走进甘南藏区(下)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走进甘南藏区(下)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走进甘南藏区(下)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走进甘南藏区(下)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评论这张
 
阅读(303)|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