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枫林晚驿站

旅行就是从自己呆腻的地方到别人呆腻的地方去

 
 
 

日志

 
 
关于我

架起友谊的桥梁,沟通心与心。广交朋友,加深了解,增进友谊,交流情感,开阔眼界,增长见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琥珀与美酒  

2012-10-20 21:34:30|  分类: 学海泛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琥珀与美酒

李敏孝/

琥珀,波斯语kahrpba的音译,本指古代松柏树脂的化石。它是有机宝石,也是世界上最重质的宝石。形状多种多样,表面常保留着当初树脂流动时产生的纹路,内部经常可见气泡及古老昆虫或植物碎屑。淡黄色、褐色、或红褐色的固体,质脆,燃烧时有香气,摩擦时生电。红者叫琥珀,黄而透明的叫蜡珀。琥珀与酒本是互不相干的两回事,可诗人们,常把它们混在一起,不可分割,然而二者绝不是一回事。如

曾为老茯神,本是寒松液。

蚊蚋落其中,千年犹可觌。

——韦应物《咏琥珀》

诗里如实记述了这种化石的的生成变化过程,千年前的蚊蚋今天还可看到的奇妙现象。这是琥珀的原始意义。又如

岁久松肪成琥珀,夜深丹气出芙蓉。

——贡师泰《赠天台李炼师》

琥珀装腰佩,龙香入领巾。

——苏轼《南歌子·楚守周豫出舞鬟因作之》

以上都运用的是琥珀的本意。而在诗文中,更多的则用的是比喻义,如

且留琥珀枕,或有梦来时。

——李白《白头吟》

琥珀是小巧玲珑的,不会用来做枕头,所以这里的琥珀枕,是指像琥珀一般清凉、细腻、光滑、透亮、色彩优美的枕头,可能是玉石做的,也可能是石膏做的,但都具有琥珀的质地、色彩、外观、手感等。

井底玉冰洞地明,琥珀辘轳青丝索。

——常建《古意》

清澈的井水,黄褐色的木质辘轳,青黑色的绳索,不仅写出了辘轳的色彩美,还暗示出了价值高,不是普通的木料,是坚硬的,光滑的,甚至是半透明的。

桃胶迎夏香琥珀,自课越佣能种瓜

——李贺南园十三首

诗中写夏初桃树上流出的树胶像琥珀一样香,从色泽、气味、生成的过程都有相似性,自然也会联想到和琥珀一样美,和琥珀一样有价值。

光绚列岑浮紫翠,琉璃倒蘸成琥珀。

——盛烈《湖天晚霞》

这里写满天霞光,呈现出琥珀色的光芒,写出色彩之美,我们也会联想到,云彩的半透明状态,晚霞的璀璨夺目。

琥珀在运用比喻义时,犹以比喻美酒为最常见。如

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

——李白《客中作》

琥珀,在此处只从色泽上形容美酒的晶莹可爱。兰陵的美酒散发出醇浓的郁金香味,用晶莹的玉碗盛来,闪烁着琥珀般的光彩。诗人面对美酒,愉悦兴奋之情自可想见。带有一种使人迷恋的感情色彩。因琥珀的生成周期长,价值高,所以以琥珀喻酒,其中自然不乏含有陈年老酒,价值连城的意思。

琥珀酒兮胡饭。君不御兮日将晚。

——王维《登楼歌》

这里的琥珀说的是琥珀色的美酒。对着如此美酒,酒不醉人人自醉了。

荔枝新熟鸡冠色,烧酒初开琥珀香。

——白居易《荔枝楼对酒》

琥珀淡淡的清香与烧酒浓烈的气息绝对不是一回事,这里有了酒的借代作用,其中就含有了色彩的暗示,年代久远的暗示,价值高的暗示。

春酒杯浓琥珀薄,冰浆碗碧玛瑙寒。

——杜甫《郑驸马宅宴洞中》

说明琥珀做的酒杯薄而透明,可以看出所盛酒的度数。

琉璃锺,琥珀浓,小槽酒滴真珠红。

——李贺《将进酒》

琥珀浓”“真珠红借喻酒色,也就是说的酒,对渲染宴席上欢乐沉醉气氛效果极强。

轮蹄日日行乐同,琥珀潋滟琉璃钟。

——刘过《红酒歌呈京西漕刘郎中立义》

琥珀色的酒斟满琉璃做的酒杯,其中富有许多热烈的暖色调,红酒歌中表达对刘郎中的敬意。

莫许杯深琥珀浓,未成沈醉意先融,疏钟己应晚来风。

——李清照《浣溪沙》

深闺寂寂,故欲以酒浇愁。而杯深酒腻,未醉即先已意蚀魂消。这里指酒色红似琥珀,而作者却不许它呈现这种色彩,以暖色调写悲凉情,构成反衬效果。

绿鬓年少金钗客,缥粉壶中沉琥珀。

——李贺《残丝曲》

写出一对情人相望,举酒不饮,思绪万千。

尊酒且倾浓琥珀,泪痕更著薄胭脂。

——赵令《侯鲭录》

何如小槽滴沥琥珀浓,浇胸顿使金空。

——康《拟将进酒》

这里的琥珀,均指的是美酒,但这只是肤浅的认识,有待于我们作进一步分析探讨。

从以上例子见,琥珀的用法有二,其一是本义,其二是比喻义,在比喻义中以比喻美酒为最常见。因为琥珀与酒具有某些相似点,如柔美的色泽,储藏的时间长,价值高等,则常常用“琥珀”替换了想要说的“酒”,又因为带有更多的暗示性,令人联想,启人思索,故能表达得更加生动鲜明,把琥珀的美感带给了酒。

酒原本并非都是琥珀色的,特别是烧酒,即白酒,是无色的液体,而在诗人的笔下,都有了色彩,这与酒器本身是似乎分不开的,用“琥珀”写“酒”的诗句里,酒器大多是玉石碗、琉璃杯、玻璃盏等透明或半透明的,就其本身都有一种色彩,这种色彩投射到酒中,酒就染上了容器的色泽。即使这样,酒的色泽也与琥珀的色泽有着一定的差距,但这是自然的色差,透过诗人的眼睛,特别是心胸,色彩就不同于自然的了,融进了更多人文的色彩。金樽里视乎没有这种颜色,所以李白就直呼“金樽美酒斗十千”了。其实,即使白酒,即使盛在金樽里,在文人的心中,也不可避免地染上了个性色彩,诗中表现出的色彩,岂不是诗人心灵色彩的折射吗。

酒是用来解忧的、浇愁的、抵挡寒冷的。“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曹操《短歌行》)“借酒浇愁愁更愁。”(李白《宣州谢脁楼饯别校书叔云》)“三杯两盏淡酒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李清照《声声慢》)起码也是抒发淡淡伤感的,“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王维《渭城曲》)总摆不脱悲凉的心境。

同样是喝酒,也有消遣的时候,也有浅酌低吟的时候,也有无忧无虑的时候,也有欢快的时候,这时候如果再用“酒”来说事,是否有点大煞风景。诗人就选用了一个更优雅、更富有感情色彩的词替代了它,叫做“琥珀”,用这种固体的物质来替代,极容易引起误会,但为了表情达意的准确性,为了展示恬静的心态,为了渲染心灵的色彩,诗人们不厌其烦的选用了琥珀这个意像,来表现自己的情感,带有了一种喜庆温馨的成分。“非关病酒,不是悲秋。”(李清照《凤凰台上忆吹箫》)而是一种悠闲的状态,陶醉的状态,混混沌沌的状态,所以才会色彩不分,固体液体不分,香的辣的不分。饮酒到达优雅的境界,必须换一个词来表达,“琥珀”就应运而生了。

说“酒”是冰冷的液体,换用琥珀则是色香味俱佳的带有体温的一种饮品;说“酒”令人想到高纯度的老白干,换用“琥珀”则更多想到的是低度的甜酒,联想到葡萄酒,联想到琥珀糖之类。只有高雅之士才能端起这种饮品,粗俗者来喝则是对它的玷污。它是用来品味的,不是用来暴饮的;它没有刺鼻的酒精味,只有淡淡的草木香;它不是酒徒醉汉酒中仙的专利品,而是男女老幼均可引用的大众产品;它是高洁之士的琼浆,并非粗俗者的玉液;它需要用心灵来体味,并非用感官来辨析。

 

                             20121020

                  【原创】琥珀与美酒 - 枫林晚 - 枫林晚茅店
 
              【原创】琥珀与美酒 - 枫林晚 - 枫林晚茅店
 
【原创】琥珀与美酒 - 枫林晚 - 枫林晚茅店
 
【原创】琥珀与美酒 - 枫林晚 - 枫林晚茅店
 
              【原创】琥珀与美酒 - 枫林晚 - 枫林晚茅店
 
                              【原创】琥珀与美酒 - 枫林晚 - 枫林晚茅店
 
                       【原创】琥珀与美酒 - 枫林晚 - 枫林晚茅店
 咸阳琥珀糖
  评论这张
 
阅读(731)|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