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枫林晚驿站

旅行就是从自己呆腻的地方到别人呆腻的地方去

 
 
 

日志

 
 
关于我

架起友谊的桥梁,沟通心与心。广交朋友,加深了解,增进友谊,交流情感,开阔眼界,增长见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登大瓢沟青峰山  

2014-12-21 20:23:52|  分类: 征程跋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登大瓢沟青峰山

李敏孝

至前一日,与学光、何师、王师相约上大瓢沟。山外青天白日遍地暖阳,大瓢沟里却早已积雪结冰,把浪花、瀑流都定格在那里,成为一幅幅晶莹的天然冰雕。山坡上斑驳的黑白色,是树木与雪达成的平衡,东边山岭上,太阳像一只巨大的探照灯,把一束红光射向高空,心中多了几许温暖和惬意。道路旁生机勃勃的惟有翠竹,牛家庄、竹园竹林成片,显得高雅脱俗。

从道路分岔处向右拐,过通度桥,不一会就到了青音寺,从大老远看,黄墙平顶,西式窗门,毫无寺院的特征,而翘檐碧瓦门楼,钉头磷磷的门板,门前挂起的红灯笼,门上方“终南山青音寺”的牌匾,都集合了诸多中国元素。走进大院,五间大雄宝殿,更是古香古色,重檐榫卯,吻兽盘龙,彩绘宫灯,门窗雕花,汉白玉的台阶和雕花栏杆,无不体现出寺院的豪华与气派。脱鞋进殿,朝拜释迦牟尼大佛金身,这里是一处二僧的居所,几位师傅都很年轻,超凡脱俗。

退出寺院,仰望大殿后的山顶,酷似一尊佛头,戴着毗卢帽,只不过冠盖是灰白的山石,装饰由五彩变成了松树,花纹则有枯黄的草木构成;也似一个香炉,树枝就成了插在里面的一根根香。站在山坡上望寺院,四周绿树环拱,瓦上一层白霜,更显得幽静肃穆,没有钟磬声,没有念佛声,没有鸟鸣声,只有青灯古佛,伴二三修行之人,虔心向佛,把一切世俗纷扰都拒之门外。

离开青音寺,渐行渐远,山顶上的寺院却已向我们凝眸。建筑一字排开,依山而建,大多呈现出西式的平顶楼房,回头望去,香炉峰已在我们的视线之下,山间有不少竹笋状的山尖,有的地方还带着青皮,有的地方已经脱落,裸露出灰白的山质,山岭像锯齿,像犬牙,起伏不定。沿着千级石阶,拾阶而上,石阶上半是积雪半尘土,夹杂着枯枝败叶,盘旋跋涉,脚下踏着坚实的石板,耳畔萦绕着山顶传来的梵音。

一面走一面猜测着石阶的沧桑,庙宇的兴衰,山水的变化,谁是开山第一人,谁是建庙首一僧。正行间,道左一间废弃的房子沐浴在阳光下,三面坚固的石砌墙壁,屋顶落架,屋内已长满荒草,四周杂树丛生,不知什么朝代,那位高僧,曾在此闭关静修,终成正果,渡己渡人;或缺乏慧根,苦修一生,仍拨不开凡俗的迷雾,终究只是雾里看花,遗憾而去。

行到山上,僧房屋檐下藏了一个人头蜂窝,善与恶在这里达成了和谐统一,僧也不铲除,蜂也不骚扰。到简易的红色山门前,一位小沙弥盖着棉褥子盘腿打坐,旅游者止步,拜佛者请进,我们算是兼而有之者,放下行囊就是参佛之人。小沙弥带着我们一行进了寺院,天王殿、弥勒殿、大雄宝殿,个个打开,一一拜过,到观音古洞前,隔着透花门板,瞻仰观音金身。扩音器里诵经的声音就在耳畔,问什么经卷,答曰:楞严咒。大概缘分不到,和尚的居住区没能进去。终南山观音古洞这一千年道场的修复者,据说是现已108岁的普光老师傅,它的开山人我们已无从查考。

离开寺院向南走,回想着刚才参拜过的一尊尊大佛,回头看寺院尽收眼底,一座座庙宇依偎着青山,青山就成为寺院的屏障,为它遮风挡寒,成为它的庇护神;寺院就安稳的躺在大山的怀抱中。往前看有一个天然的丰碑,像千年干枯腐朽的古树,如昂头望天的雄鹰,似即将升天的火箭,到近前则是一根孤零零的山石,半腰中一棵松树倔强的生长着,硬是把山石劈了个口子,根扎进了石缝中。绕到背后则是一艘劈波斩浪的船头,松树就是船上的桅杆。这也是山门前一个高大的影壁,影壁后是虚云老和尚闭关修行的遗址。石墙仍有残迹,房屋早已无存,后人搭起了简易的石棉瓦房,来供奉纪念这位尊者。以前在狮子茅棚,曾拜过为他建造的佛塔。

从此攀登青峰山大梁,陡峭人迹罕至,道路落满枯枝败叶,依稀可辨,登上第一个垭口,阳光普照,满目青翠,远处的山岭,盖着青灰色的被子,在暖阳下沉睡,有的山头,就如刚才门前打坐的沙弥,仰望近处的山峰,没有沙土,只有连为一体的巨石,常绿的松树和铁匠树占据了山头,不放过山石上的每一个缝隙,只要有立足之处,它就会顽强地生长。树木很难高大挺直,大约是因贫瘠所致;松树多平顶,大约这里是风口导致的。眼前的一棵,就像一只绿孔雀,毛向一个方向梳理,头昂的很高,却又向回转了过去。

向回走时,大山似乎睡醒了,都站立了起来,像朝拜佛祖的佛子,又像欢送我们的友人。顺便上沙岭子后返回。

 

20141222日冬至补记

【原创】上大瓢沟青峰山 - 枫林晚 - 枫林晚茅店

 

【原创】上大瓢沟青峰山 - 枫林晚 - 枫林晚茅店

 

【原创】上大瓢沟青峰山 - 枫林晚 - 枫林晚茅店

 

【原创】上大瓢沟青峰山 - 枫林晚 - 枫林晚茅店

 

【原创】上大瓢沟青峰山 - 枫林晚 - 枫林晚茅店

 

【原创】上大瓢沟青峰山 - 枫林晚 - 枫林晚茅店

 

【原创】上大瓢沟青峰山 - 枫林晚 - 枫林晚茅店

 

【原创】上大瓢沟青峰山 - 枫林晚 - 枫林晚茅店

 

【原创】上大瓢沟青峰山 - 枫林晚 - 枫林晚茅店

 

【原创】上大瓢沟青峰山 - 枫林晚 - 枫林晚茅店

 

【原创】上大瓢沟青峰山 - 枫林晚 - 枫林晚茅店

 

【原创】上大瓢沟青峰山 - 枫林晚 - 枫林晚茅店

 

【原创】上大瓢沟青峰山 - 枫林晚 - 枫林晚茅店

 

【原创】上大瓢沟青峰山 - 枫林晚 - 枫林晚茅店

 

【原创】上大瓢沟青峰山 - 枫林晚 - 枫林晚茅店

 

【原创】上大瓢沟青峰山 - 枫林晚 - 枫林晚茅店

 

【原创】上大瓢沟青峰山 - 枫林晚 - 枫林晚茅店

 

【原创】上大瓢沟青峰山 - 枫林晚 - 枫林晚茅店

 

【原创】上大瓢沟青峰山 - 枫林晚 - 枫林晚茅店

 

【原创】上大瓢沟青峰山 - 枫林晚 - 枫林晚茅店

 

【原创】上大瓢沟青峰山 - 枫林晚 - 枫林晚茅店

 

【原创】上大瓢沟青峰山 - 枫林晚 - 枫林晚茅店

 

【原创】上大瓢沟青峰山 - 枫林晚 - 枫林晚茅店

 

【原创】上大瓢沟青峰山 - 枫林晚 - 枫林晚茅店

 

【原创】上大瓢沟青峰山 - 枫林晚 - 枫林晚茅店

 

【原创】上大瓢沟青峰山 - 枫林晚 - 枫林晚茅店

 

【原创】上大瓢沟青峰山 - 枫林晚 - 枫林晚茅店

 

【原创】上大瓢沟青峰山 - 枫林晚 - 枫林晚茅店

 

【原创】上大瓢沟青峰山 - 枫林晚 - 枫林晚茅店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