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枫林晚驿站

旅行就是从自己呆腻的地方到别人呆腻的地方去

 
 
 

日志

 
 
关于我

架起友谊的桥梁,沟通心与心。广交朋友,加深了解,增进友谊,交流情感,开阔眼界,增长见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滚铁环  

2015-01-22 21:11:53|  分类: 故土亲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滚铁环

李敏孝

阅读俄国作家索洛杜布的小说《铁圈》,不由唤起自己小时候滚铁环的记忆。

仓啷啷啷啷——,滚动铁环摩擦的声音,在我的耳中就像一曲美妙的音乐,滚动铁环奔跑的姿势,在我的眼里就是一段优美的舞蹈。有人还给铁环加上三两个铁扣,如给它戴上了戒指,声音更加响亮悦耳,连姿态也似乎变美丽稳定了,眼看着,耳听着别的小朋友在滚铁环,只能站着干着急,在家里翻箱倒柜也找不到一个能滚动的铁环。最后目光就聚焦在我家的木桶上,木桶上一上一下有两只铁环,和小伙伴玩的一模一样。可怎么也拿不下来,就想着什么时候桶坏了,我就有铁环玩了,可桶好像很结实,总也不坏,终于有一天,桶上的木板腐烂破裂,存不住水了,家人把铁环卸了下来,我刚拿手里掂了掂,就被要回去,找木匠再用它箍一个新桶。

直到大家分成了小家,叔伯都另起炉灶,父亲卖回来一副铁环,似乎拿出去疯了一回,滚动的铁环也仓啷啷啷响。用铁丝在前端窝一个U形的弯钩,后边留一个长手把,铁环放进弯钩里,弯钩既有扶正铁环的作用,又有向前推动铁环的作用。人向前走,铁环也走,而且常常比我走得快,我就跟在铁环后边猛跑,我跑得快,铁环跑得更快,总也追不上,我跑不动了,铁环也没劲了,就都慢了下来,可等到了下坡路,它就像着了魔,一路狂奔,竟消失在路边不见了,莫非它成了精。气喘吁吁的跑到铁环消失的地方,追寻它在土路上留下的痕迹,左瞧瞧右看看,用铁丝棍在道旁拨一拨,它静静的躺在衰草烂叶当中,和我捉迷藏。赶紧一把抓住,生怕它跑掉了,又推着它往回走,这时上坡,它变得驯服听话不乱跑动了。

大约这一回疯回来后,铁环也被箍在了木桶上,没有了仓啷啷啷的声音,没有了旋转舞动的姿态,服服帖帖的镶嵌在木桶的上下,担当它新的使命,或许也是更重要的使命,要供一个新的家庭饮用、洗涮的清水,所以我最多只是眼巴巴的看几眼,再不敢有其他的奢望。

当我看到人家木桶上的铁箍有的是用一指宽的铁皮首尾相接,用铆钉铆在一起的,就想着什么时候能得到这样的一条铁皮,把他铆在一起,做成一个简陋的铁环,但这是不可能的,即使有也早被卖了废铁。

滚铁环对我来说过于奢侈,难于办到,感到很懊恼,就寻求一种更廉价的游戏,仍然是一种转轮的玩具——纸风车。这只需要碗口大的一方硬纸片,斜角对折剪开五分之三左右,中心部分留着,再把一个一个剪开的纸角压过中心部位,用一根牙签大小的细竹枝从中心穿过去,直插到一根筷子粗细的竹棍眼里,拿着竹棍柄向前跑,风车轮就嗖嗖嗖的旋转起来,迎着风跑转得更欢,这是我的另一个转轮,玩得很惬意,一段时间里心中很满足。

但一旦静下来,看着别人的铁环滚动的样子,就觉得很失落,纸风车没有铁环宏大的气魄,没有滚动时仓啷啷响亮的声响,只有冲击空气时嗤嗤嗤细小的声音,总觉得不过瘾,有一丝遗憾。

多年以后,当我家的木桶散了架,换用了铁桶,那两只铁环就闲置下来了,可我早过了玩铁环的年龄,只好把它扔到一边,什么时候腐朽了,或是卖掉了,或是扔掉了,没留下半点印象。

当我的孩子长到那个能跑能跳的年龄,早没人玩这种简陋的老掉牙的游戏。电动玩具早充实到他们的周围。但至今我还时常想起,怀念那个滚铁环的年龄,滚铁环的那段往事。

 

 

2015122

【原创】滚铁环 - 枫林晚 - 枫林晚茅店

 

【原创】滚铁环 - 枫林晚 - 枫林晚茅店

 

【原创】滚铁环 - 枫林晚 - 枫林晚茅店

 

【原创】滚铁环 - 枫林晚 - 枫林晚茅店

 

【原创】滚铁环 - 枫林晚 - 枫林晚茅店
 
【原创】滚铁环 - 枫林晚 - 枫林晚茅店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