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枫林晚驿站

旅行就是从自己呆腻的地方到别人呆腻的地方去

 
 
 

日志

 
 
关于我

架起友谊的桥梁,沟通心与心。广交朋友,加深了解,增进友谊,交流情感,开阔眼界,增长见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读马卡连柯《教育诗》有感  

2015-12-25 10:38:35|  分类: 学海泛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马卡连柯《教育诗》有感

李敏孝

 【原创】读马卡连柯《教育诗》有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教育诗》是前苏联著名教育家安·谢·马卡连柯用文学形式写就的,后拍成了同名电影,反映了作者在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创办并领导高尔基儿童劳动教养院的教育历程。现在看到这部作品,有相见恨晚之感。

对各类犯罪儿童的教育过程,对我启发很大,感触极深,我虽然离开了教育第一线,但对过去的教育方法有深刻的反思,对自己不科学的教育手段在心底忏悔,甚至有一种负罪感。

对于优秀学生的教育实际上是甚少教育,他们有一种自觉管理的能力,大多时候只是知识的接受,而问题学生不学习,就有余力滋事惹事,做出许多令人讨厌的事情,对于这类学生常常是恨铁不成钢,缺乏爱心,缺乏耐心,急躁粗暴。常言说“三句好话不及三马棒”,仿佛这样就能能起到立竿见影的作用,实际上他们口服心不服,暗中记仇,伺机报复,有时甚至当场发作。

马卡连柯对待不听话的学生,有时也用惩罚的方法,大骂、拘禁,但都以一定的尺度,他富有爱心,因而学生对他都不反感,甚至上级对他误解时,学生能予以武力保护。他也采用以恶制恶的方法,让懒惰者去管理懒惰者,最后使他们双双变好。

开办流浪儿童教养院的初期,无人员,无资金,剩下的是简陋的校舍,破败的门窗,没有充足的粮食、柴火,周围到处是强盗,面对恶劣的社会形势,艰苦的办学条件,品质极差的学生,不理解他的上司,他经受住了考验。由只有六个淘气鬼的规模,逐步发展为大规模高尔基儿童劳动教养院。让问题学生变成热爱社会,积极进取的接班人。

我们的普通教育所接触到的学生,比起特殊教育的学生不知要好到多少倍。但在教育过程中,多次运用急躁粗暴的手段,起到了适得其反的作用。皮肉上的惩罚,不能触动他们的灵魂深处,思想根源不改变,外在的顺从,只是个表面现象,最终把不合格的毕业生送给了社会。社会是个大熔炉,有些人用了更长的时间被社会改造好了,也不乏有人违法犯罪,与人民为敌,走向了社会的对立面,需要监狱进行再改造。就像一批砖坯子,本来一次就能烧制成功,因为火力不够,需要二次回窑,给社会带来了不必要的负担,甚至对社会造成伤害。

反思起来,过多的时间只教书不育人,或者以过左的方式体罚或变相体罚,只是简单的触及皮肉,然而“学校一切工作都是为了转变学生的思想”,现在才更能体会到这句至理名言的深刻道理。人的思想不改变好,掌握再多的知识也是无用的。钻研知识是必要的,一部分人搞尖端是必需的,但我们更需要大批社会主义劳动者,思想上的进化对我们很有作用。

这部作品承载着马卡连柯辛酸的追求,无悔的奉献。有时寻找不到更加妥善的处理办法,而陷入理论的泥淖不能自拔。这部作品让我联想到20年前的一部中国作品《寻找回来的世界》,后者对原作有很明显的借鉴,但更有超越。当然有历史的进化因素,有从极左思潮中挣脱出的因素。作者最终离开了高尔基教养院,开始了新的教育生涯,这是一种解脱或者说一种超越。

余秋雨主张,把自己已明白的问题讲给学生,把不甚明白的问题交给学生讨论,把自己想不明白的写成散文交给读者共同探讨。韩少功也有相似的意见,想明白的写成散文,想不明白的写成小说。马卡连科实际上也是这样做的,《教育诗》是以小说的面目呈现在读者面前的,不是以教育札记的形式面世的,说明当初他也有教育的困惑,教育家并非什么都做得尽善尽美。

时代在发展,人类在进步,教育的方式方法在改变,理论在更新,不会停留在一个点上,但一成不变的是传道授业解惑的功能。

 

 

20151224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