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枫林晚驿站

旅行就是从自己呆腻的地方到别人呆腻的地方去

 
 
 

日志

 
 
关于我

架起友谊的桥梁,沟通心与心。广交朋友,加深了解,增进友谊,交流情感,开阔眼界,增长见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商州的踪迹  

2015-12-28 10:11:50|  分类: 山水情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商州的踪迹

李敏孝

周日我们一小家四口,游览了商州几处名胜,赏心悦目,觉得很值。

仙鹅湖一瞥

从商州区东下高速,向西北方向行驶2公里许,见一大坝横立面前,高有百尺,上书“仙鹅湖”三字。坝上四孔拱桥,贯通了两岸,桥洞既是泄洪孔,又增加了坝面的美观,两岸悬崖峭壁, 坝下是一片浅滩,水不深,泛着微微鳞波。

有石台阶通往坝上,我们驱车从大道绕到坝顶。到达一个新高度,水深黝黑,微波荡漾,两岸的山坡披着棕黑色的衰草,山峰平缓不峭拔,大坝两侧的桥头堡像两座碉堡,这座人工湖,就变成了一座天上的湖泊,刚才我们在坝下时,它就悬在我们头上。

大湖上下少有行人,更无游客,湖中没有往来的打鱼船,只有几艘游船在岸边沉睡,船老板招徕生意,天寒地冻我们也毫无游兴,只是涉足浏览。回望大坝下修筑的河堤,规整而成连续的S形圆弧,一川清水悠悠流过,这就是丹江,左右楼房林立,参差十万人家。

仙娥湖里没有仙鹅,没有天鹅,也没有家鹅,连飞鸟也没有,不免有些遗憾,但这壮观的场面,浩淼的湖面,高迥的天空,连绵的群山,令人惊叹流连。

【原创】商州的踪迹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棣花古镇巡礼

到达棣花古镇,找不到头尾,绕场一周,又回到村头。从二郎庙向前,彩绘的戏台,三层的魁星楼在道左压住了阵脚,沿着清风街向前走,都是新建的仿古建筑,经营者大多来自外地,想在这里品尝到地方风味的饮食,那是一种误会,真正的地方风味要到老街才能品味。

街道两旁是万亩荷塘,“荷残已无擎雨盖”但可“留得残荷听雨声”,一枝枝荷秆伸在空中,竖直的、斜伸的、低下头的,有的带着少许残叶,大多只留下枝只光秆,大桥下的桥洞,采荷船可以通过,但看不见采荷人,清水悠悠似乎不流动。残荷在暖阳下静静地躺着,水藻在水

到达棣花古镇,找不到头尾,绕场一周,又回到村头。从二郎庙向前,彩绘的戏台,三层的魁星楼在道左压住了阵脚,沿着清风街向前走,都是新建的仿古建筑,经营者大多来自外地,想在这里品尝到当地风味的饮食,那是一种误会,真正的地方风味要到老街才可品味。

街道两旁是万亩荷塘,“荷残已无擎雨盖”但可“留得残荷听雨声”,一枝枝荷秆伸在空中,竖直的、斜伸的、低下头的,有的带着少许残叶,大多只留下一枝枝光秆,大桥下的桥洞,采荷船可以通过,但看不见采荷人,清水悠悠似乎不流动。残荷在暖阳下静静地呆着,水藻在水中睡着大觉,古老的碾盘躺在道旁,整个清风街都在静默中,无声无息。

修复的棣花驿站,在清风街的另一端,与二郎庙遥遥相对。“如诗如画六百里古道横天下,美轮美奂三千年华驿贡商於”,驿站的门联,写出了地域的文化和历史的沧桑, 复古的布局摆设,让我们仿佛看到了千年前的景象,钦差在这里下马休息,驿站长在这里处理案牍,衙役们在此喂马、烧火,唐代的大诗人白居易也曾在这里下榻。

穿过村镇狭窄曲折的小道,来到街市上,豆腐、魔芋、木耳、核桃……真正的特产在这里既可以一饱眼福,也可以饱口福,得到观赏、品尝、体验。

经过棣花初级中学,向右从一个狭窄的小道绕到了贾平凹的故居。说是故居,其实早已面目全非,青堂瓦舍,一砖到顶,不是一般人家的房舍,而像宫殿一般。那块“丑石”还在,像只趴着的癞蛤蟆,是天上的陨石吗?看来不像,就是块普通的石头,石后木匾上雕刻着那篇以石为名的美文,问当地的老农,那是前几年用卡车拉来的,这样牵强附会,大可不必;然而让来者能有个形象感,也未必不可,无可厚非。

他家的那《一棵小桃树》,早已找不到踪影了,或许本来就不存在,是移花接木,把别人家的移用过来了。看着陈列的一屋子贾平凹的作品,琳琅满目,不由感叹,他真是一位多产作家,特别是早期清秀的风格,给读者留下了良好的记忆。

从贾平凹故居出来,到达《高兴》原型人物刘书征家,这是一座淳朴的农家小院,大门上方有贾平凹给他题写的一块匾:“刚正不阿”。一进院有幸见到了刘高兴,古老的扇车、风箱放在廊檐上,暗红色的莲蓬穿成串,挂满了廊檐,像一道硕大的珠帘,刘高兴眯着眼沐浴着阳光,摆弄着莲蓬,其实莲蓬的子大已剥离,空壳居多,他是作为特产纪念品出卖的。往里走是他的书房,笔墨纸砚摆放在书案上,还摆放着他写的书《我和平凹》,墙上有贾平凹给他题写的“哥俩好”条幅,地上有他自己题写的文字,文房四宝旁边紧挨着核桃、木耳、莲蓬。和名人讨价划价之后,买了他几斤核桃,觉得特有情调。

转了一圈,又回到二郎庙,这座金代的庙宇,曾是大宋与金国的分界线,在它的右侧,清代又建了一座一模一样的关帝庙,只是二郎庙是金色的琉璃瓦,而关帝庙是绿色的琉璃瓦;屋脊上两条龙,头冲下尾朝上,大约预示着大宋天子走上了下坡路,关帝庙每个屋脊三条龙盘踞在一起,这里可能就有关帝的保佑,太后的垂帘,儿皇的亲政。

名人之乡必有奇异之处。

         【原创】商州的踪迹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商州的踪迹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商州的踪迹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商州的踪迹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商州的踪迹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商州的踪迹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商州的踪迹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商州的踪迹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商州的踪迹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商州的踪迹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凤冠山远眺

凤冠山位于丹凤县城东,因其山形酷似鸡冠而得名,所以也称鸡冠山。大道旁的石牌楼上赫然题写着“冠山”两个字,又点出了它的特征“雄秦、秀楚”,矗立在秦楚古道上的这座山岭,既有秦国的雄浑气势,又有楚国的秀美姿态,雄而有韵,秀而有骨。虽叫冠山,却没有鸡冠的鲜红,呈赭石色,山的褶皱处生长着稀疏低矮的树木,远看如苍黑的青苔附着在上面,山顶的亭子如撑起的一把大伞。牌楼的背面是“紫气烟霞”四个大字,看不出半点烟霞迹象。爬过三分之一,就到了第二道牌楼,也是售票点,赵朴初题写的“气吞云梦”,没有揭示出此地的特征。 气势不够,远离烟霞,大约是应酬之作,未经深思,随手而书。倒是无名者崖壁上的题字,更能体现这座山的某些特征:“天清地静”“人间仙境”等。

冠山无奇峰峭壁,色彩暗淡而单调,以石窟闻名。石窟分布大致有三层,有石栈道相连,旁有栏杆保护,道路形成一个之字形,盘旋而上。一个个洞窟就坐落在道旁的山崖上,层层洞口一字排开,虽难整齐划一,也算排列有序。土地洞、娘娘洞、文昌洞,都有所司,掌握着人间的大权。站在远处瞭望,连走马观花还不如,走马至少还到过跟前,我还只是在大老远,有时通过望远镜头也看不清楚,更多时受到崖壁的遮挡,但不在此山中,才识真面目。此时看山崖,如翻滚的波涛,如一尊尊朝圣的佛子,如白云出岫,如一幅水墨丹青。

整个山岭, 上边呈锯齿状,侧面带着褶皱,更像鸡冠了,不像老母鸡的小冠子,更像大公鸡高高扬起的红冠子,头埋在地下搜寻着食物,爪子似乎还在地上紧抛;或许黄昏时候已经埋下头打盹、栖息,不再鸣叫,养精蓄锐,等待新的一天来临。

 
【原创】商州的踪迹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商州的踪迹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商州的踪迹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商州的踪迹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商州的踪迹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花庙幽思

走到花庙路可就是找不到花庙,眼前是一池丹江水,水不大不深不清澈,河床里淤泥很厚,小洲上有成片的芦苇荡,岸边有醒目的广告语“丹江漂流中国西北第一漂”。没有人漂流,看不到竹排。

岸边铜铸的纤夫塑像神态各异,惟妙惟肖,一位曲腰弓背,赤脚踩在石崖上,身子几乎趴在地面,另一位斜侧着身子,筋骨暴起,向前用力,赤裸的胸膛,露出一条条筋骨,高挽腿管,换回了我们对往昔的想象,这条江中曾演绎过一段段美好的故事,

徐霞客登舟处一块粗糙的石碑,一艘仿古的木船,给我们还原了这位明代大侠乘风破浪走天涯的壮举,令人由衷地生敬佩之心。漂流过丹江全程的“徐霞客号”早已不复存在,复制品帆船陈列在岸边,可以想见当日乘风破浪,游览丹江的情景。

一回头花庙就在身后,只是俗称和门匾不是一个名称,大门上方镶嵌的是“明王宫”,周围环拱着立体的雕花。正面看门楼像一座牌楼,侧面看又是一座门楼,从后面看则是一座檐牙高啄的楼房,精美的砖雕工艺精美绝伦,镂空浮雕结合,凌空翘起的龙头,张牙舞爪,山墙呈现龙脊状,细瓷碎片镶嵌成群龙,呈波浪形,大处用石雕,小处用砖雕,砖石瓷结合,独具特色。砖雕似木雕,中腰、顶层都有木条窗格的效果,彩绘虽已褪色,仍可依稀看见当日艳丽的痕迹,八仙过海、丹凤朝阳,斑驳的龙鳞,升腾的祥云,五彩的花卉。

背面以土红为主打色,砖雕变为木雕,门窗、围栏、立柱,中间建成舞榭,可演出可聚会,“和声鸣盛”仿佛是它的点睛之笔,一副龙门对长联悬挂左右:“寻丹江一水,波涌江汉浪拍集岸,驼驮帮挑千帆万火,古往今来,会馆是史,史为之鉴;看商山白雪,嶝嵎巍峨四皓桨杅,葡萄香紫千墅万塅,秦楚辗去,园林作卷,卷示人志。”千年不垮的江岸,纤夫斑斑的血泪,历史记得,丹江水记得,会馆记得;巍峨的秦楚古道,是一幅打开的山水长卷,四季风光无限,山花不败,野果不断,商山的后代无穷。

空旷的船帮会馆大院,没有游人,没有遗迹,只剩下诺大的“明王殿”,据说船帮会馆是清代由水手和船工集资兴建,供帮员食宿、聚会、娱乐之用,大约表现了帮会对大明天子的遵从。大殿与门楼风格相似,屋脊上龙变成了凤凰,屋檐下一例的重檐彩绘,木雕花卉,蟠龙仙鹤,花卉繁复,色彩艳丽,既庄重大方,又华丽细腻,两位石雕金刚,怒目而视,手持斧钺钩叉站立两旁,是明王的守护神,还是监视者,大门紧闭,是明王闭门谢客,还是被人幽禁。

看着花庙,不由对那些船帮苦力的同情和尊重。他们大多是穷人,却集巨资修建了豪华的会馆,船帮老大虽也自己享用过,更是留给后人的一笔财富,留给欣赏者的一座艺术宫殿。是他们创造了灿烂的中华文明,留下了具有历史性又具艺术性的建筑,使后人瞻仰、凭吊、感慨、喟叹。

 

20151230

【原创】商州的踪迹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商州的踪迹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商州的踪迹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商州的踪迹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商州的踪迹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商州的踪迹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商州的踪迹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