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枫林晚驿站

旅行就是从自己呆腻的地方到别人呆腻的地方去

 
 
 

日志

 
 
关于我

架起友谊的桥梁,沟通心与心。广交朋友,加深了解,增进友谊,交流情感,开阔眼界,增长见识。

网易考拉推荐

神农架探秘(中)  

2015-07-14 22:16:44|  分类: 山水情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神农架探秘(中)

李敏孝

金猴岭观瀑

 

金猴岭最美的,不是金猴而是瀑布。

路过小龙潭,水不深,满滩牛头大的乱石,金丝猴不像四川峨眉山上的猕猴,到处攀爬,只有几只关在牢笼里,虽也跳上蹦下,少了许多野生之趣。树是枯木,食是喂养,和动物园里的猴子没有什么两样,要能像峨眉山的猴子去掉了牢笼,与人零距离接触,那才有了金猴岭的情趣。

阴冷的山谷中,一道白色透亮的瀑布悬挂碧崖间,青苔是它的背景,绿草是周围的点缀,树木撑起了绿伞,瀑布跌落则有丝绸摆动、撕裂的声音,呼呼呼,听不见人声,听不到鸟叫,似乎要把千百年间积压在心头,无处诉说的愤懑,一股脑向游人倾泻出来,把自己洁白无暇,少人欣赏的身躯展现出来,那流水不再是水,而是千万条银线拼凑在一起,千丝万缕总是情,说不尽道不清,所以才滔滔不绝,不管你烦也罢,恼也罢,喜也罢,悦也罢,它都不改变大小、节律,一味的发泄着,像一匹狂奔的野马。

跌入深谷,瀑布在沟槽间咆哮,沟槽限制了它的自由,只好S形的扭曲,忽高忽低,忽左忽右,忽前忽后,声音就在绿色的幽谷回荡,夸夸夸的呐喊,两旁布满青苔、绿草、灌木。瀑布冲出了沟槽,到了更高的山崖间,像白龙马的长尾巴低垂而下,根根细丝看得分明,满山崖都是青苔,像铺了一层绿色的天鹅绒,形成一处更宽广的绿色瀑布,那是一片凝固的瀑布,透过洁白的水幕,还可以看到背后的青绿,树干也被青苔染上了翠绿,山崖湿漉漉的放明,这就是所谓金猴飞瀑,从百丈悬崖上悬挂而下,分作三四节。

瀑布下是一个淡绿色的清潭,里面布满鹅卵石,色彩大多呈殷红色,也夹杂着少许黄褐色的,是瀑布撕裂后的血迹所染呢,还是呐喊中从咽喉里喷出来的秽物所致。深潭中瀑布经过喘息、休整,积聚着力量,刚才的劲用得过猛,就懒洋洋的分开几股来,缓缓地流淌而下,没了声息,不再吼叫,变得温顺、驯服,像小绵羊了。

 

神农架探秘(中)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神农架探秘(中)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神农架探秘(中)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神农架探秘(中)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神农架探秘(中)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神农架探秘(中)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神农架探秘(中)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神农架探秘(中)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神农架探秘(中)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神农顶寻美

神农顶以高见长,海拔3000多米,只有草甸和针叶林,粉红色的石兰开得正艳,草地成了大家的乐园,采摘野花的、远观山景的、选角度拍照的、坐下休息的,都投入到了大自然的怀抱,享受着神农顶上的空气、阳光、云海、刚才还看得清清楚楚的山峰,忽然间就隐藏在了云雾之中,而另一座更高的山峰却显露出来,顿然又消失,那是云山,而后边却露出真的山峰。山顶的瞭望台在烟雾当中忽隐忽现,像水塔又像高烟囱,下面一座圆形的房屋,可以360°的观察,房前是一个圆弧形的大平台,汽车可以开上去停放,这里其实还不是神农顶,对面山顶上一个突出的小黑点,像一块不规则的石碑,更像是一只倒放的靴子,那才是真正的神农顶,然而很少有人去。

神农顶最美的是神农谷,可惜她今天蒙上了神秘的面纱,遮住了美丽的容颜,越是这样越引人遐想,急于看到,然而到神农顶来,能看到神农谷的几率只有两成,从远处看只见神农谷里烟雾升腾,白茫茫一片,什么也看不到。不到神农谷,等于未到神农架。不过还有一次机会,就只能等返回时的运气了。

向前下坡,下降200多米,到达凉风垭,但这里并无大风,而以茂密的箭竹取胜,矮竹齐腰,远看似草,近看是竹,漫山遍野。少野草,少树木,也少了刚才不断升腾的云雾,山间的云海在翻滚,山头在云海里不断地起伏隐现。

神农顶之美,除了神农谷,下来就要数板壁岩了。山岩如板笔立,上面还不时点缀些树木花草,有的如群鸟翔集,有的如待哺的小鸟,有的如傲立山头的大雕,有的如大象,有的如奔马,有的如骆驼,有的如报晓的金鸡,有的如美女梳妆打扮,有的如情人相拥,有的如母子相抱,有的如姊妹携手,有的如一艘航行的巨轮,有的如鱼儿跃出水面,有的如攀爬的乌龟,有的如癞蛤蟆,有的如一根电线杆,有的如群猴聚集,猴不止一,嬉笑耍闹,有的如残垣断壁,还留下一道石门,有的石上摞石,如从天外飞来落到此处,这些石壁都散落在绿草地中,成为高山中的绝美风景。

板壁岩比起桂林的石林来,形状多变,造型奇异,多了绿草的映衬。大约是野人的化石,或者是他们的雕塑杰作,增多了神秘的色彩,这里应该就是野人出没的地方,屈原笔下的“山鬼”,大约就是对他们的刻画,只是时空点的差异,我们没有相遇到,或者我们早来,或者野人迟走,时间上没有差异,或者在同一时间,都到了同一个地方,避免地点上的差异,都会相遇。

 

神农架探秘(中)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神农架探秘(中)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神农架探秘(中)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神农架探秘(中)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神农架探秘(中)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神农架探秘(中)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神农架探秘(中)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神农架探秘(中)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神农架探秘(中)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神农架探秘(中)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神农架探秘(中)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神农架探秘(中)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神农架探秘(中)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神农架探秘(中)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神农架探秘(中)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神农架探秘(中)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神农架探秘(中)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神农架探秘(中)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神农架探秘(中)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神农架探秘(中)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神农谷悠思

       我们游完大九湖返回时,重过神农顶,神农谷终于撩开了她神秘的面纱,大家有幸一睹她的芳容。

神农谷上依然飘散着袅袅的青烟,但谷底依稀看见,谷中的山峰如无数个站立的神仙,有的低头沉思,有的仰头望天,有的聚集对话,有的前倾,有的后仰,有的肩并肩,有的相偎依,有的如披着铠甲的战士,他们是守卫的士兵吧,有的似兵马俑,仿佛黄河流域的黄帝部落也派人来到了这里,与炎帝共同商讨着一桩大事,大概是大会刚结束,众位神仙还没有散去,留下了这一个天然群雕。神农是哪一位,是大家簇拥在中间的那位长者吗,还是站在最高处,头戴冠冕,面对大家讲话的领袖。黄帝有没有前来,是只派了代表来参会吗。

他们都穿着本色的灰褐色衣服或铠甲,衣服上也不时有一抹新绿,那是原来的颜色吗,其它地方是被雨水冲刷掉了,还是被太阳晒掉了色,是看花了眼吧,几千年的站立,已经化为了巨石,肩膀上,胳膊上,脊背上甚至胸前,都长上了绿树,或许某个时候一显灵,会抖落掉身上的一切负担,走出大山去,完成他们未竟的事业,或许他们永远也不动,任凭树木花草装点自己的身躯,永远定格在历史的这一刻,因为它们已经变成了化石,思想外貌,内心世界与外在环境早都达到了和谐统一,要变一种新的格局,他们难以适应,别人也难以适应,一动不如一定,还是坚守好自己的位置,给大山作装点,供人们来凭吊,让自己得永恒。

或许有一天,神农显灵,幽谷上升,群仙遨游。神农谷里不再有这些神秘的仙人遗迹,我们要找寻,必须仰头望天,期盼神仙的偶然显现,变得更迷离恍惚,神秘莫测,我们只好面对苍天,焚香膜拜,祈福神农,给人们带来幸福安康。倒不如现在这样来的近切,面对自然,面对神灵,幸福就在咫尺。

 

2015714

 
神农架探秘(中)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神农架探秘(中)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神农架探秘(中)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神农架探秘(中)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神农架探秘(中)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神农架探秘(中)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神农架探秘(中)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神农架探秘(中)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神农架探秘(中)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神农架探秘(中)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神农架探秘(中)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