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枫林晚驿站

旅行就是从自己呆腻的地方到别人呆腻的地方去

 
 
 

日志

 
 
关于我

架起友谊的桥梁,沟通心与心。广交朋友,加深了解,增进友谊,交流情感,开阔眼界,增长见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穆柯寨寻踪  

2016-12-18 19:31:25|  分类: 山水情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穆柯寨寻踪

李敏孝

穆柯寨位于临潼区穆寨街道辖区,因穆桂英、杨宗保的故事而家喻户晓。“故事里的事,说是就是,不是也是;故事里的事,说不是就不是,是也不是。”美丽动人的传说吸引着我们,周六携妻与西安驴窝30多人前往。

从芦苇沟进,路旁的荷塘残荷一片,枝干低垂,枯叶垂挂,莲蓬飘浮水面,枯黄的残枝掩映出一片平静的水面。湿地中一望无际的芦苇荡,灰黄的芦花在风中摇曳。向左上坡登高原,从小路上最便捷,路旁一孔孔窑洞,烟火熏黑了窑壁,门前长着半人高的荒草,碾场的碌碡遗落在窑院外,窑洞半壁残破半坍塌,个别人家土夯的院墙依然挺立,讲究的人家门楼也只剩下两侧的山墙,青砖垒砌的底座和眼眉依然突显,碾盘也斜躺在黄草坡上,有门窗没有拆尽的,大多只剩一个门框、窗棂。窑脑门前,悬崖上的松柏顽强的存活了下来,塄坎上的酸枣树艰难的丛生,窑门前光秃秃的黑色树枝直伸向高空。窑洞经过几世几劫,留存下来的都是奇迹,或许其中某一孔窑洞就是当年杨宗保招亲的所在,也许早已荡然无存,千年前的遗迹只能当作一段传说。

顺着小路一直上到前庙村的大皂角树下,村里的人把它用铁栏围起来。高大的皂角树,像两条灰色的盘龙,张牙舞爪,龙须伸向高空,腐朽的树洞早用水泥补了起来,两个树干扭曲在一起,又各自分开,树身上疙疙瘩瘩,如猴头,似拳头,如脊梁,似臂膀。分枝比人的躯干还有粗壮,老树新枝,像胳膊扬起,如两腿撑地。千年的挺立,使树有了底蕴,有了灵气,有了宽广光的胸襟,能给人们带来吉祥、幸福。千年前的那段故事,它应该是唯一幸存的见证者。那神奇的降龙木是否就出自这座山上,那英勇的杨宗保怎样被擒拿至山上,又怎样拜倒在穆桂英的石榴裙下。村旁的老树,你应该记得,即使忘了自己,也不该忘记这段刻骨铭心的人家情话,因为前庙村就是穆桂英居住的地方。

从前庙村向东是一条水泥路,一路缓坡,四五里路终于到达穆柯寨村。这里早已没有姓穆的人家,是迁移到了别处,还是战争中死伤惨烈,或是被官府满门犯抄,都不得而知。原来的习武之处,现在却以豪华气派的穆柯寨书院闻名,与时代俱进,这里的人们已弃武从文。书院后边的校场,早已变得冷落荒凉。沿着乡间小道上行一里多地,看到一个高台,就是当年的练兵场,即穆桂英率众演练飞刀的场所,古代人叫校场,比一个足球场还要大,场地平旷,长满杂草,当年的夯土垣墙大部分已毁,只留下北边一道挡着寒风,一层层夯土的痕迹依稀可辨,早已成为遗迹,失去了当初的功用,来人稀少,凭吊者不免伤怀感慨。枯黄的野草,夯起的土丘,残存的垣墙,都在提醒我们,辉煌已成往日事,今日校场尽荒凉,人生几度立斜阳,添悲伤。百感交集,怀古伤情。

再返回到芦苇沟,沟底一片苍黄,满川尽芦苇,望不到尽头,号称千亩,从芦苇加岸的堤岸向前行进,两侧是流水、湿地,高过人头的芦苇荡,沟低平缓,水流缓慢,行进四五里,两面山崖奇特,一层红土,一层石板,层层叠加,石板突出,土层凹进,土色深石色浅,人称为红岩,属于丹霞地貌。有时形成一道土脊梁,有时形成一座土馒头。

一道土梁横躺在沟中间,像一列火车,人称“刘秀炕”,从小道上绕来绕去,小心翼翼地跨过树枝搭起的临时便桥,登上高台,有一个篮球场大,上面的芦苇都踩成了粉末状,有土墙的一面是干枯的荒草,坎下是飘荡的芦苇。寻来觅去,也找不到一座土炕。实际露营地哪来的土炕,只不过高一些干燥一些,适合露宿罢了;即使有千年的风雨也早已使它垮塌,无处寻宗。所谓“天当房地当床”,就是这样的意思。刘秀逃难中在此露宿,这不就是天生地设的土炕吗,就成了千古遗迹,永久的纪念。有千亩芦苇便于藏身,有高台一座适合安眠,有一方沃土便于安身立命,刘秀选择了这里,成就了他的千秋霸业。今天若有宿营人,在这里支起帐篷宿营,也应是很好的选择。站在这里怅望低徊,发千古之忧思,怀恋古人,思索人生。

 

20161219

 

【原创】穆柯寨寻踪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穆柯寨寻踪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穆柯寨寻踪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穆柯寨寻踪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穆柯寨寻踪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穆柯寨寻踪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穆柯寨寻踪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穆柯寨寻踪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穆柯寨寻踪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穆柯寨寻踪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穆柯寨寻踪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穆柯寨寻踪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穆柯寨寻踪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穆柯寨寻踪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穆柯寨寻踪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穆柯寨寻踪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穆柯寨寻踪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穆柯寨寻踪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穆柯寨寻踪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原创】穆柯寨寻踪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