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枫林晚驿站

旅行就是从自己呆腻的地方到别人呆腻的地方去

 
 
 

日志

 
 
关于我

架起友谊的桥梁,沟通心与心。广交朋友,加深了解,增进友谊,交流情感,开阔眼界,增长见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失去自我的何小萍  

2017-12-27 16:46:56|  分类: 生活点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失去自我的何小萍

枫林晚

 

【原创】失去自我的何小萍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一个连自己姓名都搞不清的人,那就是彻底失去自我的人。电影《芳华》中的何小萍,在原小说里名叫“何小曼”。不管是哪个名字,都是小字辈,如阿Q的阿字辈一样。曼,有柔美的意思,如轻歌曼舞;萍,指浮萍,有飘泊不定的意思。这两个名字从意义上来说,都对该人物有某种寓意,似乎没有改动的必要。一般的小说人物命名,很少有像《红楼梦》里那样有深刻的寓意和内涵的,有的甚至有随意性,把AB名字互换都好不影响。而这篇小说中的人物命名,还是有一定考虑的,那就不是随意的了。我们从原文中找到了内证:

我不止一次地写何小曼这个人物,但从来没有写好过。这一次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能写好她。我再给自己一次机会吧。我照例给起个新名字,叫她何小曼。小曼,小曼,我在电脑键盘上敲了这个名字,才敲到第二遍,电脑就记住了。反正她叫什么不重要。给她这个名字,是我在设想她的家庭,她的父母,她那样的家庭背景会给她取什么样的名字。什么样的家庭呢?父亲是个文人,做过画报社编辑,写点散文编点剧本,没怎么大成名。她的母亲呢,长相是好看的,剧团里打扬琴弹古筝,像所有可爱女人有着一点儿恰到好处的俗,也像她们一样略缺一点儿脑筋,因而过日常生活和政治生活都绝对随大流。

“曼”这个词有着浓重的小资情调,她出生在中国最洋气的城市上海,父亲“是个文人,做过画报编辑,写点散文剧本”;母亲长相好看,在剧场里打扬琴、弹古筝。

电影《芳华》中特意改为了何小萍,这一改动不由令人联想到晏几道的《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记得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其中的“心字罗衣”似乎就是在预示海绵垫胸罩是谁的。原作写是何小曼的,但电影表现的似乎并不是何小萍的,连导演都说“我也不知道是谁的”。也就是说在电影里面,胸罩这一情节是进行了改编的,没有明确的人选,人名有了某种暗示。

她在社会上正常生活的权利被剥夺了,在家里正常生活的权利也被剥夺了,他不敢出门,因为一出门就会碰到那个赊给他油条的早点铺老板。母亲改嫁后,她是个“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主。当同母异父的弟弟妹妹相继来到这个家庭后,小曼更成了一个受气包和出气筒。物质上的贫困者,更是精神上的贫困者。在成了英雄后,有一段关于姓氏的叙述:

她在一个个笔记本上签名,她的名字就剩了两个字:“小曼”。剪断了呀,她难道不该给自己一份无需从属的自由?她笔下流动着“小曼”“小曼”“小曼”,父亲给予她的,她从母亲手里收回了,把不属于她的还给了母亲和继父,她不需要那个“何”字,何小曼?何为小曼?何人的小曼?小曼只能是她自己,是自己的。

这段叙述写出了她的屈辱史,对继父姓氏的排斥,对父亲姓氏的怀恋,实际上更是对父亲的怀念。但更可悲是小说没有写父亲的姓名,也就是说她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不知道自己的祖宗,连姓的权利都失掉了,成了彻底失去自我的人。直到临近结尾,忽然“小曼怎么成了沈老师?唯一的推理结果是小曼的亲父亲姓沈。”姓名字变来变去,没有爱情,没有婚姻,没有子女,失去了父母,失去了心爱的工作,最终什么都没有了。成功地塑造了一个从物质到精神都受到严重戕害的时代女性的典型。

 

20171227日    

 

【原创】失去自我的何小萍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