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枫林晚驿站

旅行就是从自己呆腻的地方到别人呆腻的地方去

 
 
 

日志

 
 
关于我

架起友谊的桥梁,沟通心与心。广交朋友,加深了解,增进友谊,交流情感,开阔眼界,增长见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川西行·最美冰川海螺沟  

2017-02-06 11:28:32|  分类: 山水情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美冰川海螺沟

李敏孝

初五日为了看日照金山,早早起床用餐,到达海螺沟景区天还未亮,大门还没开,看着景区大门上闪烁的霓虹灯,我们在焦急的等待。乘观光车直达终点站3号营地,天微亮,脚下是一层浮冰,踩上去很光滑,卖冰爪的抓住了这个时机推销。再乘缆车直上4号营地,观看嘎贡雪山。

天公不作美,太阳隐藏在云雾背后,今天要看日照金山,大概没有希望了。白雪掩映的群山,显出灰黑的色彩,云雾像波涛在山谷中翻滚,山峰变成了小岛,小岛上的冰挂,如披挂着无数条洁白的哈达。滑坡后的山坡裸露出黄灰色的土质。到达四号营地,带牙齿形的铁质栈道,走上去防滑安全。顺着栈道,逆时针绕行,走过一个个观景台。严霜把落叶的树枝都裹上了一层白壳,常绿的树冠染成了灰白色。

最显眼的是北坡那道1000多米宽的大瀑布,那是凝固的瀑布,是静态的冰川,从山顶垂挂而下,在山谷中不断堆积,再过若干年,这个山谷或许会被堆满,或许会崩塌,或许顶端向阳的部分在夏日会消融,永远也堆积不满山谷,以往的历史似乎已经验证了。右侧是从上而下的雪瀑布,有着波浪起伏的痕迹,左侧是堆积到半山的积雪,像一面倾斜的雪坡,而下面更大的部分是晶莹剔透的冰圪垯,青而发亮,透着寒光,再往下似乎是砂石与雪的混合物,灰白而发暗。山谷中的云海不断上涌,脚下似乎都是潮水。

云海之上山的轮廓似乎被染成了粉红色,天空显得很明朗,那最明亮的部位大约就是东方,会不会有奇迹出现,让我们一睹日照金山的奇景。高大的树木上挂满雾凇,密集处如垂下了一道帘幕。大瀑布笼罩上一层淡淡的黄色,我们在期待着,但最终没能看到日照金山的景象降临。

走过四面佛、白塔、登山英雄纪念碑,就来到了红石滩,可能由于白雪的掩映,这里的红石远不如山下的鲜艳,但它却是最高的处的红石,最引人注目,而我们时刻瞩目关注的仍然是北坡那道瀑布,那才是大山的精髓。周围的山脉静静地躺卧着,虽然游人穿梭,并没有打破山野的寂静。这是一座灵山,人们不愿去打扰它,让它沉睡,然后自然的觉醒。

四号营地并不大,不到一个小时就走完了,乘着缆车返回,山坡上一道道雪水垂挂在沟槽中,一道道凝冰闪耀在褶皱里,瞬间落入到云海里,一片渺茫,一无所见,只有白茫茫的雾气笼罩四周,上不着天,下不着地,与世隔绝,不一会又看到了穿梭的索道轿厢,瞬时落脚到地面,觉得踏实、坚固安稳。

 

三号冰川海拔降低了很多,但道路漫长。黑松林密布,树上雾凇垂挂,如缕缕白丝线,脚下的浮冰早已消融,走起来很稳当。山岚从山谷中缥缈而起,如蒸汽升腾,弥漫在那座山梁的两侧,升华到山梁之上的,就化作了白云,飘在了蓝天上,色彩相同而境界不同,厚薄有异,高低有别,下面的像海浪,上面的如轻烟,山头的如炊烟,山后的如薄雾,山谷里升上来的更像是揭开了蒸锅盖,天上的白云却显得娴静了许多,这时山上的雾凇似乎也透明发亮了。

刚才还色彩艳丽,轮廓分明的山头隐没在了云雾里,再也分辨不清深谷、山梁、云海、流云,笼统在一起,一片迷茫。我们已经登上了顶峰,要和冰川作零距离的接触,还得再下到深谷里去。这一段路并不好走,栈道塌陷,需要踩泥路,而冰川的强大诱惑就在前面,已经可以听到鼎沸的人声,朦胧中几个人影在山梁上晃动,一面白墙就在他们脚下。下到山谷,漫川红石,人们的兴趣不在红石上,而在冰雪上,从雪山爬上去,再滑下来,寒冷、冰凉都忘乎所以,谷中高大直立的红色巨石,就是一做红色的丰碑,来纪念这些勇于攀登的人。四号营地虽然海拔高,但是坐索道上去的,这里却是要靠双脚来丈量的,到此踏冰卧雪,纪念意义更大,体验夜更深。

返回到制高点,山峰还没露出模样。路上的雾凇渐渐消退,原来雾凇垂挂的地方,多露出一缕缕黄绿色的气根,似乎是专门为悬挂雾凇而生的。

这多半日,虽然没看到日照金山的胜景,收获也是满满的,可遇而不可求的事物,又何必为其失意懊恼。

 

201726日补记

4号营地

川西行·海螺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川西行·海螺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川西行·海螺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川西行·海螺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川西行·海螺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川西行·海螺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川西行·海螺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川西行·海螺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川西行·海螺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川西行·海螺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川西行·海螺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川西行·海螺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川西行·海螺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川西行·海螺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川西行·海螺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川西行·海螺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川西行·海螺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川西行·海螺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川西行·海螺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3号营地

川西行·海螺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川西行·海螺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川西行·海螺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川西行·海螺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川西行·海螺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川西行·海螺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川西行·海螺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川西行·海螺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川西行·海螺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川西行·海螺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川西行·海螺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川西行·海螺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川西行·海螺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川西行·海螺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川西行·海螺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川西行·海螺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川西行·海螺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川西行·海螺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川西行·海螺沟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