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枫林晚驿站

旅行就是从自己呆腻的地方到别人呆腻的地方去

 
 
 

日志

 
 
关于我

架起友谊的桥梁,沟通心与心。广交朋友,加深了解,增进友谊,交流情感,开阔眼界,增长见识。

网易考拉推荐

喂子坪穿越黄峪  

2017-04-24 09:49:53|  分类: 征程跋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喂子坪黄峪暮春行

李敏孝

喂子坪穿越黄峪,听起来是一条新线路,实际上是老路线新走法。周日与乐翻天户外50余人同行,看暮春的那抹纯净洁白。到达喂子坪村,一条河道从东边的荭草河沟涌出,哗哗的流水在石头河床的乱石间奔腾跳跃,歌唱欢笑,沿着河道是一条水泥路,走十多分钟就向左拐进枣岭村,道左的绿草地里,流淌的是一条淙淙的小溪,溪流缓缓地脚步声,应和着小鸟悠扬婉转的歌唱。

山野里开遍雪白的毛黄栌,人们给它取了一个富有诗意的名字——白鹃梅。翠绿的山野为背景,衬托出朵朵白云,似积雪,如梨花,若绢花,疏密相间,错落有致,勾勒出多变的图案,应了“不整齐者为艺术”那句俗语。移步换景,每一个角度都是一幅画,有时是一个花篮,有时是一个花环,有时是一束束捧花,有时是一堵花墙,有时是一条瀑布,有时是印花的壁毯,装饰着悬崖、山坡。走近看一朵朵花连成串,一爪爪的炫耀在枝头,五个花瓣向周围舒展开,淡绿色的花心包裹在中央,淡黄色的花蕊伸展着,圆圆的柱头微微颤动,花瓣柔软的如真丝,光滑的如绸缎,凉凉的如清水。未开放的花骨朵如抱紧的小拳头,如绳头打了一个结,散发着淡淡的药香味,有一股闹闹的味道,叶片也冰凉光滑有柔性。

回望南边的山岭,起伏连绵,如涌起的海浪,山顶上一座寺庙看得分明,远远望去显出灰白而规则,那是九鼎万花山吧。远望北边的翠微山,令人“疑是经冬雪未销”,高高的发射塔架如一个指向标,指引我们前进的方向。

穿过碌碡坪,农户家的梨花和山坡的白鹃梅连成一片,分不清彼此。渐渐走向小径,一段干土一段水,坡度徒增,远近高低都围绕着白鹃梅,在花丛中穿梭,无意间越过了垭口,登上了翠微峰,这里是美的极致:一坡白花满山香,四面盛开醉中*央。站在花丛留倩影,花随人意吐芬芳。南侧的山坡有一片红霞,这个季节不知是什么花开,连成一片,形成规模,与遍山的白鹃梅叫板,真有些自不量力。望西边的黄峪岭,又是一片花的海洋,山岭如一头躺卧的犀牛,独角高高伸出,绿底的皮毛上起着白色花斑,头正对着我们。黄峪寺就是处在两座山峰之间的一块小盆地,一块块平展展的田园,点缀着八九座房屋。

再回到马鞍形的垭口,这里白花繁茂,不减岭上。沿着蜿蜒的小路下到农家,几户拆迁搬走的村民又重返故乡,做起了生意,房前的古木尚在,破损的房屋修复,小院又热闹如从前。疙疙瘩瘩的古树旁,山民搭起的凉棚下,是我们歇脚的地方。回望翠微峰,如印花布,起伏的山脉在脊梁处都装饰着密集的白花,整个山梁如一匹马背,翠微峰是它肥硕翘起的臀部。下边的矮山如一艘覆盖着白花篷布的大船,船头上站着几位巨人,那是裸露在外边的灰白色石崖,似古代人物的浮雕。村北大片的绿草地,成为大家嬉戏的场所。

下到黄峪沟,景色为之一变。哗哗的流水声,伴随着无尽的蝉鸣,多了阴凉,少了艳阳,变得清爽,少了白鹃梅的芬芳,多了棣棠花的金黄。水韵悠扬,银白色的溪流飞漱石缝间,树阴下,流淌在青草丛。白练从高处落下,高的约五六层楼房,在悬崖上变成细丝,织成鱼网,拧成粗绳,如一位巨人斜倚悬崖,冲着淋浴,右腿着地,左腿稍扬,阳光似探照灯,从树的缝隙照下,瀑布又白又亮,潭水清澈见底,漾着波纹,有时化作白色的泡沫漂浮在水面上。低矮的也有一房檐高,岩石坚硬,棱角分明,瀑布则如一个Y字,两股拧为一股,交叉碰撞,激起声浪,潭水如烧开的热锅,泛起白色的气泡。浓阴处水潭变成绿色,瀑布依然闪亮,石旁多有青苔绿草。峪口的水库,夕阳返照,恰似“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的景致。

天上的白云,山头的白花,深谷的白练,共同构成了暮春的那万点纯白,展现出满山的亮丽。

 

2017424日    

喂子坪穿越黄峪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喂子坪穿越黄峪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喂子坪穿越黄峪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喂子坪穿越黄峪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喂子坪穿越黄峪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喂子坪穿越黄峪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喂子坪穿越黄峪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喂子坪穿越黄峪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喂子坪穿越黄峪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喂子坪穿越黄峪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喂子坪穿越黄峪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喂子坪穿越黄峪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喂子坪穿越黄峪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喂子坪穿越黄峪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喂子坪穿越黄峪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喂子坪穿越黄峪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喂子坪穿越黄峪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喂子坪穿越黄峪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喂子坪穿越黄峪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喂子坪穿越黄峪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