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枫林晚驿站

旅行就是从自己呆腻的地方到别人呆腻的地方去

 
 
 

日志

 
 
关于我

架起友谊的桥梁,沟通心与心。广交朋友,加深了解,增进友谊,交流情感,开阔眼界,增长见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朱雀深林公园登高  

2017-05-14 14:37:35|  分类: 征程跋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雀森林公园登高

李敏孝

七年前也是杜鹃花盛开的日子,我从营盘沟登冰晶顶,因天雨未达目的地,今年用年票从景区走,想着定能上去,周六随乐翻天户外前往,为了实现目的还特意买了缆车票。可是来的有点晚,从大门口步行一个小时才到达缆车站。

道左一座小山峰,如一只苍鹰守卫着山沟,又似一位老妇仰头望天,进出另一山峰如大盆景,茂密的绿植下是人与兽的自然群雕,如人骑在马上,还拎着沉重的行李。前方路边的,层岩上枝繁叶茂的刺栎树,更像一个常青的盆景。乘着索道上行,左侧一座山峰,似关中人做的大花馍,上面有盘龙,有绣球,点缀着花枝。另一座山头如一个戴着迷彩帽子的人头,后脑勺对着我们,眼望着高远处的一片石海,而那迷彩的图案细看起来也似三条盘龙缠绕。石海起伏规整,如翻开的书页,写着读不懂的密码文字。右侧的山峰,如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威坐山岭,三四个人围绕在他的左右,对面则如一顶巨大的官帽,或一座坚不可摧的碉堡,不过双方都相安无事,稍过一会,碉堡又变成一位披着臃肿棉袍的老者,和白发老翁亲切交谈。再回过头,刚才的迷彩头和后边的山连成一道岭,直延伸到石海下方,石海发白的区域像白鹿,像仙鹤,像折扇,像野猪,像河马,像一条长龙。与山岭上绿色的区域相映衬,白绿灰相间,体现出斑驳的图案美、素雅的色彩美。

一道瀑布从悬崖上垂下,写出一个天然的书法,先是一大撇,然后是长长的一粗竖,撇得有劲,垂得顺畅。左右的崖面现出丝丝灰白相间的纵向纹理,如梳子梳过,如扫帚扫过,如画笔抹过,大概是千年的大雨冲刷留下的痕迹。上侧覆盖着绿色或棕色的树木,沟道里是石海延伸下来的石河。银白的瀑布背后浸润出黑色的底子,随着缆车的行进,瀑布一隐一现,一会就到了站。

看上方的山岭,如巨蟒爬山,山岭的石块龟裂如蛇皮,可镶嵌紧密,掉不下来,很少生长植被。一个山嘴如碎石堆积,似长蛇竖起了身子,探头仰望,紧邻还有一条蛇做着相似的动作,有人说那是两只乌龟爬山,看看也似。另一座山岭看似一顶草帽,还有一轮轮的帽辫编织的花纹,那几丛草木就是点缀的绿花,正好抵挡帽顶上的烈日;也像堆积的千层酥油饼,那点点的绿色该是露出的菜叶,正好望饼充饥。从上边看刚才的乌龟,一只象山鹰,另一只变成了上下几只乌龟,驮着石碑,栖着猫头鹰。

路边生长的红豆杉,结着未绽放的红花,而杜鹃花开得正当时,蜡质反光的叶子衬托着鲜红或洁白的花朵,山岭充满了热烈欢快的色彩气氛。从沟口下望,是富有黄山的特征的奇秀峰景区,虽已树木繁茂,依然显现出山岭奇峰竞秀的原本面目。一座山上伸出无数的仙人棒,也如站立着无数穿着绿衣服的仙人,都想争个高低。只有沟口棕灰色的箭竹,却只有半人高,似乎参透了人生的真谛,不争不抢,蛰伏在地。

向前走迎面是灰白色的苍龙岭,似龙马,像龟蛇,遍体龟裂。转到背后,山岭变成一座皱皱巴巴的老人头,斑驳的草木,构成了花白的头发,平顶的大脑袋,登上就是观景台。栈道右侧是万丈绝壁,点缀着青苔、枯草、绿灌木,成为一幅天然壁画。又见一头披着绿衣的苍龙横空出现,似要腾飞,见首不见尾,后半截身子与山岭重合,隐藏得很深。重重的山岭都像龙的脊梁,起伏绵延伸向远方。

一座小山横在道路上,中间裂开一人宽的口子,两侧露出参差的石棱,左侧如端坐着一位老者,是吕尚吧,据说刘海在此受封。中道大石压顶,需要弯腰曲背通过,过后似乎自己也飞升,变得浑身轻松。前面大小不等的石块,呈扁平长条形状,多平躺着,少数直立,缝隙里有很少的灌木杂草,稀疏的青苔附着在石块上,大如牛,小如狗,构成一片石头的海洋。

站在石海回望,山脉如怪兽披着绿色的皮毛,裸露处似灰白相间的水墨山水画,偶尔也会有树木补了一处空缺,沟里的小道如一条断续不定的曲线,红屋顶成为万绿丛中的坐标。有一座乌龟形的山头在道左闪现,龟裂的龟壳,沾染着斑斓的绿藻,正面对着大石海。向前走又变成了一堵石墙,再到迎头处,却是一头昂首挺立的巨龙,发出低吟,如松涛阵阵,响彻山谷。再转到后面,是一头石虎雄踞山头,守卫着石海、草甸、苍松、如画的山岭。

盘旋曲折的栈道连接着峰顶,就在咫尺,穿过杉树林就会站在上面,站到栈道顶的云海间,云雾缭绕,瞬息万变,刚才还红日满山,突然阴云密布,浑身发冷。天上又一条呼风唤雨的巨龙,在变幻着大自然。回望山野,在千年的冰川废墟对面,是青峰、白崖、耸立的山头,顶峰不似尖刀,更像扁圆的脑袋,或如一顶顶绿顶白围子的蒙古包,但仍互不相让。像杨万里说的那样:“岭下看山似伏涛,见人上岭旋争豪。”

冰晶顶还要翻两座梁,在石海中穿梭,时间紧,天公又不作美。心中怀恋着那间散了架的小木屋,向往着冰晶顶那个慕名已久的地方和高度,或许它将变成我心中永远的一个未了情缘。冷风阵阵,忽然下起了雨,雷声滚过,小拇指般大小的冰雹就砸了下来。摔在路上碎成玉米粒。悬崖上瀑布变得更大,到达缆车站,因雨雾已暂停运行好一会了。山色变得朦胧多变,美丽奇幻。

相同的时节,遇到了相似的遭遇。原以为会遇到似曾相识的美景,有种老友重逢的快感,然而上次看到的景色,这次都不曾遇到。走了不同的路径,最后却又殊道同归。

 

2017514日    

     

朱雀深林公园登高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朱雀深林公园登高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朱雀深林公园登高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朱雀深林公园登高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朱雀深林公园登高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朱雀深林公园登高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朱雀深林公园登高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朱雀深林公园登高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朱雀深林公园登高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朱雀深林公园登高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朱雀深林公园登高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朱雀深林公园登高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朱雀深林公园登高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朱雀深林公园登高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朱雀深林公园登高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朱雀深林公园登高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朱雀深林公园登高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朱雀深林公园登高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朱雀深林公园登高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朱雀深林公园登高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朱雀深林公园登高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朱雀深林公园登高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朱雀深林公园登高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朱雀深林公园登高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朱雀深林公园登高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