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枫林晚驿站

旅行就是从自己呆腻的地方到别人呆腻的地方去

 
 
 

日志

 
 
关于我

架起友谊的桥梁,沟通心与心。广交朋友,加深了解,增进友谊,交流情感,开阔眼界,增长见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庐山第一日  

2017-08-18 16:03:42|  分类: 山水情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雨中赏三叠泉

李敏孝

13日下午去往三叠泉,乘有轨缆车,实际上就是一节小火车,沿着轨道蜿蜒起伏而行,本以为会到达瀑布下,谁知却来到了瀑布顶,翻过一道山梁,而瀑布还不知踪影。面前是陡峭的千级石台阶,台阶左右盘旋,空中大雨迷蒙,不时有响雷滚过头顶,一手打伞,一手扶住栏杆,向下一味速降,脚步只知机械的交替挪移,仿佛失去了知觉。

看到安放着“三叠泉”牌匾的六角亭,攒顶式橙黄色的琉璃瓦顶,一群人挤在檐下躲雨,似乎瀑布就在前边,但仍不见踪影。路旁如烟的瀑布垂落在一头河马身上,拐了一个弯,又垂落到深谷里,没有气势,不到三叠,显然还没有走到。

一川烟雨,道路茫茫,树叶在抖动,人也好像在发抖。透过头戴绿色钢盔的武士脸部,看到两股白色的冰挂,轰隆隆的声音似乎告诉我,这就是三叠瀑布,不由人加快了脚步。

这里真是三叠泉。第一级远而细,如一股青烟。第二级宽而长,更像是白色的帘幕,第三级则四六分开,近而长,有了动态,加了声响,悬崖间的瀑流声,击打在深潭里的冲撞声,天上的雷声,空中的雨声,鼎沸的人声交织在一起,轰隆隆……哗啦啦……呼呼呼……啪啪啪……汪汪汪……不绝于耳。分岔的瀑布下,如一头犀牛在沐浴,昂起头背依悬崖,悬崖上的绿草成为点缀。瀑布不像是从山顶垂挂下来的,倒像是雷公把天撕开了一个大口子,天河里的水决堤流淌下来,有力、快速、一尘不染。山高路远,舍身跳崖,粉身碎骨,都在所不惜。长途的跋涉,才有了一个瞬间的精彩,屈体、飞身、转体、翻腾,利索的完成一连串完美的动作,成就了流水的梦,化作了瀑布的魂。

站在瀑布对面的观景台上,飞溅的泡沫,飘洒的雨滴,不时打在人的脸上和身上。衣服早已半湿不干,也就不必太在意了,静下心来歇一会,慢慢欣赏。瀑布后的悬崖,如老人起皱的脸,那横向的纹理,密密麻麻的叠加在一起。

瀑布下的深潭,呈淡绿色,瀑布落下击打起一堆泡沫,升起一层薄雾,深潭里横卧的巨石,如一头埋头饮水的大象。雨幕中整个山谷灰蒙蒙的,看什么都朦胧,迷离恍惚,色彩变得暗淡,形状变得模糊,身上水汗交织,黏糊糊的,只有声音听得真切,唯有瀑布显得靓丽。

155m的高台跳水三级跳,最后一级落差在全程的一半,落入水中水花还不大,说明技术的高超,完成了优雅的起跳、潇洒的腾空和轻捷的入水,美丽的“溅落”近乎完美。

有人说这就是李白看到的庐山瀑布,“空中乱潈射,左右洗青壁;飞珠散轻霞,流沫沸穹石。”“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李白或许并不曾看到这条瀑布,但那气势风韵与它暗合,谁有说不是呢。

“不到三叠泉,不算庐山客”,不错的,“飘如雪、断如雾、缀如流、挂如帘。”三叠泉的美是其它瀑布无法替代的。我们看瀑布是从头顶寻到了脚下,其实更好的欣赏大约应是从脚下去仰望、体验,或像李白那样遥望、感受,然后再去探究它的源头。

从瀑布上去坐滑竿要价800元,最低也要600元,最终大多数人还是自己爬上去了。省下了这笔开销,体验了这次探索,历练了这次跋涉。

回程中在山上看到奔腾的河流,原来这里就是瀑布的水源,难怪要下那么深的沟,走那么多的台阶,除非有了足够的落差,才能看到磅礴的瀑布,水只有到绝境才能成为绝佳的风景。

 

2017822日    

 

含鄱口眺望

李敏孝

含鄱口上雾升腾,湖光山色有无中。

深谷茫茫不见底,山峰陡峭路难行。

庐山第一日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庐山第一日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庐山第一日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庐山第一日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庐山第一日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庐山第一日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庐山第一日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庐山第一日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庐山第一日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庐山第一日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庐山第一日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庐山第一日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含鄱口眺望

庐山第一日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庐山第一日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庐山第一日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庐山第一日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庐山第一日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庐山第一日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庐山第一日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庐山第一日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庐山第一日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庐山第一日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庐山第一日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雨中赏三叠泉

 

庐山第一日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庐山第一日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庐山第一日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庐山第一日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庐山第一日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庐山第一日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庐山第一日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庐山第一日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庐山第一日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庐山第一日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庐山第一日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庐山第一日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庐山第一日 - 枫林晚 - 枫林晚驿站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